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7 April 2012

方励之先生在“中国当代知识份子的命运: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 三段演讲视频


方励之先生中国当代知识份子的命运: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 三段 演讲视频链接:

附录:

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命运: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国际研讨会

会议议程、发言纲要和作者简历

21世纪中国基金会


[attach]8415[/attach]
(图为部分与会者合影)

The Course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Intellectuals:
An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Commemorating the Fiftieth Anniversary of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中国当代知识份子的命运: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国际研讨会

大会议程


June 29-30, 2007

Co-Sponsored by
Center for Asian Studi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Chinese-American Librarians Association, Southern California Chapter
Foundation for China in the 21st Century
Los Angeles, CA
Friday, June 29(六月二十九日,星期五)


Morning Session: Humanities Instructional Building (HIB 110),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CA 92697
加州大学尔湾分校人文教学楼110电化教室)

Opening Ceremony 开幕式 (10:10-10:45 am)
Welcome remarks from Dr. Karen Leonard, Director of the Center for Asian Studi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教授,加州大学尔湾分校亚洲研究中心主任]
Welcome remarks from Dr. Perry Link 林培瑞, Chair of the Foundation for China in the 21st Century, and Professor of East Asian Studies, Princeton University [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理事会主席和普林斯顿大学中国研究教授]
Greetings from Professor Song Yongyi 宋永毅, Acting 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 Foundation for China in the 21st Century [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代执行主任, 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
Greetings from Mr. Kuei Chiu 丘葵, Former President of Chinese-American Librarians Association, Southern California Chapter. [美国华人图书馆协会南加州分会前主席,加州大学河边分校亚洲图书馆负责人]

Session One: Rethinking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after 50 Years 五十年后再看反右 (presentations in Chinese)
Location (地点) : Humanities Instructional Building (HIB 110)UCI (10:50 a.m.-12:20 p.m.)
Moderator: Dr. Wu Guoguang 吴国光博士
(Professor and Chair, Centre for Asia-Pacific Initiatives, University of Victoria, Canada)
Speakers

Professor Guo Luoji 郭罗基教授, Senior Research Fellow, Harvard University [哈佛大学资深研究员] “Re-examining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after 50 Years” [审视反右五十年] [10:50-11:15 a.m.]
Professor Xu Liangying, Historian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History [许良英, 前中国科学院研究员] [paper presented by Mr. Wang Dan, Ph.D. candidate, Harvard University书面发言由王丹代读]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was the First Disaster in the History of Contemporary China ”[反右派运动是当代中国第一次大灾难] [11:15-11:40 a.m.]
Professor Ding Shu 丁抒, Professor of Physics, Normandale Community College [美国明州诺曼学院教授]“1.8 Million ‘Hats’ Imposed during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反右运动中派发了一百八十万顶帽子”] [11:40-12:00 a.m.]

Questions & Answers 提问及回应 [12:00-12:20 a.m.]

Lunch 午餐 (12:20-1:00 p.m.)
Location (地点) : Outside Humanities Instructional Building, UCI


Afternoon Sessions: Humanities Instructional Building
(HIB 110),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CA 92697)
(加州大学尔湾分校人文教学楼110电化教室)


Session Two: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and Chinese Intellectuals 反右运动和中国知识分子 (in Chinese)
Location (地点) : Humanities Instructional Building (HIB 110)UCI (1:00 p.m.-3:30 p.m.)
Moderator: Professor Fang Lizhi 方励之教授
(Professor of Physics, University of Arizona)
Speakers
Mr. Yao Jianfu 姚监复 Former Research Fellow at the State Coucil in China [前中国国务院发展中心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The Anti-Rightists Campaign Should be Re-named as 1957 Democratic Movement” [反右派斗争应正名为五七民主运动”] [1:00-1:25 p.m.]
Dr. Chen Yan陈彦博士,Director of the Chinese Branch of Radio France International (RFI)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 “The Rise and Fall of Ideology and the Vicissitudes of Intellectuals” [意识形态的兴衰与知识份子的起落] [1:25-1:50 p.m.]
Mr. Hu Ping 胡平, Editor-in-Chief, Beijing Spring [《北京之春》主编] “Why did a Great Many of Rightists Plead Guilty?” [为什麽很多右派会低头认罪?] [1:50-2:15 p.m.]
Dr. Chen Kuide陈奎德博士, Editor-in-Chief, The Observer [《观察》主编] “The Death of Liberalism in China in 1957 as Seen in the Fate of Luo Longji ” [从罗隆基命运看中国自由派在1957年的覆灭] [2:15-2:40 p.m.]
Ms. Gao Yu 高瑜, Independent Journalist in China [中国独立记者]: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Annihilated Chinese Liberalism” [中共反右运动消灭了中国的知识份子] [2:40-3:05 p.m.]

Questions & Answers 提问及回应 [3:05-3:30 p.m.]


Session Three: Personal Experience in Historical Context
一个人的经历和一个历史时代 (in Chinese)
Location (地点) : Humanities Instructional Building (HIB 110) UCI (3:30 – 6:30 p.m.)
Moderator: Dr. Chen Kuide 陈奎德博士 (3:30-4:50 p.m.)
(Editor-in-Chief of The Observer)
Professor Du Gao杜高教授, Former Editor-in-Chief of China Drama Press [前中国戏剧出版社总编辑] : “An Individual Archive and an Historical Era ” [一部个人档案和一个历史时代] [3:30-3:50 p.m.]
Professor Chen Sijun 陈斯骏教授, Professor Emeritus, Ji’nan University, Guangzhou [广州暨南大学历史系退休教授]: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as Seen from a Corner of Beijing University” [从北大一个角落看反右] [3:50-4:10 p.m.]
Ms. Huang Xiaolu 黄肖路,Independent Researcher [北京退休教师,独立研究者]“The Past and Present of the ‘Four Famous Rightists’ of Qinghua University”[清华大学四大右派今昔] [4:10-4:30 p.m.]
Mr. Fung Kuochiang 冯国将,Independent Writer in the U.S. [美国独立撰稿人]: “I was the ‘Biggest Rightist’ among Students at Qinghua University [我是清华大学学生中最大的右派分子] [4:30-4:50 p.m.]

15-Munite Break 休息十五分钟 [4:50-5:05 p.m.]

Moderator: Professor Yenna Wu 吴燕娜教授 (5:05-6:30 p.m.
(Director of Asian Languages & Civilization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加州大学河边分校中国文学教授和亚洲语言文明中心主任)
Ms. Emily Wu 巫一毛,Independent Writer in the U.S. [美国独立作家]“We ‘Small’ Rightists”[我们这些小右派] [5:05-5:25 p.m.]
Dr. Teng Biao 腾彪博士, Professor at Chinese University of Politics and Laws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Advocating of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Intellectual’s Strategy of Dialogue in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反右运动中的司法独立和知识份子的话语策略] [5:25-5:45 p.m.]
Mr. Shao Jiang 邵江,Ph. D. Candidate,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Democracy, 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 [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博士研究生]“The Square: An Unofficial Magazine that Resisted Totalitarianism ” [抵抗极权的民间杂志《广场》] [5:45-6:05 p.m.]

Questions & Answers 提问及回应 [6:05-6:30 p.m.]

Session Three: Free Speech & Discussion (6:30-7:30 p.m.)
Moderator: Professor Song Yongyi 宋永毅教授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Los Angeles)
Professor Yongyi Song宋永毅教授,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Los Angeles [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Closely Tracing the Political Movements of ‘New China’: Compiling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Database” [紧紧追寻新中国政治运动的踪迹:编撰中的《中国反右运动资料库》] [6:30-6:40 p.m.]

Professor Li Shuxian 李淑娴教授, Mr. Ye Guorong叶国荣先生,Mr. Shen Licheng 沈力成先生等等 and others
Each person can speak on any Anti-Rightists Campaign related topics for 5-10 minutes. 每人和报名自由发言5-10分钟。

Buffet Dinner 自助晚餐: (7:30-8:45 p.m.)
June 30, Saturday (六月三十日,星期六)

Morning Sessions: Conference Room, Monterey Park Library
(2nd floor of Monterey Park Bruggemeyer Library, 318 S. Ramona Avenue Monterey Park, CA 91754蒙特利公园市市立图书馆二楼会议室)

Session One: The Origin and Consequence of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反右运动的前因后果 (in Chinese)
Location (地点) : Conference Room of Monterey Park Bruggemeyer Library (9:00 a.m.-12:00 p.m.)
Moderator: Dr. Perry Link 林培瑞教授
(Professor of East Asian Studies, Princeton University)

Speakers

Ms. Lin Xiling 林希翎 Independent Writer in France [旅法独立作家]“Degeneration in the Spirit of Chinese Youth after the Anti-Rightist Struggle” 反右斗争後中国青年一代精神素质的退化 [9:00-9:25 a.m.]
Professor Zhang Yidong 张轶东Professor of Foreign Languages, Suihua College, Heilongjiang [黑龙江绥化学院外语系教授] “On the Connections between China’s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d the About-Face of Rectification Movement from April to June, 1957” [试探19574--6月间中国国际关系与整风转向之间的关联] [9:25 -9:50 a.m.]
Professor Wu Guoguang 吴国光教授Professor and Chair, Centre for Asia-Pacific Initiatives, University of Victoria, Canada [加拿大维克多利亚大学讲座教授]“The Eighth Congress of the CCP and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中共八大与反右运动] [9:50 -10:15 a.m.]
Dr. James Zhu 朱学渊博士 Independent Writer in the U.S. [美国独立作家]“Opposing the Right and Savaging Intellectuals” is a Consistent Pattern of Mao Zedong Hooliganism”[“反右坑儒是毛泽东一贯的流氓术] [10:15-10:40 a.m.]
10 -Minute Break 休息十分钟 [10:40-10:50 a.m.]
Professor Wei Zidan魏紫丹教授 Retired Professor, Henan Province [河南省退休教授]: “An Enquiry into the Origins of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关於反右的归因研究] [10:50-11:15 a.m.]
Mr. Cheung Shing Kok张成觉 Independent writer in Hong Kong [香港独立作家]“Mao’s Crime in Launching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Must Be Thoroughly Exposed and Criticized ” [毛发动反右的罪恶必须彻底清算] [11:15-11:40 a.m.]
Questions & Answers 提问及回应 [11:40-12:10 p.m.]
Lunch午餐 (12:10-12:50 p.m.)
Location (地点) : Side Lounge of the Conference Room

Afternoon Sessions: Conference Room
(2nd floor of Monterey Park Bruggemeyer Library, 318 S. Ramona Ave. Monterey Park, CA 91754蒙特利公园市市立图书馆二楼会议室)
Session Two: Studies on Important Cases in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反右运动的重要个案研究 (in Chinese)
Location (地点) : 2nd Floor Conference Room of Monterey Park Bruggemeyer Library (12:50 p.m.-5:00 p.m.)
Moderator: Professor Song Yongyi 宋永毅教授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Los Angeles)

Speakers

Mr. Ye Yonglie 叶永烈 Professional Writer in the Shanghai Writers Association [上海作家协会专业作家] “The Trigger of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反右派运动的导火线”] [1:00-1:25 p.m.]
Ms. Dai Qing戴晴 Independent Writer in China [中国大陆独立作家] “ ‘Leaning to One Side:’ Mao and China’s Democratic and Liberal Intellectuals ” [“一面倒”—— 毛与中国民主主义者] [1:25-1:50 p.m.]
Professor Fang Lizhi 方励之教授Professor of Physics, University of Arizona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物理学教授]“1957 and Me: The End of Liberalism and the Retreat of Communism”[自由主义的终结和共产主义的退潮: 一九五七年和我] [1:50-2:15 p.m.]
Professor Sha Shangzhi. 沙尚之教授 Former Director, Shanghai Institute of Light Industry [前上海轻工业研究所所长] [paper presented by Professor Ying Xu,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Los Angeles书面发言,由徐颖教授代读]“Sha Wenhan's Pursuit of Political Democracy and His Views on the Distinctive Features of Chinese Society” [沙文汉的政治民主诉求及对中国社会特点之探讨] [2:15-2:40 p.m.]
Questions & Answers 提问及回应 [2:40-3:00 p.m.]

10 -Minute Break 休息十分钟 [3:00-3:10 p.m.]

Session Three: Re-Examining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and China’s Future Political Reform重评反右和中国的政治改革 (in Chinese)
Location (地点) : 2nd Floor Meeting Room of Monterey Park Bruggemeyer Library (3:10 -5:00 p.m.)

Moderator: Professor. Ding Shu 丁抒教授
(Normandale Community College, Minnesota)

Professor Zhang Lifan 章立凡教授 Former Research Fellow,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原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The Historical Evolution of China’s Democratic Parties” [中国民主党派的历史变迁] [3:10-3:35 p.m.]
Professor Qian Liqun 钱理群教授 Professor, Beijing University [北京大学教授]: “Case Studies in Popular Thought on the China Mainland, 1956-1966” [1956——1966中国大陆民间思潮个案研究] [3:35-4:00 p.m.]
Mr. Yu Meisun 俞梅荪先生 Rights Defender in China [大陆维权工作者]: “Appeals for the Exoneration of ‘Rightists’ as an Important Item in the Current Rights-Defense Movement in China”[右派的平反诉求作为中国当前维权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4:00-4:25 p.m.]

Questions & Answers 提问及回应 [4:25-4:50 p.m.]

Closing Ceremony 闭幕式 (4:50-5:00 p.m.)

