Tuesday, 26 December 2017

科尔宾与英国年轻一代

首发立场新闻,见以下链接,下文略有修改
https://www.thestandnews.com/international/%E7%A7%91%E7%88%BE%E8%B3%93%E8%88%87%E8%8B%B1%E5%9C%8B%E5%B9%B4%E8%BC%95%E4%B8%80%E4%BB%A3/

2015年英国大选,工党领导人杰雷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赢得近70%年轻人的支持。科尔宾唤起了一代年轻人参与政治的热情,他们积极参与公共事务,改变自己的命运。

科尔宾长期从事社会运动,追求社会正义和平等坚守原则,保持政治誠信
在这次大选中,科尔宾不断被主流媒体和保守势力攻击,然而他在竞选中坚守理念,有效竞选,使工党这次得票率比上一次大选增加了9.5%,获得自2001年大选以来工党最高的得票率41%,只比保守党少一个百分点,这也是工党自1945年克莱门特·艾德礼赢得大选以来增长最快的一次。而这次大选标志着工党彻底告别布莱尔的影响。从2015年,新加入工党人数剧增,从20万,迅速增加到这次大选前的65万。这次选举后,工党成员增加到80万,成为欧洲最大的既有社会主义理念又有民主原则的劳工政党。

这次选举不仅使保守党赢得议会压倒多数的美梦破产,而且使保守党在议会中的席位未过半数,不能单独组成政府,联合政府将处于难产和动荡之中。在大选三天后,工党的支持率继续上升,已经超过保守党。

这一代英国年轻人大部分感同身受日益加深的社会鸿沟和更加匮乏的社会正义。2010年大选,保守党与自由民主党形成议会多数,组织联合政府,仅一年就违反自由民主党不涨学费的竞选承诺,大幅度提高大学学费,同时开始实施紧缩公共开支。随之,数万学生和反对紧缩的抗议者上街示威,十几位示威者被打伤,约百名示威者被捕。

2015年大选,保守党吞噬自由民主党大量支持,在议会中获得超过半数席位,组成政府,开始实施更为严厉的紧缩政策。从2015年年以来,政府对公共部门实施紧缩,导致全民医疗质量继续大幅下降,有人死在等候就诊中,使用食物救济机制(food bank)的人数愈百万,无家可归人数以数倍幅度上升,有四百万儿童生活在相对贫困中。

从撒切尔、新工党布莱尔到现在的保守党政府,对内共同的轨迹是新自由主义的劫穷济富。尤其金融危机之后加速这种倾向。他们对外的政策也基本相同,加入美国的全球霸权,维护没落英帝国的特权,将英国拖入美国每一次对外战争,并向新崛起集经济霸权和政治极权的中国独裁者叩头。

科尔宾的工党为年轻人带来变革的希望。现在的工党强调社会平等,主张增加全民医疗体系投入,增加医生和护士数量,防止自撒切尔时代以来,尤其是2010年以来保守党的紧缩政策和私有化导致全民医疗质量每况愈下。

在教育方面,科尔宾承诺反对保守党的基础教育政策导致社会阶层鸿沟加深,为所有的学生提供足够的师资和有质量的教学,同时再次提供大学本科免费教育,并提供学生上学期间的生活资助。科尔宾主张教育由本地社区控制,而不是由财团控制。

工党主张对所有老人提供养老保障,反对保守党针对中下收入阶层的老人以他们的房产作为抵押,换取对他们的照料科尔宾也将废除限制劳工权利和有利雇主剥削工人的零时合同,提高最低工资,增加公共住宅, 消除贫穷,减少无家可归者。科尔宾也承诺提高被保守党缩减的公共安全开支。

科尔宾的工党的上述开支预算主要通过增加大公司税收解决。英国目前大公司的税收不仅比北欧国家低很多,而且在工业七国集团中最低。保守党拒绝提高大企业税收,其理由是增加对大公司征税导致这些公司离开英国,英国将丧失更多的工作机会和税收来源。但是大公司是否离开一个国家不仅取决税收的高低,而且更重要在于优异的公共设施和服务、安全保障、法治,以及教育和职业水平等。德国和日本都比英国对大公司的征税高不少,但并没有大公司离开。而保守党大量缩减经费,造成公共设施、服务、安全下降。而减少教育投资导致至少一代人教育和职业水平下降,直接导致近年来工人生产效率停滞,现在英国工人效率不足法国、德国和美国同业者的五分之四。


