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8 May 2011

两岸关系和问题---在台北“六四”十七周年纪念-海峡两岸经济发展与政治民主座谈会引言

讲演提及中华民国或台湾是一个指称,希望跨越统独。

导言

首先我要向这次会议的组织者表达我的谢意,使我有幸与大家交流两 岸关系和发展
的问题。非常感佩中华民国或台湾人民数十年的努力和牺牲,使中华 民国或台湾摆脱了
威权,建立了民主的体制。从中共执政以来,大陆民间抗争,民间启 蒙和争取公民权,
建立宪政民主制度的努力从来没有停止过,中共在六四镇压17年后的 今天,仍然继续对
和平行使言论自由和践行公民权利的公民进行迫害,维持极权体制。

大陆和台湾不仅有共同的文化认同,更重要是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和 非暴力行使公
民权利是人类共同价值和生活不可分割的整体。极权体制的存在和维 持,是依靠对敢于
行使言论自由和践行公民权利的公民进行迫害为前提的。对任何一个 行使言论自由和践
行公民权利的公民进行迫害,就势必损害所有公民的权利,其结果导 致每一个公民都生
活在恐惧和危险之中。


1. 1980年以来中华民国或台湾和大陆发展的不同模式

中华民国或台湾经过威权到民主的过程,是数十年连续努力的结果, 台湾社会逐渐
经历了脱离威权意识形态,从自我启蒙,本土意识到形成集体共识。 这种共识逐渐形成
了主权在民,对统治者的批判和监督,本土文化认同,本土身份认同 等价值。(当然社
会各阶层和族裔对这些认同有不同理解和解释)。这种共识形成了一 盗械纳缁嵩硕 br> 加上台湾国际地位的危机和国际的压力,导致威权体制的变化,解除 戒严、开放党禁、
报禁、国会全面改选,总统直接选举,到政党轮换。经过这些变化, 使台湾从威权制度
已经转型成为一个有雏形的宪政民主制度,公民社会初步形成。

从大陆的发展看,自1992年起,中共继续维持80年代的经济政策,保 持经济增长作
为发展的唯一目标,以此经济增长和生活水平的提高,消弱人们对极 权制度的不满。这
经济增长模式,虽然缓解了中共在六四以后的执政危机,但是经济 增长成果的绝大部
分为中共执政集团和与中共有密切关系的阶层占有。中国大陆社会阶 层的收入差距从90
年代以来继续加大。(1) 。 “自1993年以后,国有资产年均流失比例达2%。每年要以
GDP中的10%予以补贴” (2)。考虑到这部分收入没有列入计算,中国的基尼系数将远
远超过中共公布的0.46。中国贫富差距已经远远超过国际公认的安全 警戒线0.4,可能
接近0.6的危险状态。

中国大陆几乎每天都有极权体制和权贵阶层造成的灾难,人们吃毒米 ,喝毒水,吃
毒药……日常生活普遍缺乏安全感(3)。权贵阶层在征用土地过程谋 「叨罾笾校 br> 夺农民应该获取的合理份额,血腥暴力镇压了农民的和平抗议。仅去 年不完全统计,就
有定州血案,汕尾血案, 画水血案(4)。这些都是极权体制没有权力制衡,权贵阶层的
利益不能收到有效的限制,以及中共的公共政策黑箱作业向着有力于 权贵阶层的利益倾
向造成的。中共政权无需对人的生命和财产负责,特别是无需对对社 会底层人的生命和
权利负责。权贵阶层唯一所付的责任是维护极权,保障他们在极权体 制获取的最大利
益。当灾难发生后,极权体制和权贵阶层控制知情权,防止社会和外 界对他们的冲击造
成损害极权体制和权贵阶层的利益。他们压制社会和外界要求公正调 查,依法追究当事
者的责任。假如社会和外界对血案反应强烈,有时中共以中共的党纪 和行政处罚代替司
法审判,处理几个低层官员,以便保障各界官员效忠极权,继续以暴 力对付民间和平的
公民抗争。中共将虐杀的责任,转嫁到和参与平抗争幸存的幸存者身 上,将这些公民非
法关押。 (5)
同时,中共继续迫害和平维权的公民,压制民间社会,对媒体全面整 肃,压制信仰
自由,恐吓和迫使所有的人遵从中共的规则和潜规则,否则以公开的 镇压或以黑社会手
段予以绞杀。