Dinner 晚餐: (6:00-7:30 p.m.)


Individual Papers

Professor Cheng Yinghong 程映红教授 Professor of History, University of Delaware [美国德拉华州立大学历史系教授]: “The Influence of Maoism and the Chinese Model in Eastern Europe and North Vietnam: A Re-evaluation of the ‘100 Flowers’ and the Anti-Rightist Movement” [毛主义和中国模式在东欧和北越的影响——双百方针和反右运动的再考察]
Professor Du Guang 杜光,Former Director of Research, CCP Central Party School [前中央党校科研办公室主任] :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and Democratic Revolution” [反右运动与民主革命]
Mr. Huang Heqing 黄河清Independent Writer in Spain [西班牙独立撰稿人]“Connections between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and the Cultural Revolution”[反右派运动与文化大革命的前後因缘]
Mr. Lin Baohua 林保华Senior Research Fellow at the Foundation for China in the 21st Century [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研究员] “The Most Classic Speech of the Rightists in 1957”[五七年最经典的右派言论]
Mr. Liu Shahe 流沙河, Poet [星星诗刊编辑, 着名诗人] “Narrow Escape from Death: the Case of the ‘Caomu Pian’ Poetry Collection” [曾经沧海身犹在 —— “草木篇诗案”]
Professor Wu Ningkun 巫宁坤, former Professor at the Beijing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原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A Lucky Survivor Reflects on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九死一生」话反右]
Mr. Shao Yanxiang 邵燕祥, Poet [中国着名诗人]: “From 1957 to 2007” [19572007]
Professor Xie Yong 谢咏, Professor, Xiamen University, China [中国厦门大学教授]“Analysis and Evaluation of Historical Materials on the 1957 Anti-Rightist Campaign [1957年反右运动史料的收集与评价]
Mr. Yang Benhua 杨本华, Independent writer in the US [美国独立撰稿人]“The CCP Should Issue an Imperial Edict of Repentance to the 1957 Rightists ”[请为右派下《罪己诏》]
Professor Zhu Zheng朱正, Former Editor at Hunan Peoples Publishing House [原湖南人民出版社编审] “1957: the Disappearance of Modern Chinese Intellectuals” [1957:中国现代知识份子的消失]

------------------------------------------
Presentation Abstract & Authors Biography
The Course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Intellectuals:
An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Commemorating the Fiftieth Anniversary of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中国当代知识份子的命运: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国际研讨会
发言纲要和作者简历

June 29-30, 2007
Co-Sponsored by
Center for Asian Studi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Chinese-American Librarians Association, Southern California Chapter
Foundation for China in the 21st Century
Los Angeles, CA

(按发言者姓名的汉语拼音顺序排列)

一九五七年北京大学5.19运动 (书面发言概要)
陈奉孝 Chen Fengxiao

一九五七年在北京大学爆发的5.19运动是一场自发的争取民主自由的运动。因为从开始和全过程看,北大的学生提出的口号和主张都是要求实行民主和自由。例 如要求取消党委负责制,实行民主办校、开辟自由论坛确保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要求为胡风平反、反对个人迷信,要从史达林的错误中应吸 取的教训,高度的集权是危险的。三害的根源在於制度,要继承五四的光荣传统等等,这一切都说明5.19 运动是一场争取民主自由的运动。这场争取民主自由的运动最後被残酷地镇压下去了。全校有七百多师生被打成右派,送去劳教和劳改,有的被残酷杀害。运动虽然 被镇压了下去,但运动却播下了在集权统治下争取民主自由的种子,七九年的西单民主墙运动和八九年的6.4 爱国民主运动正是五七年5.19 争取民主自由运动的继续和发展。民主、自由、人权、平等、博爱是全人类的普世价值。中国的知识份子应义不容辞地肩负起为中国人民争取这些权利的义务。
陈奉孝,山东潍坊市人,一九三六年四月生。一九五四年考入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在五七年鸣放期间,因组织百花学社被打成右派,进而被打成反革命集 团罪首,判刑十五年并剥夺政治权利五年。一九七二年刑满,但被强迫留劳改单位继续改造。在劳改期间,前后经历了北京监狱、兴凯湖劳改农场、长水河劳改农 场、乌兰劳改农场、大兴安岭采伐大队等五六个单位。在劳改期间因为一直不认罪,受过各种酷刑折磨。一九七九年反革命罪平反,一九八四年右派问题得到改 正。着有个人回忆录《梦断未名湖》一书。

从罗隆基命运看中国自由派在1957年的覆灭(概要)
陈奎德 Chen Kuide

一、罗隆基的典型象徵意义。罗隆基是1957年反右运动毛泽东钦定的大右派,同时也是20多年後,中共为55万右派中绝大多数改正後,硕果仅存不 予改正的六名右派的为首者(六人为罗隆基、章伯钧、储安平、彭文应、陈仁炳、林希翎)。无论就政治理论 ,还是政治活动而言,罗隆基都是中国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的代表性人物。作为人权理论家,政治活动家,民盟创始人之一,作为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和行动的中 坚,罗隆基在1957年的命运,在相当程度上象徵了中国自由主义在反右运动中的命运。钦定右派罗隆基的悲剧,就是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悲剧。
二、罗隆基其人。在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中,一身而兼有学者和政治活动家双重身份的人很少,罗隆基是其佼佼者。他才华外露,个性鲜明,不拘小节,有棱有角、敢 恨敢爱,毁誉交加。 1)罗隆基的教育背景,留英期间的政治活动,其师拉斯基的政治理念。回国後与在有政治有关的教学与编辑活动。罗与《新月》杂志。罗与《新月》派;2)罗隆 基的政治哲学:关於英国费边社、拉斯基(Harold J. Laski)及弗布(Webb)夫妇的思想影响。属於自由主义左翼的罗隆基,染有社会民主主义甚至部分社会主义的色彩;
3)作为第三条道路的政治活动家,罗隆基与民盟。在民盟创立与发展过程中罗的作用; 4)罗隆基的人权理念。中国自由派中系统人权理论的建立者;4)罗在反右中,关於平反委员会”——人权理念走向实践。
三、反右本质:剿灭自由主义。毛在进城後,很快就把自由派看作自己最主要的敌手。早在1949年的《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一文中,他就已经敏感地把他所谓 的民主个人主义者划为美国人杜鲁门、马歇尔、艾奇逊、司徒雷登们所瞩望的和经常企图争取的人,从而已经把他们打入怀疑和整肃的范畴中。在毛的词典 中,民主个人主义者就是通常所说的自由主义者(至於毛在延安发表的文章反对自由主义中的所谓自由主义与自由主义是完全无关的)。毛的这一 战略,一方面出於他的意识形态的需求,另一方面也出於毛本人反智主义的内在本性。
  在政治上铲除自由主义者及其组织,消灭潜在的政治对手,是毛的政治直觉。而罗隆基,无论在思想理论上,还是在政治实践上,正是毛泽东的最典型的箭靶。因此,他早就在毛策划打击的名单中了。
四、反右:思想国有化的完成。合作化运动和1956年工商业改造,完成了生产资料的国有化;反右运动,则完成了思想的国有化。
  陈奎德,出生于江苏南京。1985年获上海复旦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历任华东理工大学教授、文化研究所所长,上海《思想家》杂志主编。198965 日,应邀访美,历任普林斯顿大学访问学者,《民主中国》杂志主笔,《观察》网站主编等。现任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出版 有哲学史、政治哲学、文化研究以及政论等多种着述。

从北大一个角落看反右 (概要)
陈斯骏Chen Sijun

简短前言
一,序战:从翦伯赞走马上任北大历史系讲起。北京史学界队伍大调整,郑天挺、雷海宗教授调南开,意在为翦让道。五五年粛反,王承炤之死,是北大历史系十年灾难之始;
,“小阳春:五六年的短暂平和使北大学子一时丧失方向。
三,五一九运动:略述北大鸣放之始;
, 析案例若干:举出有代表性而又鲜为人知的案例;
, 灾难的开始:从反右到文革,一场灾难的两个阶段;
六,所知北大反右的血与泪:点出历史系反右主将和他的打手、牺牲者的血;
七,翦伯赞和吴晗:两位史学大师的忠诚及其结局;
八,算是题内话:我所知反右中的农工民主党;
结语
陈斯骏,男,一九三零年十月出生于上海,三六年至四零年在九龙入学, 四一年至四三年在桂林求学。四三年至四八年在四川灌县空军幼年学校受训。一九五零年参加革命工作,五四年考入北大历史系,五八年划右,五九年派往内蒙古师 范学院任教。六四年被迫退休。其后十余年在广州担任代课教师和街道工人。文革期间走投无路三次偷渡香港,未遂。七九年右派改正后,由中共广东省委吴南生书 记协助,在广州暨南大学历史系复职,九三年评为正教授。九五年退休并赴美定居至今。

意识形态的兴衰与知识分子的起落 (概要)
陈彦 Chen Yan

以极权主义概念分析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五十年的历史,可以把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实践史看成是一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专政的历史。从1949年建国 到1957年反右,是意识形态专政的确立阶段;从1957年到1976年文革结束为意识形态专政的巅峰阶段;1978年至1989年六四屠杀为意识形态的 衰变阶段;1989年之後中国则进入後意识形态阶段。
意识形态专政的演变一方面决定於极权主义统治的政治、经济、社会层面的变化,另一方面也同意识形态专政内在的紧张密不可分。笔者曾经提出在共产主义极权制 度机制内部,存在着革命与建设双重逻辑。而从意识形态专政切入,其内部也存在着意识形态认同与意识形态恐怖二者之间的紧张。无论是意识形态认同还是意识形 态恐怖,知识份子阶层都是首当其冲的社会阶层。面对恐怖与认同的双重夹击,知识份子几乎只有两种选择:要麽臣服,要麽灭亡!
不过,正如极权主义并没有终结历史一样,在意识形态专政控制中国的不同阶段,知识份子的命运也不尽相同。实际上,在意识形态专政的每一个转捩点上,知识份 子都起到了关键作用。1957年反右时期悲壮的抗争,1980年代轰轰烈烈的启蒙均凸显了知识份子不甘屈服、追求自由的独立精神。纵观整个意识形态专政的 历史,知识份子群体实际处於整个中华民族现代悲剧的中心。在意识形态专政的巅峰时期,面对空前绝後的极权主义恐怖,驯服甚至成为帮凶一度曾是生存的唯一可 能。在後意识形态的今天,无孔不入的极权制度虽已失去了乌托邦的光环,但知识份子却又必须面对政治高压与物质诱惑的双重困境。
如果将57年反右运动中知识份子对党天下的批判和1980年代以解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为主旨的新启蒙运动看作是中国现代史上知识份子奋起抗争、呼 唤自由的两大高潮的话,两次高潮的不同结局却提出了值得深思的课题。19571980年代的两次抗争是如何可能的?从意识形态认同与意识形态恐怖内在紧 张的关系上,二者各自起到了何种历史作用?反右通过镇压使知识份子全面驯服。然而,驯服之後,知识份子是否仍然存在?89以後,意识形态信仰系统解体。同 样,我们也可以提出:意识形态解体之後,知识份子群体是否仍然存在呢?
陈彦,1955年出生于湖北省随州市,1981年武汉大学历史系世界史研究生毕业。1982年任教武汉大学。1987年获法国巴黎索邦大学历史学博士。曾 执教于法国里昂第三大学、巴黎东方语言文明学院、巴黎第七大学。现任职于法国国际电台,法国政治与思想史研究中心。法国L'Aube出版社同中国一起思 考法文丛书、北京三联书店法国当代思想新论中文丛书主编。欧洲华人学会秘书长,中欧论坛创始人。近着有《中国的觉醒-改革以来中国思想演变进程》, 《穿越中国当代思想世界的旅程》(法文)等,译着有汪德迈的《新汉文化圈》(江西人民出版社)等。