如果说科尔宾的工党上述主张是劫富济贫,而不是保守党和新工党的劫穷济富,那么对铁路、能源、邮政等与民生相关的部门重新收归国有更是制度上的变革。这些基础设施的建成来源于全民税收,属于国有部门。但在撒切尔时代将这些部门私有化,这些部门获利主要进入私人腰包;出现亏损,要求政府提供优惠,同时将损失转嫁给消费者,而这些部门总体服务质量下降。这些部门重新收归国有有助于消除特权经济、保障民生。

科尔宾还主张建立地区投资银行,增加地区基础设施投资,使用环保能源,消除地区差异,这些政策不同于1970年代工党消极保护传统工业的政策。这次大选在工党和保守党白热化竞争的选区,许多绿党支持者将票投给了工党。

在外交上,科尔宾与撒切尔、布莱尔截然不同,他主张抛弃英国恃强欺弱,不折手段获利的外交政策。他也倡导全面检视反恐越反越恐的政策,制定以人权作为核心的外交政策,实施国际法约束霸权。但英国长期依赖全球超级帝国和资本体系,科尔宾在工党和英国政治中处理这些问题中能否超越自身局限和坚持原则也仍需观察。科尔宾2015年在英国与习近平见面时,提及人权问题着重于英国钢铁工人的失业问题。 全球资本、帝国和极权日趋关联,对恪守民主、人权原则和有政治誠信的政治家有不间断的考验。

相较而言,保守党的竞选纲领没有任何新意,继续维持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英国公投脱离欧盟后,保守党成为英国独立党硬脱欧的代言人。今年四月地方选举中,保守党将英国独立党大量支持者拉入保守党阵营,大胜工党。以这次地区选举为计算模型,保守党将在大选中获得超过工党200个议席,在议会中获得远超过半数的绝对多数。于是首相特里萨•梅打破不在2020年前举行大选的誓言,决定八周后举行大选。

但是托利党无视几十年新自由主义导致的社会积怨和对保守党的反抗,蔑视年轻人要求变革的愿望。而科尔宾的工党提出的政纲恰逢其时,以具体可行的政策逐渐使越来越多人接受,无力感的年轻人看到了变革的希望。

科尔宾常年从事的社会运动,工党基层党员信任他的政治理念、判断和誠信。年轻一代活动人士为他的政治纲领所吸引。人民动力(People’s Momentum) 成为上万名八十后、九十后活动人士组织活动的主要平台。他们在数百个社区建立基层组织,与同龄人和父辈一起学习历史和辨析现状,自我教育,频繁组织政治活动,获得反抗代议民主中特权政治的方法和能量。

人民动力和工党基层党员帮助科尔宾在2015年与布莱尔派竞争工党党魁,科尔宾以压倒多数的选票获胜。2016年,工党在议会中的布莱尔派不停使科尔宾影子内阁陷入危机。科尔宾再次迎战布莱尔派的挑战,虽然布莱尔派取消了五万名2016年初加入工党成员的选举资格,但是科尔宾仍再次高票当选党魁。连续两次工党成员平等的直接选举,不仅促成工党近一步民主化,而且为英国政治变革打下基层。

这次大选人民动力与有一百多年劳工运动经验的工党合作,利用基层网络、拓展培训和小额众筹方法聚集支持者,动员数百万年轻人说服他们的父辈,不要相信保守党无稽之谈-指控科尔宾同情恐怖份子和没有治国能力。年轻人告诫他们的父辈,如果将票投给保守党,这一代年轻人的未来将彻底被保守党毁掉。

科尔宾与民众互动引用雪莱的诗你们是多数,他们是少数!”年轻人将选举作为改变自己命运参与变革的重要机会。保守党最后竞选时对科尔宾老调重弹,年轻人立即集体反击:“我们确实想让科尔宾成为我们的首相。如果投票日我们都投工党,我们的希望就会实现。”

198910月,莱比锡人民抗议东德共产党专制政府,齐声高呼“我们是人民”。香港年轻人以“希望在于人民,改变始于抗争的精神继续雨伞运动。英国不少主流媒体和保守党蔑称年轻一代为雪花一代,年轻一代通过6月8日的大选,百万雪花成为雪崩英国社会特权的一代,改变已经开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