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8 May 2011

促成专制国家和平转型

80年代,亚洲专制国家人民举行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要求建立自由民主的制度。从1986年起,菲律宾、台湾、南韩的经过多年牺牲和努力,终于陆续完成了从 专制制度到民主制度的转型。但是,缅甸、西藏和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运动被血腥镇压。越南、老挝、不丹自由民主运动被长期压制。新加坡政府继续限制反对党的 活动。
  
   进入90年代,北韩专制制度更导致了大规模的人道危机,数以百万计的人饿死或营养不良。更多的人走上了漫长的,充满危险的逃亡之路。
  
   如何推动这些专制国家的民主化进程,克服民主化进程中的障碍?这是当前亚洲国家面临的重要问题。由台湾民主基金会主办的亚洲世界民主论坛,为讨论这 些重要问题提供了一个平台。这次论坛的主题是如何协助封闭的亚洲社会民主化。与会者有学术界,非政府组织,民间活动人士包括了13个国家的代表。会期从 12月16日至17日为期两天。会议提出共同宣言和呼吁,其要点如下:

  
   一. 缅甸军政府加入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前提条件是:立即释放诺贝尔奖和平奖得主缅甸民选领袖昂山素季。
   二. 呼吁立即释放包括被处死刑的丹增德勒仁波切 (Tenzin Delek Rinpoche) 和胡石根等在亚洲全部良心犯和平抗议活动人士。
   三. 呼吁签署和遵守《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四. 停止骚扰人权活动人士和异议人士。
   五. 保护寻求避难人士,特别关注北韩难民在中国大陆和尼泊尔的处境。
  
   有关中国大陆的部分,会议特别强调,欧盟在解除对华武器禁运前,必须满足第二第三项要求:即立即释放包括被处死刑的丹增德勒仁波切 (Tenzin Delek Rinpoche) 以及长期被关押迫害的胡石根等在中国大陆的全部良心犯和平抗议活动人士;签署和遵守《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这次会议分析专制国家以利益为诱饵瓦解民主国家的压力,同时批评西方民主国家和公司只重视经济利益,忽视这些国家内部的民主要求,对专制政府采取绥靖政策,甚至与专制政府同谋,扼杀这些国家和地区的自由民主。
  
   只有亚洲民间力量相互学习相互支持和声援,建立内部民主社区,在民主国家和民间组织的帮助下,才能最终完成从专制到民主的和平的转化。因此会议制订 共同行动纲领,这种纲领的实践可能有助于瓦解专制国家以利益为诱饵,促成西方民主国家重新共同行动帮助专制国家向民主制度和平转型。
  
   我们的世界已经变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不主动和平演化专制制度,只重视利益,就会被专制所异化。只有长期不间断的共同行动才能有助于专制国家向民主制度和平转型,从根本上,这也符合民主国家的国家利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