毛主义和中国模式在东欧和北越的影响——双百方针和反右运动的再考察(书面发言概要)
程映虹 Cheng Yinghong
  

四十年前,1956 1957年的非史达林化标志着冷战时期全球共产主义阵营的第一次严重危机。赫鲁雪夫在1956年二月苏共二十大上关於史达林罪行的秘密报告震动了整个共 产主义世界并引发了这场政治地震,在很多国家最终导致了对共产党体制本身的挑战,特别表现於1956年底的波兰和匈牙利事件。在其他东欧国家,党内辩论和 异议知识份子的声音非常普遍,同时还发生了工人罢工和学生罢课。在亚洲,除中国知识份子的异议外。在北越,知识份子在1956年秋发起了《人文》/《佳 品》”(这是两份当时有影响的异议刊物的名称)运动,同时北越义安省农民发动了反抗越共土改和整个农村政策的武装暴动,在城市也有工人和学生的骚乱。
  本文从中共与一些东欧党和北越党的关系 --“中国联系”--出发考察世界共产党国家在五十年代中期由非史达林化引发的解冻,并强调中国模式或毛主义 在这场政治巨变中的作用和受到的冲击。中国联系可以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是中共的土改、思想改造(整风)、和对知识份子和文艺工作的政策对北越产生的影 响和在1956-1957年间受到的批判。在这个意义上北越1956-1957年的解冻实际上并不是反史达林主义,而针对的是毛主义。中国联系的第二 个方面是中共从1956年初开始提倡的双百方针、从1956年初到反右前宽松的知识份子政策、以及承认社会主义社会记忆体在着人民内部矛盾等等。这些 政策也是毛主义或中国模式在特定历史阶段内的组成部分,客观上是对此前的很多政策的修正,在实践中不但鼓励了中国知识份子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且无疑鼓励了 东欧和北越党内的改革派和异议知识份子。东欧把毛主义和中共模式的这个方面借用来作为对抗史达林主义和苏共强权的意识形态武器,而在北越,异议知识份子则 用毛主义和中共模式的这後一个方面来对抗它们的前一方面。在这个意义上,中国模式在苏联镇压匈牙利革命後继续在东欧和北越发挥影响,客观上为政治异议提供 了一定的空间,直到中共发动反右运动为止。中国联系的第三个方面是毛主义和中共模式对自由化运动最终的镇压,在时机的选择和方法的使用上都给了东欧和 北越自由派知识份子和党内改革派以最後和最致命的一击,宣告史达林死後社会主义阵营自由化运动的终结。
  今天从中国联系的角度回顾这段历史,我们既可以看到在苏共20大後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毛主义和中国模式对共产党阵营解冻的推动,更可以了解早在 那个时候,毛主义就和史达林主义一样成为亚洲共产党国家中知识份子批判的对象。因此,对毛主义的否定,早在它发展到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并导致 文革的灾难之前十年就已经出现了。这个历史认识是对中共官方和形形色色的毛派和左派对毛主义所谓的三七开”(其实质是为文革意识形态以外的毛主义辩护) 的有力反驳。
程映虹,江苏苏州人,1959年生,美国德拉华州立大学历史系副教授,研究兴趣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文化大革命的国际影响。曾在《读书》、《二十一世 纪》、《世界历史》、《当代中国研究》等中文学术刊物上发表文章多篇,有《卡斯特罗传》和《西窗东眺》出版,也在《中国季刊》、《冷战研究》、《现代亚洲 研究》、《世界历史杂志》、《历史罗盘》和《现代中国文学与文化》等英文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多篇。博士论文《塑造新人--从启蒙运动观念到社会主义现实》 将由美国夏威夷大学出版社出版。

议政干政”—— 张东荪和中共 (概要)
戴晴 Dai Qing

张东荪在1957
与他来往的人:何克之、邓之诚;
不再与他来往:
领袖:毛、周、北平地下党、统战部;
中央政府委:宋、黄、李;
前民盟领袖:章、罗、储、叶;
学术界:哲学;传媒;
遭遇——陆平:彻底清除出北大。
张东荪与中共
1920
年代:思想启蒙——建党、辨证唯物主义、社会变革的三大论争;
1930
年代:民族解放——欢迎中共抗日;
1940
年代:抗日及反专制独裁——协定、老政协、国民大会;
得到政权之後:退回学术、保持独立而不可得;
剿灭:
知识份子与统制政权的关系(四不许):
不许分一杯羹
不许干政
不许议政
不许不称颂
中国现代化百年(1915-2015——
统治者——从皇上向公仆的转变
被统治者——从顺民向公民的转变

戴晴:女,1941年出生于重庆,1966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1966-1978 在航天部和公安部从事技术工作,1979开始写作,1982-1989光明日报记者、《学者答问录》专栏主持人。1989后居住北京,言论封杀、行动限制 的所谓自由职业。着有《储安平与党天下》、《王实味 储安平 梁漱溟》《走出现代迷信》等多部作品。

反右运动中派发了一百八十万顶「帽子」(概要)
丁抒 Ding Shu

  全国总共抓了多少右派,连当时的中共中央也不甚清楚。如一九五八年上半年时毛泽东认为是三十万,一九五九年八月时,反右和反右「补课」都已结束,他仍认为是四十五万。如今中共官方正式公布的右派人数是「五十五万多」。
  但即使官方无意做假,此数字也要比实际右派人数为少。因为其中并不包括当作右派斗争、处理,但未列入右派名册的人。除此之外,有些人有利用价值,不宜公开定为右派,而称为「内控右派」。因此,全国右派总数应接近六十万。
  如今中共官方正式公布的右派数目精确到了个位数。但是,它从未提过不在「五十五万」名单内的「中右分子」。毛泽东屡次提到「中右」分子:「地、富、 反、坏和右派分子,这些人坚决反共……包括一些现在划为中间偏右还没有触动过的右派。」「右派是反对派,中右也反对我们。」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全国将「中 右」当做一种正式的帽子派发,而且中右分子「实际上按敌我矛盾处理。」
  全国各地「中右份子」的总数约为右派数字的四分之三,即近四十万。
  此外,「右言分子」或乾脆就叫「右派言论」也未计入「五十五万」,其数量也很大。如江西武宁县「右言分子」数目就比右派还多百分之四十。
  还有「疑似右派」。在下达全国的《关於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中,中共提出「界乎右派分子和中右分子之间的疑似分子」的概念。於是各地将「疑似右派」另划一类,也算作「分子」。如安徽泗县有一百一十七名「疑似右派」。
  还有一大批人因发表「右派言论」而被戴上其他非右派类帽子。譬如广西上林县,一九五七年七月至九月将一名教师集中「参加运动」,除右派外,还抓了一百五十八名「反革命份子」和「坏份子」。
  江苏省江宁县,「以所谓『右派言论』戴上其他帽子遭受处分或被批判」的有二百四十四人,超过右派人数的一倍。由此推算,全国因「右派言论」而被戴上「其他帽子」的总数当不下五万。全国「右言分子」、「疑似右派」,以及「其他帽子」的总数至少有二十万。
  中共中央规定,工人农民中不抓右派,「反社会主义分子」却不能放过。反社会主义分子实际也按敌人处理。反右中揪出的「反社会主义份子」和「坏分子」, 一般是合在一起统计的。如辽宁海城县,除五百八十名右派外,「反社会主义份子」和「坏份子」有二百四十八名。四川省什邡县右派仅一百二十一名,而在工人、 农民、城镇居民中抓了九百七十八名「反社会主义份子」!据中共党史专家廖盖隆说,全国反社会主义分子的总数超过了右派的数目。所以也在六十万上下。
  所以,在「反右派斗争」中,一百八十万人戴了「帽子」、有「分子」头衔,有据可查。至於不属任何「分子」的分子,那就无从统计了。
丁抒,祖籍江苏东台,1944年出生于四川小城合川东津沱。抗战胜利后随家人迁居上海。1962年入清华大学。1968年赴安徽丹阳湖农场劳动。1970 年赴辽宁葫芦岛,任职某研究所。1979年入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翌年赴美,入纽约市立大学。毕业后以授课为业,余暇研究中国当代史。着有《阳谋》、《人 祸》。

一部个人档案和一个历史时代(概要)
杜高 Du Gao

1.
上个世纪末的一个奇迹:一部杜高档案的出现和它的公之於众。
2007
年初,一位旅居澳洲的年轻学者又公布了他收藏的杜高档案遗落的一册。
这是迄今为止,五十五万个右派分子留在人间的一部最完整的未经任何改动的原始档案。
2.
历史与人是不可分离的。历史是具体的,历史的本质只能从人的历史命运中去认识。
从一个人的命运去认识一个历史时代,这也许就是这部档案受到当代人关注的原因。
3.
档案包含着的历史内容:1955年的反胡风运动,1956年的肃反运动,1957年的反右运动,以及对右派分子的强迫劳动改造。
4.
历史是不能忘却的。一个没有勇气在今天拷问昨天的民族,是不会有明天的。

杜高:戏剧影视评论家,1930年生于湖南长沙,幼年受进步文化的影响,十二岁参加抗日救亡演剧活动,后进报社工作,开始写作。新中国成立后,发表文艺评 论,剧本,散文随笔等各种文体作品。十九岁出版第一本文艺评论集。1955年牵涉于胡风反革命案,1957年被划为以吴祖光为首的二流堂”“小家族右 派小集团成员,劳动教养12年,历经二十四年坎坷。1979年右派问题平反改正后,恢复工作。先后担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书记处书记,中国戏剧出版社总编辑, 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当代电视》主编等职。近年来,因一部《杜高档案》的出现,出版了回忆录《又见昨天》一书,受到广泛关注。

反右运动与民主革命 (书面发言概要)
杜光 Du Guang

要更深刻地认识1957年的反右运动,就必须把它同民主革命联系起来考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意味着一个民主主义新阶段的到来。但1953年的过渡 时期总路线和随之而来的社会主义改造,却使中国从民主主义倒退到封建专制主义。经过这一变动的中国社会,知识份子成了唯一能够威胁专制制度的社会力 量。赫鲁雪夫在苏共二十大的秘密报告和双百方针的提出,唤起了知识份子对民主自由的呼求;帮助共产党整风的号召,更推动了全国范围的大鸣大放。虽然就 大多数後来被划为右派分子的人来说,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运动的民主革命性质,但他们所提的批评建议,实际上都形成了对专制制度的抨击,体现了反封建反专 制的民主实质。
在参加鸣放的社会群体中,比较明确地意识到自己投身于一场民主运动的,只有民主党派和青年学生。民主党派中比较突出的是民盟,青年学生则以北京大学的五 一九民主运动为代表。他们不仅强烈呼求民主自由,而且已经认识到这是一场斗争战斗6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麽?》,吹响了 反击右派分子进攻的号角,开始了扑灭民主革命的反右运动。这个运动的最大特色是,全部过程都是由毛泽东一手策划、操控的。这个大独裁者为了打击民主力 量,挑起知识份子对民主自由的呼唤,然後聚而歼之。这个奇特的历史现象,是特定历史阶段的产物,过去未曾有过,今後也不会再有。反右运动还有两个值得 注意的特徵,一是以党代法,二是以言定罪、以文定罪。接受反右运动的教训,应当把依法治国和新闻出版自由作为现阶段民主革命的重要内容。
这场运动把敢於挑战专制主义、呼唤民主自由的社会力量一网打尽,使民主革命噤声失语达二十余年。粉碎四人帮後,出现了民主革命的多次高涨,但都遭到了 无理的批判以至残酷的镇压。目前,民主力量面临着文化上反封建、政治上反专制、经济上反垄断的历史任务,正在通过改革、维权、启蒙等三种主要形式,逐步推 进民主革命。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最重要的历史意义,就是要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杜光,原名林道茂,浙江温岭人,生于1928年。1948年在北京大学读书时,因参加学生运动被特刑庭传讯、通缉,遂改名换姓,以迄于今。1958年被划 为右派分子,1979年改正后曾任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副主任、科研办公室主任,1988年参与筹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任研究会干事长兼《中国政治体 制改革研究》双月刊主编。因支持1989年的学生运动,被撤消党内外一切职务。后参与撰写《解放战争时期北平学生运动史》和《杨献珍传》,1995年开始 写一些关于改革等问题的征求意见稿,2003年起在网络上发表时评,至今已有一百余篇。

自由主义的终结和共产主义的退潮——一九五七年和我 (概要)
方励之 Fang Li-zhi

1950
年代初年的北大,像1910年代的北大一样,是西学东渐和西潮东渐的一个视窗,是各种思潮传播和冲撞之地。不同於1910年代,1950年代占统 治地位的意识形态已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主义,和列宁史达林的布尔什维克革命论。尽管如此,自由主义的元素在北大的校园里仍然随处可见,可感。
共产主义是夹杂在十九世纪西欧的自由主义大潮中发轫的。经过俄国的革命,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它被很多西欧知识份子所接受,甚至成为一个主流。当这股潮 流东渐到中国的时候,我和我的许多同学都无区分地接受了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二者。我们这一代很多人都经历过国民党时代的军政或训政,对反对它的中共有一种合乎潮流的认同。然而,北大的自由主义环境和教育,渐渐使我们认识到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是不能相容的。特别,现代科学的实证精神和方法并非仅仅与中共 一两个政策相矛盾,而是与共产主义意识型态的根基——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君临一切之上,是难於共存的。所以,一批倾向自由主义的青年知识份子与 共产党之间的离异,或迟或早,是注定要发生的。`反右运动只是加快了离异的进程。
北大右派青年在1957年争取的自由,同1956年布达佩斯学生争取的自由实质上是一样的。现在,匈牙利事件在欧洲已被公认为历史上一个重要标志。它是 1848年自由主义革命(也曾在布达佩斯发生,也是《共产党宣言》发表的年代)以来欧洲又一次的为自由而战。1957年在中国的冲撞,终结了东渐而来的自 由主义,但也使共产主义开始在中国虚化,退潮,在一代人的心中幻灭。本文回忆我还记得的那个年代的几则故事。
方励之,1936年生于北京。祖籍杭州。1948年在北京四中加入中共地下外围组织。195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1956-1957年任中国科学院 近代物理所实习研究员,参加核项目研究。1957年反右派运动后,被开除中共党籍。后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任助教(1958),讲师(1963),教授 (1978)及第一副校长(1985)。其间曾在河北赞皇(1958),北京良乡(1964),京西良各庄隧道(1968),淮南煤矿(1970),安徽 董铺水库(1974)等地下放劳动。1986学生运动后,被撤职,并第二次被开除中共党籍。1987-1989,任北京天文台研究员。1989天安门学生 运动后,被通缉。1991移居美国。1992年起,任亚利桑那大学物理系及天文系教授至今。前后从事核物理,激光物理及天体物理研究。发表学术论文三百余 篇。1983年起,曾在国际理论物理中心等组织中任职。现为国际相对论天体物理中心的指导委员会主席。