考虑中共对信息的管制,大陆的危机比外界知道的情况严重的多。大 陆发展模式就
是不计代价的经济增长,去除宪政民主制度的构建,以侵害社会正义 ,挥霍和损害环境
和践踏人权为代价,其核心在于维护极权制度。(6)


2. 大陆发展的问题和促成极权制度的转变

中共官方拒绝和压制民间和平理性地寻求历史和现实正义的努力,继 续维持极权统
治。近年来,民间维权运动,即涉及到调查和反思中共在执政期间的 制度问题,又要求
追究,如反右,文革,六四,法轮功,进一步涉及到当前由于极权制 度和有关领导人造
成的社会问题。民间和平抗争,民间启蒙和争取公民权,是促生公共 空间和建立公民社
会的最重要的因素。由孙志刚被中共殴打致死和遭遇SAS危机,许多 邮虏煌幸档墓 br> 民共同推动废除了《收容法》。弱势群体,异议人士,法轮功,地下 教会和少数民族争
取民族权利的维权运动是大陆和平转型的希望,是建立公民社会和宪 政民主制度的希
望。中共继续维持极权的两手硬的极权制度,保持经济发展,暴力镇 压和平抗争的维权
公民,阻止社会各界,维权律师以现有的法律框架解决问题的尝试, 将会使大陆和平转
型,形成宪政民主制度和公民社会的困难和代价加大,最终大规模的 人道危机和人类全
面文明危机。

中共面对社会危机和人们对中共的普遍不满,以毛泽东,邓小平和江 泽民杂货意识
形态的合成和没有实质行动的名词继续对中国人洗脑。同时中共也知 道这种洗脑的作用
是有限的,因此宣扬极端的民族主义,作为压制和整合内部的手段, 以此延长极权统
治。因此《反分裂法》不仅是针对台湾,也针对大陆内部。在极权制 度的框架下,一旦
中共认为内部危机可能颠覆它们的权力,以现在中共维持权力的手段 和方式判断,届时
中共政权极有可能对外放手一博。

面对中共政权的扩张,台湾需要与国际民主社区合作,帮助中国大陆 的民间社会从
极权制度中解放出来,和平演化中共政制,催生大陆公民社会和宪政 民主制度。大陆社
会正在经历社会自我启蒙,维权运动,积累民间社会资源,这些努力 需要外部民主社区
的帮助,在吸收外部经验的实践中,改变大陆社会内部力量对比,加 强民间力量,最终
消减极权制度的控制程度,刺激中共内部的分裂,终结极权制度。台 湾转型经验将会给
大陆的转型提供参考。同时台湾的各种力量如何应对和如何与大陆交 往,将关系到大陆
发展方向,也关系到中华民国或台湾的安危。

3. 中华民国或台湾面对挑战

台湾经过威权到民主的过程,也是寻求历史正义性的过程。政府对22 8事件和白色
恐怖的道歉和经济赔偿是寻求历史的正义性的重要标志。但道歉和经 济赔偿不是历史正
义性的本身。台湾社会更重要是理性探讨悲剧如何发生,分析制度历 史原因和相关人物
作用,如何演变,以便避免另一次悲剧。,这不仅是历史问题,更是 公民意识,公民责
任的问题。John Keane “称台湾为有民主无国家的模式”,其含义是台湾是一个民主
的体制,不能以现代国家的形式在国际上出现。这在历史上很少见。 台湾面对国际关系
实力决定规则,国际正义有限的现实,台湾民主如何立足,这将不仅 关系到台湾民主存
在的问题,而且台湾的经验和模式为世界民主制度的发展提供有价值 的借鉴。