我是清华大学学生中最大的右派分子 (概要)
冯国将 Kuochiang Fung

1957
年反右时我被打成北京清华大学学生中最大的右派分子。1959年被送入监狱﹐1960年判无期徒刑。1970年当局决定把我枪毙﹐只因查明我是归国华侨﹐才免一死﹐而其他人都被枪毙了。
1928
年我出生於印尼的棉兰市属第三代华侨。因受左派老师的影响﹐从小学起就成为左派。1947年在新加坡加入中共的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949年在香港被中共保送到北京﹐先後在华侨青年训练班和华北军政大学上学。
1952
年考人清华大学﹐1957年因为替同学鸣不平﹐呼吁人权﹐抨击肃反暴政﹐被打成右派分子。
1959
年被强送劳教﹐因不堪饥寒奴役﹐1960年钻出电网逃亡﹐被捕後判无期徒刑﹐经上诉改判五年﹐但刑满後不准回社会。1966年文革开始﹐当局决定 把我发配新疆沙漠开荒﹐我逃亡到北韩﹐被引渡回来又判十年徒刑。我在监狱里共熬煎了二十年。九死一生﹐幸存下来。1979年移居香港﹐1995年移民美国 至今。

冯国将,1928年出生于荷属东印度群岛苏门答腊岛首府的棉兰市(今印度尼西亚) ﹐为第三代华侨。上过英、中、荷三种学校。上中文学校时深受左派老师的影响﹐成为左派分子。1947年在新加坡加入中共青年组织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949年初赴香港上中共办的达德学院﹐不久因该校被英当局封闭﹐同年中共把他和一批左派学生保送到北京﹐并为我们特设了华侨青年训练班﹐以培养对外革 命干部为宗旨。
冯个人因志在学军事﹐就转入华北军政大学﹐不久因病退学﹐重读没有念完的高中。这期间因发现中共的许多暴政﹐决定于1952年离开中国。但走不了。同年考 人清华大学。1955年肃反时首次无辜受迫害勒令退学。1956年获平反复学。1957年因响应号召向党提意见﹐为潘志明的冤案鸣放﹐被打成全校学生中的 极右分子。1959年被绑架强送入狱。1960年因逃亡判无期徒刑。1970年决定把我枪毙﹐只因查明我是归国华侨才留下来。总共在中共监狱劳改了二十 年。

中共反右运动消灭了中国的知识分子(概要)
高瑜 Gao Yu

50
年前,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是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运动,那场运动的物件是中国的知识份子,他们是知识、思想和科学的载体。毛泽东变整风为反右的原 因,是要消灭知识份子独立的思想,自主的人格和批判社会的力量这些社会属性。士可杀不可辱是中国的文化传统,与普世价值的尊严、理性、自主有一致性, 毛泽东反右就是从摧毁中国这一文化传统入手,从而摧毁了全社会知识份子的灵魂。毛泽东采用的方法,一是戴上右派这顶敌我帽子,相当犹太人身上的黄五 星。二是所有右派必须作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公开检查,也就是公开认罪。同时要表态脱胎换骨,重新做人,老老实实接受改造。这是向毛泽东具 结画押。这是毛泽东剥夺知识份子尊严最厉害的一手,尊严没有了,灵魂也就破碎了。三是对右派实行全民共讨之,全国共伐之。反右是毛泽东实行大民主的试 验,是文革的先声,是让中国人集体丧失人性的大动乱。四是右派在改造中仍要比认罪、比检查、比揭发、比检举。这是毛泽东分化瓦解、个个击破惯用的手段,也 是将知识份子改造成驯服工具的手段。中国在毛泽东之後经历了30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但是中国国家安全的危险已经显现,这就是环境和教育的恶化。20世纪上 半叶的几代知识份子本来是中国现代化的中坚力量,他们被反右摧毁,使得20世纪下半叶出生的人只能在文化断裂中成长。进入21世纪,中国现在有世界人数最 多的政党和军队,但是没有世界一流的思想家、经济学家、文学家和科学家,因为培养世界一流的老师都被反右扼杀了。现在能够恢复和提高中国人辨别善恶是非能 力的社会力量还是太弱。

高瑜,中国着名记者。80年代在中国新闻社专稿部任记者,是香港中文报刊着名专栏作家,198810月调到经济学周报担任副总编辑。因报道1989年北 京民主运动,63日被北京安全局抓捕,是六四被抓的第一名知识分子。被关押14个月。1993923日北京申办2000年奥运会没有成功,江泽民政 府为向西方表示强硬立场,于102日在高瑜赴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研究生院做访问学者的前两天,再次将她抓捕,后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判有期徒刑六年。成为 江泽民政府与西方打人质牌的重要人物。高瑜服刑中拒不认罪,服刑54个半月,在朱镕基访美前夕,被中国政府以保外就医名义提前释放。
出狱后高瑜以自由记者身份继续从事中国新闻报道。19955月,高瑜获国际报业发行人协会在法国巴黎颁发自由金笔奖 1995116日,首次获国际妇女传媒基金会颁发的新闻勇气奖 199753日,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首届吉耶尔莫.卡诺新闻自由奖; 2000 5 月,获日内瓦颁发的20世纪1950——2000年全球50名新闻自由英雄奖;20066月,再度获国际妇女传媒基金会颁发的新闻勇气奖。 (注:前三次获奖时,高瑜尚在狱中)

我的右派生涯 (书面发言概要)
龚定国 Gong Dinguo

我生於一九三零年,九岁丧母,十岁丧父,由姑奶奶龚慕兰养大。四九年,我在武汉大学化学系念三年级,姑奶奶因求职去了台湾。五一年,我被海军招到东海舰 队,先在工程部,後调军械处,五四年当了防化学科化验室主任。平时我对许多不合理的事,常公开发表意见,得罪过一些人。如政委廖云台作报告时,把陈绍禹和 王明说成两个人,我在讨论时指出,令他很恼火。这类事例很多,成为我挨整的伏线。
肃反时,因姑奶奶的关系,我被挂上阶级异己分子的牌子挨整。因她当国立女中校长时,正值陈立夫当教育部长。整天批斗、审问,不能回家。在等待结论期 间,我的儿子出生,妻子产後大出血,只准我去探病一次,还派人押解监视。从此我才知道很多共产党人不仅愚昧、霸道,还缺乏人性。
1957
年五月,我调到北京海军军械部,筹备全军防化研究所。因暂时无任务,叫我回上海帮助工作。整风时,东海舰队召开知识份子座谈会,我被选做所在 小组的发言人,记录大家发言,整理後向大会报告,其实我自己并无多少意见。十一月,由上海派出三人到北京,把我揪出来批判。五八年四月,我被划为右派,受 开除军籍,留队监督劳动处分,每月只发28元生活费。成为海军大院右派班的一员。开始二十年的右派生涯。
龚定国,1930年出生,195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到华东海军军械处任化验室主任。1957年调北京海军军械部。1958年定为右派,受开除军籍 留队监督劳动处分。后发配甘肃生产建设兵团劳动锻炼。改革开放后到张掖师专、天水师专、武汉纺织工学院等校任教。1990年退休。现居美国。

审视反右五十年 (概要)
郭罗基 Guo Luoji

一,祸起总路线;二,民主反党主;三,错在整风,不思改革;四,转向反右,策划阳谋;五,事与愿违,三种转向;六,反右後续,通向文革;七,邓式改革,走向死亡;八,历史的启示。
一九五六年在中国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不合格的,也是不合法的。这种社会主义叫做主观社会主义、农业社会主义、封建社会主义。主观社会主义的建立取决於共产党的一党专权。一党专权既违反宪法,又违反马克思主义。
一九五七年的反党反社会主义思潮,就是以民主反对党主,反对党主操纵的主观社会主义。共产党进一步以僭越了的国家政权的力量来镇压反党反社会主义右派分子
在一九五七年的历史条件下,正确的决策不是整风,而是改革主观社会主义。选择整风,走向反右,势不可免。
毛泽东所说的阳谋,是掩饰之词,为急转弯寻求一种自圆其说的解释。事实上不是按照阳谋来设计整风和反右,而是在整风中事与愿违,见风转舵,转向反右,才策划阳谋。由於事与愿违,毛泽东发生了三种转向。
从整风到反右的转向也是从反到反右的战略性大转向。从此,毛不断地反右,路向越来越,至文化大革命而达於极左。
一九五七年的反右运动的发生,是以一九五三年的向社会主义过渡为原因;向社会主义过渡又是以一九四九年的共产党政权的建立为原因。一九五七年的大悲剧的收 场,引出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为结果;大跃进的失败,又引出一九六六年的文化大革命为结果。因果的链条一环扣一环,一九五七年的反右运动是关键的一环。
在一九五七年拒绝改革的中国共产党,二十多年後不得不进行改革。如果在一九五七年进行改革,那是顺应人民的愿望;二十多年後进行改革,不过是挽救共产党自身。因维护一党专权而兴起了改革,又因不愿触动一党专权而扼杀了改革。邓小平设计的改革,已经在一九八九年宣告死亡。
审视一九五七年以来的五十年,历史提供了重要的启示:第一,不改革走向动乱。
第二,不彻底的改革走向腐败。第三,自然的结论就是:不但要坚持改革,而且必须是彻底的、全面的改革,才能杀出腐败的重围,寻求生路。
中国的改革已经一再错失良机,但还可以作一次最後的斗争
社会主义已经变了,共产党的一党专权却是一成不变。进一步改革社会主义的主要障碍也在於一党专权。改革的攻坚战应当突破一党专权这个最後的顽固堡垒,建立宪政民主制度。
如果最後的斗争成为最後的失败,历史必将扫除一切障碍,重新开辟一条新路。
郭罗基,一九三二年出生于江苏无锡。一九四八年参加中共地下工作。一九四九年后历任、科长、团委书记、党委书记等职。一九五五年入北京大学历史系学习。一 九五八年提前毕业,在哲学系任教。一九八二年,作为资产阶级自由化冒尖人物,被邓小平发配至南京大学。六四以后被清除出党。九十年代流亡美国,先 后为哥伦比亚大学和哈佛大学资深研究员。
为什么很多右派会低头认罪? (概要)
胡平 Hu Ping
1
、政治判断的特殊性质
2
、四面楚歌导致自我怀疑
3
、孤立于集体之中
4
、缺少单独的精神支柱
5
、从迷乱到顺从
6
、与压迫者认同的情感需要

胡平,一九四七年生于北京,七岁随母入川,六六年高中毕业,适逢文革,参加文革两年半,下乡插队五年,七三年底返回成都,又当了五年临时工,七八年秋考入 北京大学哲学系研究生班,主修西方哲学史,获哲学硕士学位,七九年投入民主墙运动,于民间刊物《沃土》上发表《论言论自由》长文,八零年参加自由竞选,被 选为北京大学海淀区人民代表,毕业后两年未分配工作,八三年分到北京出版社,八五年转至北京社科院,八七年一月赴美国哈佛大学攻读博士课程,八八年当选中 国民主团结联盟主席(至九一年),先後在《中国之春》杂志和《北京之春》杂志主持笔政,现居纽约,任《北京之春》主编。已出版有《我国经济改革的哲学探 讨》、《哲思手札》等十余种。

清华大学四大右派今昔 (概要)
黄肖路 Huang Xiaolu

这四大右派是:钱伟长、孟昭英、黄万里、何成钧。
介绍这四大右派每位的
1.
简历
2. 1957
年夏反右之前的任职情况
3.
主要的右派言论语1957年夏季的活动
4. 1958
年春被定为右派後,行政处理情况
5. 1958
年春到各位去世,只有钱伟长(1912——现在)健在。各自学术生涯、家庭、子女、文革中遭遇。

钱、孟、黄三位被加冕右冠後的第一次聚首是在1958年春。,三位同被叫到图书馆门厅,同站在清华大学反右斗争胜利成果展览,同面对着几十个昔日的学子们举着的矛头,这些矛头就是三位教授平时授课时用的教棍。
第二次聚首是在1966年文化革命824日晚上,十二个中学的红卫兵血洗清华园。三大右被押送到二校门(二校门是石砌牌坊,中央有清华园三个 字)已被红卫兵用钢绳铁索绑上勒到大卡车上拉倒再砸烂), 与其他几十个地富反坏右黑帮分子被抽打、吆喝,搬挪碎石块。
第三次聚首是在1978年春。清华园最後一名右派黄万里被摘帽
黄肖路,女,1946年出生于江苏省南京市,19681982任北京第99中学、温泉二中、清华附中教师。是1957年清华大学大右派黄万里之女。1982年赴美。现住美国马里兰州。

反右斗争後中国青年一代精神素质的退化 (概要)
林希翎 Lin Xiling

反右运动造成了深重的历史悲剧和后果,它主要表现在下列几个方面:
1.
反右运动丧心病狂地摧残了当时老中青三代,尤其是青年一代中最优秀的才。非但使国家经济建设即刻人才短缺,更使民主思想的承传出现了代际断层。
2.
反右运动的政治高压使谎言政治成为中国政治思想界的绝对主流。中共上层人物如林彪、邓小平等人的不讲假话办不成大事永不翻案等等的以身作则给说有的民众,尤其是青年一代树立了极为恶劣的榜样,造成他们精神素质的退化。
3.
反右运动后中共千方百计掩盖历史真相,淡化民族的集体记忆。这一方面使1957年鸣放中涌现出来的许多宝贵的民主思想无法为下一代青年继承;另一方面使后来的异端思潮也无法超越1957年的思想水准。


林希翎,原名程海果,是至今还在世的不予改正的大右派之一。她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3年作为调干生进入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学习。在 1957年的鸣放中,因为在北京大学和人民大学的六次公开演讲,直接被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打成学生右派领袖 1958年更被判处15年徒刑。八十年代初赴法国,在法国高等研究院当研究员。出版有《林希翎自选集》、《给邓小平的万言书》等。

曾经沧海身犹在 —— “草木篇诗案”(概要)
流沙河 Liu Shahe
  
  19562月赫鲁雪夫的秘密报告,传遍全世界,揭露史达林的罪恶。然後毛主席提出要百花齐放,要百家争鸣,我心中很受鼓舞。1956年秋天,中共开 了八大,已经宣布阶级斗争运动结束,从此之後是建设。我觉得党好英明啊。我就是在这个状况下,在195610月,写了个《草木篇》。1957年元旦《星 星》创刊号上发了《草木篇》。这是新中国第一个官办诗刊,北京《诗刊》比这个晚。
  195610月还发生了匈牙利事件,首都布达佩斯工人农民起来抗议暴政,波兰也发生了工人农民起来抗议暴政。1956年底,党发表《论无产阶级专政 的历史经验》。领导们特别敏感,到处闻,看底下有没有响应赫鲁雪夫秘密报告的气味。我不晓得形势这样严重,如果晓得,《草木篇》就不会发出来。
  元旦过了13天,川报上就出现了批评。省委宣传部有领导同志说,你这个《草木篇》就是《野百合花》嘛。(王实味就是在延安为《野百合花》被杀了的。)
  然後,《草木篇》的事情汇报上去,毛主席就知道了。那时毛泽东还没有开始反右,毛泽东在23月间两次讲话提到《草木篇》:那些有杀父之仇,杀母之 仇,杀兄之仇,杀弟之仇,杀子之仇的人,时候一到就会来一个草木篇。但是,毛主席又说了,你们现在这种批判,太粗暴了,你们没有好生给人家讲理。他这样 一讲,所有批《草木篇》的突然就停了下来。批判停了以後,又过了一个多月後,党中央就号召整风,要大鸣大放。但是我被吓倒了,一句话不敢说。省文联的领导 把毛泽东的讲话全文给我看,要我鸣放。终於我就出来发言了。到了6月,突然一变脸说有阶级敌人在破坏我们整风……
  实际上,我是帮了反右派斗争的大忙,因为在後来的反右运动中,规定要把《草木篇》给大家看。如果有人说,这个算啥子嘛——对了,就划成右派。用这个方 法来划右派,是多快好省节约闹革命。一分钟就可以把右派抓出来。因此全国抓了好多右派,都和那一组害人的诗有牵连,其数上万。
中国在反右以前,绝大部分知识份子,非常拥护这个政权,反右一搞,第一是把人心伤害了,第二使所有的人战战兢兢,深怕挨打。如果1957年不搞这个反右斗争,第二年的大跃进的胡乱搞绝对搞不下去,上千万人就不会饿死了。若敢那样搞,就会有很多知识份子出来说那样搞不行。
这是大悲剧,谁是罪魁祸首呢?我自身其实也有罪。罪在1957年以前历次运动,从1951年的三反运动起,我也当过积极分子打手。这回自身被钉上羞辱柱了,被批得狗血淋头,弄去拉车扫厕挑粪,现眼现报,也算是天道好还吧。
  到1979年底,赵紫阳亲自批示:必须把人家调回来,第二,必须给星星诗刊平反,复刊。两件事情,形成中共四川省委的第75号档。我就回来了。
  
流沙河,原名余勋坦。汉族,蒙古裔。1931年生于成都。四岁迁返金堂县。十六岁来成都读书。十七岁发表习作。1949年秋入四川大学农化系,立志从文。 1950年到川西农民报任副刊编辑。1952年调到四川省文联,任创作员,又任四川群众编辑、星星诗刊编辑。1958年划右派分子,留成都做多种苦役。 1966年押回老家,锯木六年,钉箱六年。监管劳役共二十年。19785月摘右派帽子,1979年春复出发表诗作,秋被改正结论,不算右派,调任星星诗 刊编辑。六十五岁退休。退休后亦写写,兼卖字。已出版作品《流沙河诗集》、《流沙河随笔》等二十六种。

1956——1966
中国大陆民间思潮个案研究(概要)
钱理群 Qian Liqun

所谓民间思潮不仅是指其思想的非主流性或异端性,也因为其传播方式是民间的:或以大字报形式公开张贴,或以手抄稿秘密传递,或仅存於私人日记和文稿 中,经後人整理才得以问世。其作者均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更有为其献出生命者,其思想成果更是被强迫遗忘。因而研究资料十分匮缺,只能作个案研究。
1.
北京大学1957五一九民主运动
《广场》发刊词、《北大民主运动纪事》:一些过去习以为常的正面和反面的东西要重新进行肯定和否定,对於现代的一些论点与观点要重新进行估、评价和探 索;要推动社会主义时代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争取思想解放的启蒙运动自下而上地争取扩大社会主义民主的政治运动
林希翎:反对封建基础上产生的社会主义要为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而斗争
龙英华:我们有了一个社会主义的工业化,还应有个社会主义民主化。刘奇弟:胡风绝不是反革命,我要求政府释放胡风。作为一个公民,我来过问法律,这 是正常。我的行动有宪法支持。陈奉孝等:要求取消党委负责制,废除政治必修课,取消秘密档案制度,确保言论、集会、出版、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周 大觉、沈迪克、钱如平等:随着旧的阶级的消灭,新的阶级又起来了生产资料占有,主要掌握在军政要人手中分配不合理社会地位”“不平 等日常生活中各种待遇均论等级已开始自觉地形成一个社会集团,他们互相支持、包庇,有共同的经济、政治、社会地位等特殊的利益。潭天荣:我们的主要要求是属於精神生活的”——党在任何时候都是正确的神话挑战;反对将马克思主义绝对化、终结化、宗教化的倾向,重新恢复和激发马克思主 义的革命本质;救救心灵,新的国民性批判:思想的僵化,对一切不懂的东西无条件的仇恨的愚昧,习以为常,言行不符与自欺欺人的表演人格,人 与人关系中的猜疑、冷酷和相互残害
我们要思考,除了我们自己,谁又能禁止我们思考?我们要想,不让想吗?偏要想!”“我们要走自己的路,我们要回答:这一切是为了什麽?我们要回答:生活走向哪里?历史走向何方?
2.
林昭、顾准、张中晓对极权体制的三大批判
1
.林昭的政治批判;2、顾准的政治经济学批判3、张中晓的哲学、伦理学批判
三、六十年代初校园里的地下新思潮
1
.太阳纵队:艺术上的反叛者; 2. X小组:郭沫若儿子郭世英的问题; 3. 由对反修的质疑而引发的反动学生案。

钱理群,1939年出生于重庆。1960年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1978年师从王瑶、严家炎先生攻读中国现代文学硕士学位,1981年毕业,留北京大 学中文系任教。2002年退休。主要从事中国现代文学史、知识分子精神史、当代思想史研究。着有《周作人传》、《心灵的探寻》、〈与鲁迅相遇〉、〈丰富的 痛苦:堂吉诃德和哈姆雷特的东移〉等。退休后关注中、小学语文教育,西部农村教育,从事“1956—1966”及文革时期民间思潮研究。

沙文汉的政治民主诉求及对中国社会特点之探讨
沙尚之 Sha Shangzhi

沙文汉1957年在浙江省省长的任上,因被打成右派而闻名全国。与许多民主人士不同,他是一位有三十二年党龄的城市地下党背景的资深领导干部,为什麽也成 为资产阶级右派?本文通过历史资料及私人档案研究,从他的家庭背景,文化教育,斗争经历与个性基础上所形成的思想观念与政治主张,可以看出这个案例所 具有的典型意义。
沙文汉的一生,折射出中国社会由几千年封闭的中世纪式小农社会,在向现代化转型的漫长过程中一代理想主义的革命知识份子的痛苦探索和不幸遭遇。
沙文汉所受到的各种教育和他对中国社会经济与政治的认识与实践,通过他理性的思考产生了一系列民主政治诉求。这在他从1949年建国後到1957年被罢黜前的施政言行中表现得非常清楚。
沙文汉陷於冤案之後虽饱受政治与病体的折磨,但他没有因此放弃对真理的探索,他重新研读了许多经典着作和中国历史,决心探求中国社会发展的特点。1963 年完成了《中国奴隶制的探讨》一文。他发现由於中国的初民早已是农业民族,生产方式强烈依赖土地。由农耕生产方式发展出来以血缘,氏族为纽带形成的稳定耕 作群体,奴隶在形式上似乎与西方完全不同,但从考古的大量证据来看,这些人的生存方式就是奴隶无疑。由此他得出一个重要结论是:由於长期缺乏私有制的发 展,使得中国社会只形成为两个阶级:一头是人数极少的主子,一头是人数极多的奴隶,中间缺乏第三种阶级自由民,这种社会结构反映到国家形态上,就是实 行政治经济完全合一,权力极端集中的君主独裁
经济的两极分化与政治上高度集权两者是孪生兄弟,相互依赖、互为前提。其结果形成了几千年来中国以农民为主体的国民对皇权制度的无限崇拜与恐惧,他们深信 权力只能集中,党政军合一,党国合一是唯一的统治方式,而世代的民众只能生活在既无财产、又无权力的可怜的奴才状态。从这里,他也看清了为什麽自己因为追 求实现民主革命的目标而被深深陷入这场运动的深刻社会历史根源。
沙文汉的研究从历史角度揭示了国有化和集权制并不是社会进步与文明的前提。1949年建国後经过长期武装斗争,中国的政权的主体和名称发生了极大改变,但 没有改变的是传统农业生产方式,氏族性地方宗派的生活方式,落後的小农意识形态与行为模式。从落後的小农经济生产力水平出发,拼命反对发展相对先进的资本 主义生产力,本身就是社会的大倒退,更何况要跳跃过去,用阶级斗争人为地改变上层建筑来实现共产主义呢?历史的根本规律是任何人无法改变的。坚持永远向转弯的结果,是在付出沉重代价,走了一个圈子之後再回到原点。

沙尚之,女,1939年出生,1963年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八十年代初作为访问学者到澳大利亚CSIRO和新南威尔士大学进行水的化 学污染分析研究。1986年起任上海轻工业研究所所长,现退休。从事技术创新管理与改革工作。业余学习与研究党史。她是1957年中共党内最高级别的大右派沙文汉(浙江省省长)之女。近年编纂出版的书籍有《沙文汉诗文选集》、《陈修良文集》、《记孙冶方》等。

抵抗极权的民间杂志《广场》
邵江 Shao Jiang

  研究中国的纸媒,让人意识到一个矛盾:造纸和印刷在中国源远流长,可是民间办报印杂志,却直到19世纪末才迟迟到来。悠久的历史,似乎只见证了一系列 的忘记。忘,是忘掉发生过的反抗,忘掉被抹煞的声音;记,是记忆被灌输的谎言,记忆一代又一代被篡改的历史。忘和记的相辅相成,早已是中国历史的特色。    
1949到1957年,中共通过军事暴力、行政手段和一系列运动,全面建立了极权制度。然而在暴政压制下中国大陆的社会矛盾日益公开和剧烈化,於是中共在1957开始整风运动和反右运动,以便强化极权制度。这一年诞生了中共执政以来的第一份非官方杂志《广场》。
《广场》由北京大学学生创办,仅存在26天,跨越上述中共的两个运动。在中共开始鸣放或整风运动以後,北大与官方不同观点的学生和大字报作者,希望有组织 地反击官方压制和中共动员大众的围攻,冲破中共的资讯封锁和实现公民权利,於是这些学生组织建立了社团《百花学社》和创立杂志《广场》,特别是中共的反右 运动开始以後,《广场》变成非暴力反抗极权的阵地刊物和公民集体抗暴的纽带。《广场》传承了54宝贵传统:公民之间平等辩论,观点自由交流,摆脱愚昧和洗 脑,相容并包,践行公民权利。《广场》成为向公众开放的思想空间。
虽然《广场》被迫关闭,《广场》全部成员和它的许多支持者被投入监狱或劳改,其中一些人被迫害至死。但是《广场》的理想以及写大字报、建立社团和办杂志成 为公民抵抗专制政权的民间抗争模式。与极权强大官僚机构和镇压机器, 与集古今中外独裁政权为一体, 驾驭和控制社会的经验日臻完善, 防微杜渐地控制媒 体, 动员和威慑大众无所不用其及的中共政权相比,《广场》力量弱小, 势单力孤, 缺乏资金和抗争经验。在极权高压和暴虐下,《广场》提供了超越传统权 力政治的公民政治,丰富和灵活的公民集体抵抗,为後代遗留了丰富的思想, 精神资源和抗争模式。《广场》恢复了杂志本来意义,并创造了新的涵义:与大字报 和学生运动联系在一起,坚守公民立场,立足民间,积累民间力量共同抵抗暴政和奴役。《广场》及它的众多同道坚持独立思考,争取公民权利,勇敢抗争扞卫人类 的高贵和尊严,它为当代中国人提供了一种可能的生存方式,反抗新极权下的犬儒,机会主义,平庸,或与权力者合谋的生存方式。
邵江, 19851989年在北京大学数学系就读,参与组织19861988年和1989年学运和民运。曾就学于威斯敏斯特大学,斯德哥尔摩大学,目前为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政治学在读博士生。研究领域包括政治和媒体,比较政体和国际关系,公民社会和公共空间。