面对目前台湾发展的问题,下面列举一些中华民国或台湾需要解决的 问题,一些方
法台湾可能已经开始实施,浅见仅供参考。

? 超越传统的国家边境,寻找解决危机的方案。重点在台湾建立稳固的 区域民主社
区,同时和欧盟和北美民主共同演变周边不民主国家。自身的危机从 上述的实践过程,
从历史和从其他民主体制的经验中去寻找,
? 提升公民意识和公民直接参与公共生活,防止公共生活政客主导少有 公民直接参
与的问题。公民需要培养独立的判断,不要盲信政客和社会名人,不 要让悲情和政客的
言辞控制公民的判断和选择。公众直接参与公共生活,即不通过政党 直接参与社会和政
治。防止公民的政治参与变成单纯投票民主(7)。
? 建立公民文化,最终以公民文化代替选民文化和超越族裔文化,使公 民的生活逐
渐脱离政党局限和政党利益,对公共生活的参与从党派认同过渡到到 议题认同,建立公
民之间的相互容忍的多样认同,形成共同的中华民国或台湾价值,最 终代替单一的族裔
和党派认同。(8)
? 防止统独炒作和族裔分裂。中华民国或台湾人民的有权决定其前途。 但是从国际
关系和现实判断,中华民国或台湾人民需要考虑其选择可能的后果。 其中最重要的考虑
是:将选择独立作为选项时并推动时,绝不要侥幸中共不会动武,中 华民国或台湾需要
深刻和全面认识中共极权的历史和现实,以及中共极权如何决策;一 旦中共动武,绝不
要侥幸美国等会军事干预。选择的后果一定考虑到一旦中共武力解决 台湾问题,这不仅
是大陆社会可能被迫中断转型,中华民国或台湾的存亡的问题,更是 引发全面的人道危
机和人类文明的危机。
? 在处理两岸问题,中华民国或台湾朝野和公民需要有智慧和有良知的 进取心。随
着大陆经济实力的增长,台湾对大陆经济的依赖将会更大,这个趋势 将很难改变。只有
经贸的进取,不能改变大陆的状况。中共会继续诱导中华民国或台湾 各方力量的冲突,
对各方力量选择不同组合的打压和怀柔政策。因此中华民国或台湾朝 野各方力量需要有
底线共识。在与中共的交往中,坚持底线共识。同时台湾朝野各方力 量要认识自己的局
限和时效性,在能发挥作用时,尽量促成大陆内部的变化,或为内部 变化创造条件。在
中共极权没有改变的情况下,经贸的进取如果仅仅是与中共权贵结合 ,盘剥大陆底层,
压制大陆的维权,将损害大陆内部公民社会的形成,最终中华民国或 台湾现有的空间也
会丧失,中华民国或台湾现有制度也会被极权演化,中华民国或台湾 的公民权利和自由
也会荡然无存。

4. 结语

中华民国或台湾的发展模式从社会自我启蒙,社会运动和外界压力造 成朝野互动,
结束威权,建立和实施宪政民主制度。历史造成的问题和民主的弱点 ,只能通过公民社
会和宪政制度完善而解决。台湾内部的问题是几乎所有宪政民主制度 经历过和正在经历
的问题。宪政民主制度和公民社会的完善需要每一代人的努力。台湾 社会外部最大的威
胁来自中共极权继续存在。因此促成大陆内部公民社会的形成,以及 促使大陆制度的和
平转型是保障中华民国或台湾存亡和民主发展重要前提。

大陆的首要问题如何结束极权制度,建立宪政民主制度的问题。今天 中共的独裁统
治和极权制度继续压制社会内部要求社会公正,宪政民主,言论自由 和宗教自由,迫害
争取公民权利的的中国公民。在经过苏联和东欧极权制度的崩溃以后 ,中共政权已经成
为最有势力与民主世界抗衡的专制力量,对内继续镇压异己,调整了 极权体制的政策实
施,对外以经济利益化解民主世界的压力,以维持极权制度不变。如 果台湾国际社会和
大陆内部不能促成大陆公民社会形成,不能和平演化中共政制和建立 宪政民主制度,终
将损害人类的文明。

一些人问,是中共的模式了改变民主世界,还是民主世界改变了中国 大陆?

谢谢大家。


本文根据在台北“六四十七周年纪念海峡两岸经济发展与政治民 主座谈会的引
言稿写成,在听取来宾的意见后,修改了第三部分。文章省略了讨论 和索引,一并感
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