从一九五七到二○○ (书面发言)
邵燕祥 Shao Yanxiang

  整整五十年前,《中国青年报》的新年社论,是当时的团中央书记胡耀邦出的点子:号召在中共八大路线指引下把社会主义事业推向前进。然而,不但数以 千百万计的读者,而且社论的执笔者,连同创意者胡耀邦大概都没有想到,在刚刚迎来的这一年,毛泽东以他后来自解的阳谋,实施了从党内整风到全民反右的 策略大转变,清洗了大批政治界、文教界、工商界等各领域的所谓头面人物,兼及一般知识分子,青年学生以至不问政治的其他平民,或撤职降级,或监督劳动,或 收容劳(动)教(养),以至在嗣后判刑加刑。戴帽子人数超过五六十万,涉及亲属面达数百万。
对于广大知识分子来说,反右派斗争并非突如其来。1949年后,不是呼唤为国(国家,民族,社会)所用的人才,而是招揽为我(共产党和毛泽东)所 用的奴才(彭真1958年公然号召做党的驯服工具是共产党员的最大志愿。)不肯驯服为奴的,即使贤才也不能用,至少不能重用。从1953年斯大林逝 世,毛就大大加快了革命的步伐。到1957年,毛泽东认为社会主义革命只剩下一个资本主义阵地没有攻克,那就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盘踞的政治法律和文化思想 各界了。号召”“帮助党整风,这是一箭双雕乃至一石三鸟之计:这些批评意见可能锻炼基层干部党员,一也;如果矛头向上,哪怕指向高层,也可 敲打他的同僚,二也;而在鸣放期间,鼓动群众畅所欲言,以期把隐患引发出来,造成分隔在不同单位的小匈牙利事件,各个击破,三也。毛泽东运筹 帷幄,重点在第三的这一预防性战役大获全胜,促成这一局面的,自然也有前两项中的各级干部,他们乐得因势利导,让上了钩提意见的群众承担全部灾难性后果。 这一次毛泽东发动群众推翻了他心目中的资产阶级司令部(他所谓的章罗同盟实指民主同盟),而未竟之功就有待于九年后的文化大革命了。
这一套形同诱捕的战略战术,在毛泽东是驾轻就熟的。1940年代在延安整风”“审干(包括抢救失足者当中,就这么干过。到1957年反右派斗争 时,全党全国已经形成一套对知识分子进行集体迫害的理论体系和实施机制。首用戴帽子办法加强政治定位、人身管制和精神威慑,并发明劳动教养新规, 将半数左右的落难者等同刑事犯一般监禁劳改。
毛泽东在一派得胜还朝的气氛中,乘风破浪,把这一大兵团作战的群众运动方式施之于经济生产生活领域,发动破坏经济规律和自然规律的大跃进,导致两三千万至三四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
毛泽东当政的1949至1976这个时段,对中国人民首先是大陆人民欠的债,数额之大小和时限之长都是不容忽视的。毛泽东在积欠人民的旧债上加上新债,从 没有任何欠债感。他在饿殍满地的大饥荒时没有欠债感,他在全国大折腾民不聊生时没有欠债感。而今中共第三代和第四代领导人这里,为尊者讳,文革以至反 右派等历史事件,全都不许重提。可见,毛泽东时代以来的控制舆论、掩盖真相、歪曲历史的思路和操作经验,是何等积重难返。
今年,是反右派斗争五十周年。有不少反右的受害者,提出索赔的要求。这一索赔看似经济问题,实际是政治问题;需要偿还的是经济债,更是政治债。而毛泽东时 代以来,众所周知的政治债,决不限于反右一案,在这之前,在这之后,积欠太多太多。历次政治运动的亲历者、受害者都不能违抗自然规律而必然老去,但历史债 会因当事人和见证人的逐渐消逝而一笔钩销么?一而再地失去机遇,一而再地推迟延期,应该看到,历史留下的时限已经不多了。
邵燕祥,1933年生於北京。诗人、散文家。1946年开始发表诗歌、散文和杂文。1957年因文学创作被打成右派,1979年恢复政治名誉。有多种诗集、文集出版。

我的愿望(概要)
沈力成 Shen Licheng

1953
年我在上海交通大学毕业时,要求参加军事建设,如愿以偿。先分配到军委报到,接着派到海军工作。1957年共产党提出整风,我相当兴奋。好几次我 去北大看妻子,看大字报。回来後就响应号召,带头贴大字报。在海军付司令员罗舜初中将召开的整风座谈会上,我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提了意见。
十月中,我成了右派分子。
以请党外人士提意见邦助党整风开始,结果是揪出五十五万右派而收场。整风不再提了。毛的阳谋大手笔达到了他的目的,紧接着的三面红旗,大跃进,人民公 社,大炼钢铁,造成天灾人祸,饿死了几千万交粮纳税的农民。是什麽力量迫使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做出如此可悲和不顾後果的事情呢?不就是五十五万右派及数百 万家属,作为毛的神坛采上的祭品所造成的後果吗?
二十一年後的改正,还说反右正确,只是扩大化了,仍是一个人说了算。专制制度,依旧存在。当政者有意要人们把这段历史忘掉。有人要提起,就压制。想用一些空洞的口号,达到正本清源,只能是自欺欺人。
我也曾想过,是否一开始并没有存心搞阳谋,是放出来的毒草出乎意料的多,下面各级领导受不了,才狠心先反击,以後再整风。以後的事实,证明并非如此。五七年後的历次运动,也证明毛的最终目的,是要建立一言堂,妄想成为中国历史上的头号风流人物。
五十年过去了,我现在心里透亮,我确确实实是毛要抓的右派分子。从不想做没有自己思想的螺丝钉,从不对权威盲从。
和大多数当年受冤屈的右派相比,我是幸运的,因为我是学工的,还可以被当作工具来使用。二十多年来,怀着历史终将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的信念,在屈辱和迫害 中活过来了,最近看到北京大学生写给国家领导人的信,要求彻底平反右派。信最後写道,我们是当今的右派。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真诚地相信, 这些年轻人会把中国带上历史的正确道路上。
我们是幸运的,我们笑到最後。我期待的是,在天安门厂场,建立一个在毛泽东专制独裁恐怖统治下,历次政治运动受到迫害人士的纪念碑,刻上他们的名字。让後人记住这段可耻,令人痛心的历史,不再重犯。

沈力成,1931年出生,1953年毕业於上海交通大学造船系,同年到军委报到,转至海军舰船修造部工作。1958年定为右派,开除军藉,剥夺军衔,降三 级留队察看。1959年离开部队,分派到第六机械工业部第708所工作。1961年摘帽。1979年改正,1991年退休后移民来美与家人团聚。现与老伴 居住在维州老人公寓。

紧紧追寻新中国政治运动的踪迹:编撰中的《中国反右运动数据库》
宋永毅 Song Yongyi

1949
年以来的中国政治运动非但风起云涌,而且互为因果,是不可分割的政治现象。正是出於这一密不可分的历史整体观,《中国文化大革命资料库》编委会的学者们,在完成了这一世界上最大的专业的网路资料库的编撰工作後,马上开始了《中国反右运动资料库》的工作 。
首先,这一资料库只限於原始资料收集,但采纳一个宏观的反右运动的概念,即在时间上不把它仅仅定位在1957年。而是包括了反右中涉及到的一系列 重大历史和现实问题, 如1950-1953年的镇反运动 1951-1952年的三反五反运动,1955年的胡风反革命集团案1956年的公私合营运动,1959年的党内反右倾机会主义和高校拔白旗运动等等。其次,这一资料库的资料收集还注重反右发生的国际背景,即收集了对反右发生重大影响的国际共运的一系列事件,如赫鲁雪夫在苏 共二十大上的秘密报告,波兰和匈牙利事件的重要文献等等。 再次,在大致内容上,这一资料库共包括如下7个部分:1)中共有关文件;2)毛泽东的重要讲话和指示;3)中共有关领导的讲话;4右派言论5)重 要报刊社论和文章;6)重要批判文章;7)右派档案。 最後,这一资料库采用现代电脑技术,可以对作者、标题、日期和主题词等等进行全面检索。
这一资料库的容量预计三千万字左右,在2008-2009年可以由香港中文大学出版。
宋永毅,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和印第安娜大学硕士, 现任职于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作为海外研究中国当代史尤其是文革的学者,他出版有《文化大革命:文献索引,1966-1996》(英 文,1998)、《文化大革命中的异端思潮》(英文,2卷,与周泽浩合着,2001)、《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大辞典》(英文,与郭建、周原合 着,2006)等十多本中英文专着,并主编网络和光盘版《中国文化大革命数据库》(2002-2006)。曾获得美国“21世纪国家图书馆员奖和美国图 书馆协会的勇气奖。现在正和丁抒、周原、谢泳等海内外学者一起在编撰《中国反右运动数据库》。

关于反右的归因研究 (提要)
魏紫丹 Wei Zidan

一, 立论
(
) 远因:1,评白皮书中毛提出人民中间的右派21947年毛致电斯大林:所有中共之外的政党都退出政治舞台;3,本年12月提出,打倒蒋后要在政治上打击自由资产阶级,让群众 认识其反动性抛弃他们;4,在延安七大上说,掌权后,我们的斗争对象就是民主人士了;5,更早,1925年提出反动知识阶级,留学生和一部分大专院校教授学生是极端反革命派61956年在八大政治报告上批示: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批评常常是从右的方面出发的。在此背景下提出要让他们帮助党整风的,并且态度出奇地诚恳。
(
) 近因:1,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2,波匈事件;3,国内蚂蚁出洞(工人罢工,农民退社,学生闹事,知识分子要解冻)
(
)共产极权制度的原因:1,斯大林主义可以作为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和制度的典型表现和集中概括。邓小平说:斯大林严重破坏社会主义法制,毛泽东同志就说过,这样的事件在英、法、美这样的西方国家不可能发生。毛对胡乔木说,他要做中国的斯大林;2,中共党内 搞领袖个人独裁,邓小平的说法是搞家长制。不管从国际,还是国内,都非自毛泽东始,也不独毛泽东然,单说中共领袖,即如邓所说:陈独秀、王明、张国焘等人都是搞家长制的。
(
) 毛泽东的个人原因: 毛泽东出于我要大的本人个性和政治动机,使他的一生呈现为三步走,即他要当三次大救星:从遵义会议到延安整风,他成为党的大救星,党的老大,官方语言为:他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1949年, 他建立了党天下,于1957年反右派斗争,巩固了这一成果;他发动文化大革命,在中国建立毛天下,在世界是要当世界革命导师,当世界人民的大救星。
二, 驳论:出轨说“”猖狂进攻说整党内敌手说整风失控说延安模式说党内压力说
魏紫丹,1933年生于河南安阳县,1957年安阳市中学任教时被划为极右派19581962年被劳动教养1978年改正。1993年退休。退休前任学院教育系主任。理论着作有《教育的规律性与主体性研究》。

中共八大与反右运动(概要)
吴国光 Wu Guoguang

一九五六年九月十五日,中国共产党取得全国政权之後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共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落成不久的北京政协礼堂开幕。刘少奇在会上作了政治 报告。报告全文约45000字,仅仅四次提到毛泽东的名字。一年多之後,一九五八年五月,八大又召开了第二次会议。还是刘少奇,代表中央委员会向大会作 了报告。这次的报告,篇幅是上次的一半,大约22500字。这一次,报告中二十三次提到了毛泽东的名字。
更为重要的是,八大一次会议认定,在社会主义改造取得决定性胜利之後,中国国内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已经基本上解决,中国国内的主要矛 盾,已经是人民对於建立现今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後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於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 况之间的矛盾。用八大一次会议政治决议的话来说,这一矛盾的实质,就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後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而中共的主要任务,就理应 转变为集中解决这一矛盾。但是,时隔一年多之後的八大二次会议,却转而聚焦於阶级斗争。刘少奇在报告中强调,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社会主义道路同 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始终是我国内部的主要矛盾。他甚至说,这个矛盾,在某些范围内表现为激烈的、你死我活的敌我矛盾。
刘少奇和整个中共的全国代表大会,对於毛泽东,为什麽如此前踞後恭?中共对於中国主要矛盾的判断,为什麽在短短的一年多一些的时间里,发生了这样南辕北辙 的突然转弯?从一九五六年秋季的八大一次会议,到一九五八年春季的八大二次会议,中间发生了什麽事情,导致中国政治出现如此鲜明的变化?答案没有争议:在 这之间的一九五七年,发生了反右运动。
反右运动发生在八大两次会议之间,而八大的这两次会议则明显地代表了中国政治的转向。那麽,理解反右运动,就有必要把它放到这一历史发展背景中来考察。本 文所做的,正是这样一种尝试。根据对於相关历史资料的研究,本文认为,反右运动是毛泽东为了夺回对於中国政治的主导权而展开的政治斗争。八大一次会议对於 经济建设的关注,导致了缺少治国能力的毛泽东的政治失意。用毛自己的话来说,他的心情受到压抑,整个一九五六年心情不舒畅。毛的政治权威,必须靠进行阶级 斗争才能树立。毛通过他对於一九五六年底和一九五七年上半年的国内外事态发展的阶级斗争解读,重新唤起中共领导层的阶级危机感。其中,反右运动的展开,是 关键一环。对於其中发展脉络的梳理和分析,构成本文的主要内容。
吴国光,北京大学文学学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新闻学)硕士,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硕士、政治学哲学博士,现任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中国研究与亚太关系讲座 教授,专研当代中国政治变迁及中国对外关系,着有英文着作两种、中文着作十四种,中、英文论文约百篇。联系方式(电邮):wug@uvic.ca

「九死一生」话反右 (书面发言)
巫宁坤 Wu Ningkun

今年六月是毛泽东亲自发动「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中共一贯用「反右扩大化」之类的说法掩盖事实真相,企图让人们忘记这段血腥的历史。但是,已经觉醒的人们 是决不会忘记的。近年来,记述这段历史的着作陆续出现,有宏观的,有微观的,颇值得关心中国近代史和中国现状的人们注意。在这些近着中,最动人心魄的一部 要数戴煌的回忆录、《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一九九八)。
《九死一生》不仅是戴煌个人和难友们锥心泣血的苦难史,而且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人间地狱的全景。戴煌所熟悉的但丁的地狱固然触目惊心, 但毕竟是诗人想像的幻景。戴煌在其中长年受难的死亡场和漫长的、暗无天日的隧道,却是现世不折不扣的赤色人间地狱。这也不是唯一的一座地狱,而是遍布中华 大地的连锁地狱的一环。回顾北大荒两年零八个月的残酷流放,他感到「最富有想像力最反动的小说家,恐怕也很难想像出在我们这个又进行了整整十个年头『社会 主义革命与建设』的国家里,会发生如此种种令人难以置信的黑暗与恐怖。」
当年左拉的《我控诉》勇敢地仗义执言,谴责一个制造德莱弗斯冤案的法国军事当局,从而赢得了整个文明世界的崇敬。《九死一生》控诉的是一个刻意制造了千百 万件冤假错案、置千千万万人於死地的专横暴虐的极权体制。作者为当代中国历史所作的血与泪的见证,其意义远胜於《我控诉》,而足与司马迁的巨着《史记》媲 美,永为世世代代鉴戒!戴煌和潘雪媛,这对患难夫妻,是一个专制主义和奴隶主义扼杀人性的年代稀有的顶天立地的异物,不愧为「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富 贵不能淫」的光辉典范。
巫宁坤,1921年生于江苏扬州。1939-1941年西南联大外文系肄业。1941-1946 年任空军英语译员。1948年毕业于美国曼彻斯特学院英文系。1949年获芝加哥大学文硕士, 1949-1951年为芝加哥大学英文系博士生。1951年回国,先后任燕京大学、南开大学、中央调查部干校副教授。反右运动中被划为极右分子”, 送北大荒兴凯湖劳改农场、河北茶淀清河劳改农场劳动教养。19621966年在安徽大学当临时工, 教高年级英语。1970年解除临时工合同,下放安徽和县农村。1974-1979年恢复公职,任教于安徽师范大学。1980至北京国际关系学院任英文系教 授,1991年退休。其间曾任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英文系客座研究员,剑桥大学英文系访问学者, 美国曼彻斯特学院驻校学者,蒙大拿大学曼斯菲尔德客座教授。着有英文回忆录A Single Tear ,诗文小集Always Remembering (2006), Chimes of Solitude (2007) ,中文版《一滴泪》,散文集《孤琴》。

我们这些小右派 (概要)
巫一毛 Wu Yimao

尽管文革结束後,中共官方为他们公开承认的55万右派进行了平反,然而由於反右运动主持者之一邓小平成为最高决策者,所以当局仍然坚持反右运动是正确的,错误仅仅是严重的扩大化。
1957
年,我是在妈妈肚子里当上小右派。
中国具有古老的株连九族传统,在以政治身份划界线的毛泽东时代,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父亲被打成极右分子,除非母亲与父亲离婚,母亲就必然变成右派的老婆,孩子也必然变成右派的狗崽子。
全国有一百五十万个和我同命运的小右派。
我们的父母亲受迫害,我们跟着倒楣。他们是冤枉的,是政治运动的受害者,但他们或多或少说了点什麽,做了点什麽。而我们这些根本不懂事的孩子,什麽也没说、没做,什麽人也没得罪,却受到和他们类似的身心迫害,那种淩辱和磨难留下终身的创伤。
我们别无选择地出生,又别无选择地变成小右派,仅仅因为作出选择的父母。我们只能看着父母受难,和他们一起承担苦难,忍受非人的折磨。我们用清纯天真、惶恐不解的眼光看纷乱的世界,靠生存的本能在社会底层活着。
我们这些小右派学会了不再用自己的大脑思考问题,不再用自己的嘴巴说真话。反右运动不仅让一代知识份子成为後天的哑巴,也让他们的下一代成了先天的哑巴。
什麽样的国家,什麽样的社会,什麽样的政府,什麽样的政党,能够允许一百五十万无辜的灵魂长期默默受难,而且50年过去了,依然不敢面对历史,毫无认罪忏悔之意?
而我们这些小右派,又向谁去讨公道、要赔偿?谁来为我们平反?我们失去的童年、青少年、生命,谁能够偿还?谁能抚平我们心灵上的创伤?
巫一毛,女,现居美国加州。圣母大学英美文学学士,金门大学企业管理硕士。曾任硅谷数家电脑公司高级主管。中英文作品发表在多种报刊杂志上,并被选入多本 诗歌、散文、小说集中。自传《暴风雨中一羽毛——动乱中失去的童年》,英文原着2006年由蓝灯书屋出版,中文版2007年由香港明报出版社出版,法文、 德文、丹麦文等译本预计2007年出版。参与演出纪录片《上山下乡》。

1957
年反右运动史料的收集与评价 (书面发言)
谢泳 Xie Yong

本文通过作者本人近年收集的中国反右运动史料,从几个方面大体梳理了反右运动研究及相关文献的基本存在状况,主要是中文文献。较为系统展示了反右运动研究 基本文献的来源及获取方向。在目前缺乏原始档案文献的现状下,本文在关於反右运动的基础研究方面,较为扎实。同时本文对涉及的重要反右运动文献,作了简要 分析和评价,大体是一篇关於近年来反右运动研究的小史。

谢泳,1961年出生,山西省榆次市人。1983年晋中师专英语专业毕业,现任山西作家协会《黄河》杂志社副主编,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知识分子问题研究。 着有《禁锢下的呐喊——19761989年中国的报告文学》(1992年自费印刷)、《逝去的年代——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命运》(文化艺术出版 社,1998年,北京)、《西南联大与中国现代知识分子》(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1998年)、》《血色闻一多》(同心出版社,2004年,北京)等。

反右运动是当代中国第一次大灾难 (书面发言)
许良英 Xu Liangying

1.
当代中国4大灾难:反右,大跃进,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④6.4大屠杀。
2.
毛泽东为什麽要发动反右运动?
3.
毛泽东是怎样发动反右运动的?
4.
阳谋还是阴谋?
5.
反右派斗争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吗?
6.
反右运动的历史後果
7.
20年前反右运动历史学术讨论会的几点说明
许良英,1920年生,浙江临海人,1942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系。1947年任中共(地下党)浙大支部书记和杭州工委委员,1950年任中共杭州市青 委学生部长。1952年调中国科学院,负责出版物的政治把关和《科学通报》编辑工作。1956年调哲学研究所,研究科学哲学和科学思想史。1957年 因公开反对反右运动,被打成极右分子,回老家当了20年农民。1962年开始编译《爱因斯坦文集》。1978年回科学院,在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近 代、现代科学史,科学思想史,爱因斯坦,以及民主的历史和理论。19892月起草呼吁政治民主改革、保证公民自由、结束以言论治罪历史的呼吁书(有42 人签名),1994年起草改善我国人权状况的呼吁书(7人签名),1995年起草《宽容呼吁书》(有45人签名)。主要着作:《爱因斯坦文集》(主持编 译,3卷),《20世纪科学技术简史》(主编),《爱因斯坦研究》(主编),《科学、民主、理性》(自选文集),《走近爱因斯坦》(编)。


反右派运动的导火线 (概要)
叶永烈 Ye Yonglie


一九五七年六月八日是一个历史性的日子,反右派运动就是从这一天开始的。在这一天,《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地位发表了石破天惊的重要社论,以质问的口气作为题目:《这是为什麽?! 社论一开头,就提到了卢郁文的匿名信事件,作为反右派运动的突破口。
笔者对这篇重要社论进行详细的查证:
一,社论是不是毛泽东亲笔所写;
二,毛泽东为什麽选择卢郁文的匿名信事件作为突破口;
三,卢郁文是何等人物?笔者访问了卢郁文之子,查清卢郁文的身世以及与毛泽东的关系;
四,那封匿名信是不是如同谭惕吾所推测的一定是卢郁文自己写的?笔者采访了匿名信的作者以及相关人士,揭开匿名信之谜。
通过以上对於《人民日报》社论《这是为什麽?》的考证,剖析毛泽东发动反右派运动的历程。
叶永烈,上海作家协会专业作家,主要从事政治性长篇纪实文学创作。1940年生于浙江温州。1957年考入北京大学。1960年出版第一本着作,现已出版 近二百部着作。关于反右派运动的着作有:《沉重的1957》(香港明星出版社1991年版)、《历史悲歌——“反右派内幕》(香港天地图书出版公司 1995年版)、《拨开历史的迷雾》(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8月版)、《反右派始末》(上、下卷,青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初版,新疆人民出版社 200010月新版)、《离人泪》(人民日报出版社19992月版)。

反右派斗争应正名为五七民主运动(提要)
姚监复 Yao Jianfu

1
反右派发源於1926年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东西洋留学生乃极端的反革命派。
2
1957年知识份子鸣放中的言论证明:反右派斗争应正名为五七民主运动
3
21世纪知识份子推进民主运动,既要关注政治力、经济力,更要重视社会力,民间社会的社会运动。
姚监复,1932出生于南京市,安徽省宿松县人。1957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曾任中国农机研究院工程师,原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中共中央农村政 策研究室研究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农业生产力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曾为哈佛大学燕京学社协作研究员(1993)

右派的平反诉求是当前中国维权的重要组成部分
俞梅荪 Yu Meisun

1957"反右派运动"中,全国55万知识分子被劳改、劳教达20余年,其中不少人被迫害致死, 绝大部分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祸及数百万家人,其危害直至今日。
在反右 50周年之际,所剩无几的反右幸存者们,终于挺身而出,上书中共中央,要求彻底推翻反右冤案,发还22年的工资和赔偿损失,成为当前中国维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且其被侵权的惨烈与持久,及其维权的难度,在古今中外都是空前的,但愿是绝后的。
1
,上书:2005年以来,李昌玉等发起致中共中央的维权诉求公开信,在*网上公布一年多,参与联署者达一千多人 ;20073月,在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之际, 61名右派老人(大都是中共体制内的革命老同志)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要求开放言禁,平反冤案,赔偿损失 的公开信发表以来,海内外右派难友参加联署者达2000多人。两次上书联署都十分热烈, 但当局没有理会
2
,聚会: 4 6日,北京30余位右派老人聚会纪念反右斗争 50周年;512日,北京18 位右派老人(其中8位聚会)"严厉谴责1957年《人民日报》反人道反文明的'68'社论"6 5日,普林斯顿"反右运动 5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68日,成都40位右派老人在寺院里聚会。这些活动引起当局的强烈关注与监控,右派维权终于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社会问题。
3
,历史与现实意义: 右派老人在半世纪沉思的一朝呐喊,其目的是以史为鉴,推进中国当前和未来的民主法治。同时,这将唤起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侵权者们的维权意识。

俞梅荪, 198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学系。同年起,在国务院经济法规研究中心、国务院法制局从事立法工作,历任综合秘书组副组长、组长,参与我国七五立法规划和 一些重要法律法规的起草。1987年起,任中国经济法研究会研究部副主任、主任,《经济法制》杂志编辑部主任。1989年起,为国务院办公厅秘书,具体担 任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某位副主任的秘书,长期从事立法工作。 1992年在中共十四大期间,因支持中共上海文汇报搞好经济与法治宣传取得成效,却反被其陷害,司法部门枉法加害,被以泄密罪冤狱3年。1997 年刑满释放后,致力于弱势群体的依法维权。2002年以来,参与万余失地农民的几起依法维权案;2007年以来,参与反右维权活动。1993 年至1995 年被北京大学法律系聘为兼职副教授。2006 年被某法律高校聘为研究员。已发表法学文章数百篇,其中:经济立法的超前性探索(1986) 、我国经济法治系统工程研究的现状与未来(1988 年首发,修改后再次发表在现代法学 2000.1) 、建立适应市场经济的法律体系(1994) 等,分别获全国优秀论文奖;立法的社会论争和民间游说与司法互动(2003 )获宪政论衡奖第一名。参加了 专着《经济法新论》,参与《法律全书》、《经济法辞典》、《法律年鉴》、《法规汇编》、《经济大辞书》等工具书的编撰。

右派无罪,罪在毛泽东 (概要)
张成觉 Cheung Shing Kok

研究57年反右派斗争的国内外学者中,颇有一些人认为毛发动整风基於其善良愿望,志在探索一条与史达林模式有所不同的新路清除他认为是当时主要弊 病的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改善执政党的形象。只是由於右派倡狂进攻,党天下等谬论甚嚣尘上才决定予以反击。持此种观点的包括身为受害人的改正右派,或着名右派的子女。个别论着字里行间甚至弥漫着一种右派原罪感。这实在是陷入误区,反因为果,应予拨乱反正。
一,倡狂进攻纯属乌有。中共资深历史学家黎澍曾言简意赅地指出:(毛)这个讲话(即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广泛传达以後,在北京、上海、天津等几 个大城市的民主人士和文化科学工作者中间果然起了鼓舞作用。他们被邀请在一些座谈会上发言。可是,即使在这个时候,这种场合,发言者也还是心存顾虑。毛本 人在《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中说,人们怕钓鱼。这篇文章是反击右派进攻的信号。既然直到此时人们还说怕钓鱼,可见直到反右派斗争开始时,也并没有 什麽资产阶级进攻需要打退另一位中共学者许全兴也有类似的研究结论。事实上,党天下等三大右派言论均出现于毛决定反右的〈5.15〉通知之 後,其中储安平的发言最晚,是61日的事,次日见报。 二,右派政治诉求与毛探新路,除三害和搞整风之初衷完全相符,如储安平提意见无非是希望恢复中共建政之初那种联合执政的形式,并无染指权力的意味。为 何必须坚决反击?而政治设计院则有利於走新路,平反委员会正可改善中共形象,何罪之有? 三,毛的善良愿望是假,引蛇出洞是真。最明显的是,如果毛没有使尽浑身解数,充当游说先生的话,社会上根本鸣放不起来。对此岂能视而不见只字不 谈?所以,只能说是毛居心叵测地以帮助党整风为名,诱使各界人士发泄不满,然後罗织构陷,将大批敢言正直的爱国知识份子打入十八层地狱。如果没有毛这 样仇视知识份子而又狡诈凶残的暴君,就不会发生57年反右派斗争这场罪恶的政治运动。倘说中共和知识份子的矛盾导致反右,而不谈矛盾的主要方面,不提毛所 起的决定性的主导作用,那无异於双方各打五十大板,这对於作为受害一方的几十万罹祸知识份子而言,是有失公允又极不公正的。
至於说到中共和民主党派的矛盾,那也是早已有之。并不见得在反右前夕特别激化到了极点从而导致猛烈爆发。说到底,无非是毛设下圈套请君入瓮, 使以民盟为代表的昔日反蒋盟友中计上当,然後提前引爆,令那批中南海新朝的国士大部份一下坠入无底深渊,从此不见天日,再也无法充当他认为有可 能向他的权力和地位挑战的对手。这正是毛的罪恶用心所在。一言以蔽之:历史雄辩地证明,右派无罪,罪在毛泽东!
张成觉,广东东莞人,193912月出生于香港。19581月在上海交大反右补课中被划为右派,60年发配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劳动。61年摘帽。 79年获改正。88年返港定居,业余从事创作,已出版着作8种,包括电影剧本、长篇小说、随笔集、回忆录及传记等,曾先后在中、港、台获奖。

中国民主党派的历史变迁(概要)
章立凡 Zhang Lifan

一、中国知识份子的结社传统与近代中国政党的会党特徵
中国历史上的政治结社可分为知识份子结社和民间结社两种。前者基本上是公开活动而相互间信守一定的秘密,後者则以地下活动为主,带有很大的神秘性和迷信色彩。中国农民的造反以及黑社会的活动,多与後者有关。
二、第三方面党派的民主宪政诉求及其与中共的联合政府共识
抗日战争期间,以知识份子为主体的第三方面党派,在大後方发起宪政运动,要求废除国民党一党专政。中共在1944年提出组织联合政府、实行民主宪政的主张,美国也敦促国民党与其他抗日政党组织联合政府。随着六参政员访问延安,中共与第三方面的蜜月由此开始。
三、《共同纲领》的联合政府特色
1949
9月,新政治协商会议在北京召开。代表中共产党员约占44%,工农和各界的无党派代表约占26%,各民主党派的成员约占30%。会议通过的《共 同纲领》,确认人民有思想、言论、出版、集会、结社、通讯、人身、居注、迁徙、宗教信仰及示威游行的自由权。《共同纲领》保留了联合政府的理念框架, 并未强调中共的执政党地位及其对军队的领导权。中共以及苏共也都承认新政权是一个联合政府。
四、《五四宪法》与一党专政格局的开端
1954
年召开的第一届全国人大,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首次明确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大前提。国家最高层职务完全由中共领导担任,实现了党政合一。 此後,国家政权的联合政府的色彩更趋淡化,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日形突出。而在1949年曾起过重要作用的政治协商会议,变成了一个谘询机构。
五、反右使民主党派从盟友沦为改造物件
。毛泽东在1957年发动整风运动,并在一个月後急转为反右,党外民主遭受重创,从盟友沦为改造物件1959年二届人大一次会议通过的国务院部长名单中,党外人士比例由上届的37%降至22.8%
六、改造後的民主党派
反右後民主党派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严重下降,成为政治花瓶。功利化、机关化、边缘化的现象十分突出,政党特徵模糊不清。
七、现状与前途
中国大陆的社会转型和分化,使社会矛盾日益尖锐。到目前为止,中国大陆有党文化而无现代意义上的政党。所谓民主社会主义能否使国家走上宪政之路,经过长期改造的民主党派前途如何,至今仍是个问号。

章立凡 1950年生,中国近代史学者。主要研究领域为北洋军阀史、中国社团党派史、中国现代化问题及知识分子问题等。曾供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 所,长期参与多卷本《中华民国史》的撰稿。曾发表《风雨沉舟记》、《都门谪居录》、《长夜孤灯录》、《乱世逸民》、《毛诗漫品》、《甲申再祭》等文史作 品,并在大陆及海外报刊发表时评、散文及撰写专栏。结集作品有《君子之交》(香港明报出版社)、《君子之交如水》(北京作家出版社);与人合着或参与撰稿 有《转型期的中国:社会变迁》等。编有《章乃器文集》(上、下卷)、《记忆:往事未付红尘》。他是1957大右派章乃器之子。

试探19574--6月间中国国际关系与整风转向之间的关联 (概要)
张轶东 Zhang Yidong

1.
1957 1956 20 1956 1957
以上三个尝试,只要有一个成功,都会导致中共在一定程度上开明一些。整风不一定转向为反右,反右也不一定扩大化。

2.
从中苏关系看
苏共20大以後,苏共内部拥史达林和反史达林两派之间的斗争仍很激裂,终於导致1957年六月全会关於马林科夫,卡岗诺维奇和莫洛托夫反党集团事件。
我怀疑莫洛托夫集团的伏洛希罗夫是否在会前里通中共!尤其是他当年四月份访问中国,受到毛泽东非常态的热情接待更值得注意。此事对整风的走向关系很大。

3.
我以为毛泽东和刘少奇等在整风中的利益是不一致的。毛泽东"关於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不像是经过政治局批准就在最高国务会议上讲了。毛泽东要把原 定1958年进行的整风提前在伏罗希洛夫访华後立即进行,这是他有个人需要。毛泽东要大鸣大放,刘少奇要"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说明整风对他们两方的 压力不是一样的。整风中民主人士和知识份子对共产党提出的意见,不利於毛泽东的少,有利於毛泽东的多(例如反对一边倒”)
总之,在19574--6月间,中国的国际国内形势扑朔迷离,瞬息万变。整风开始後变数很大,前途存在多种可能。直到六月末,尘埃落定,才确定了整风转向反右。
张轶东,1931828日出生于江苏省南京市。1952年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1959年前苏联列宁格勒大学历史系研究生毕业。文革期间曾因言获罪入 狱九年。1981—1991年间为黑龙江省绥化师专(现绥化学院)外语系教师,讲师和副教授。1991年退休。有用中、英、俄三种文字着译多种。2007 年出版新着《毛泽东的最后二十年》和回忆录《从列宁格勒大学到新肇监狱》。

反右坑儒是毛泽东一贯的流氓术 (概要)
朱学渊 Zhu Xueyuan

反右,是一九五六年毛泽东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翻手为云,复手为雨的继续,宣称阴谋是阳谋,无异于我是流氓,我怕谁?’‘反右制造的恐惧无声 的局面,为毛泽东为所欲为制造了机会。反右左派很多在文革受害, 他们帮助共产党强化了党天下,也为自己挖好了陷阱和坟墓。把流氓的恶行纪录下来,是使中华民族免受流氓侵害的功德。
朱学渊 一九四二年生于广西桂林,一九六五年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曾于四川、南京等地任中学教师十余载。一九七八年入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一九八三年于美国蒙 大拿州立大学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曾于能源部属下的实验室作博士后研究,一九八七年起经商。他以自然科学之学力,有志于人文科学的探索,从史料中星星寥寥 的语言记载切入,洞察了许多人类科学的重要线索。

1957
: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消失 (书面发言)
朱正 Zhu Zheng

一个群体的消失,可以从社会结构和社会功能两个方面来考察。
1957
年,不是中国现代知识份子”“消失的起点,也不是消失的终点。消失的程式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启动,消失的高潮在十年之後更加惨烈,消失的余绪三四十年之後还在波动。强调“1957”,是因为在这一年里,发生了影响深远的反右派斗争。
1957
年开始的反右派斗争结束以後,中国知识份子失去了批评的话语权,知识份子的消失从局部溃疡到全国。1957年的反右派斗争,既是此前三十年共产党革命的果,又是此後五十年中国的状况、中国人的状况、中国知识份子的状况的因。
1957
1月, 毛泽东在考虑中国也出一场匈牙利事件的可能性。他认为,资产阶级和地主这些敌对阶级,在匈牙利事件发生的时候,他们希望把匈牙利搞乱,也希望最好把 中国搞乱。他甚至作了这样极端的估计:无非是出全国性的大乱子,出匈牙利事件,有几百万人起来反对我们,占领几百个县,而且打到北京来。我们无非 再到延安去。话虽是这样说,但他心中想的,当然是力求避免出现匈牙利事件。采取什麽对策来避免呢?他想到的一项对策,就是开展整风运动。中共八届二 中全会就是在苏军坦克开进匈牙利之後几天召开的,波匈事件是会上的热门话题。就在这次全会上,毛泽东提出:我们准备在明年开展整风运动。整顿三风:一整 主观主义,二整宗派主义,三整官僚主义。这时,他所设想的整风运动是什麽意思呢?在这篇讲话中,他说:你要搞资产阶级大民主,我就提出整风,就是思想 改造。把学生们统统发动起来批评你,每个学校设一个关卡,你要过关,通过才算了事。所以,教授还是怕无产阶级大民主的。
事情过去几十年之後,回头来看这一段话,就好懂了。有两种大民主:匈牙利事件那样的群众上街,以及不久之後右派分子的大鸣大放乱鸣乱放,是资产阶级的 大民主;而整风运动,人人过关,发动学生来斗争教授,如同前几年行之有效的思想改造运动,或者几个月之後的反右派斗争,就是无产阶级的大民主。想一想他说 的整风就是思想改造这话,就不致对他发动整风运动的初衷有什麽误解了。由此也就可以知道:通常说的由整风运动转变为反右派斗争这话,未免有点隔 膜。在毛的思虑之中,反右派斗争是整风运动的实质,或者说是整风运动既定的最後阶段。这里面说不上有什麽转变,尤其不能说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朱正,1931年生于长沙。19499月在李锐先生主持的新湖南报社担任编辑。1955年肃反运动中被列为斗争对象,被审查一年。1956年出版《鲁迅 传略》。1957年被划为右派,受到开除公职、劳动教养的处分。1962年解除劳动教养后以体力劳动维持生计,劳动之余写有《鲁迅回忆录正误》、《鲁迅手 稿管窥》两书。1970年的一打三反运动中又以现行反革命罪入狱劳改三年。1979年平反,在湖南人民出版社工作。1993年写成一本研究反右派斗争的专 着,1998年以《1957年的夏季》的书名在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2001年以《两家争鸣》的书名在台北允晨文化公司出版,后大加增订于2004年在香 港明报出版社以《反右派斗争始末》的书名分上下册出版。2006年出席了在纽约举行的历史真相和集体记忆:文化大革命四十周年国际研讨会,提交了题为 《反右派斗争是流产的文化大革命》的论文。

反右运动中的司法独立和知识分子的话语策略 (提要)
腾彪 Teng Biao

1.
极权主义的特点与反右运动的必然性。
2.
反右运动中法学界对"司法独立"等观点的批判。(1954 年宪法第78 条规定:"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只服从法律。"但在1957年反右斗争中,凡有"司法独立"言论者均以"反对党的领导 "获罪而戴上"右派"帽子,因此以後再也无人敢提此原则。一直到现在仍未完全摆脱这种影响。)
3.
用话语-权力解释框架分析知识份子在反右运动中的话语策略。——深入到话语内部看权力、观念、思想斗争的复杂性。
(话语会再生产社会意识,主流的话语拥有符号精英、 媒介资源和更多的公众认可;而被压抑的话语在变成社会意识的道路上受到种种限制。司法独立的知识和观念在寻找发言人和发言空间方面存在着巨大的障碍。反右 运动以及持续的思想改造使司法独立的思想据点纷纷失守。观念战场上留下了精神与肉体的双重的痛苦记忆:个人遭遇是知识体制的一部分;知识体制正是通过具体 的肉身来操纵话语、知识与观念的不断再生产。)

腾彪,1991 -2002年就读于北京大学法学院,获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博士论文为《话语实践与制度变迁——当代中国司法关键词研究》。2003年 起在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任教,讲授法理学、法律社会学、法律与文学。同时为公盟研究室员、华一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近年参与的人权案件包括孙志刚案、临沂 暴力计生及陈光诚案、蔡卓华案、江西乐平黄志强等死刑案、青岛四方拆迁案、王博案,等等,关注言论自由、宗教自由、死刑等方面。为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发表 评论及散文 100余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