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8 May 2011

我所经历的学运和89年民主运动

英国伦敦威斯敏斯特大学民主研究中心、中文独立作家笔会和伦敦"个"书院于6月8日在伦敦联合举办了"六四"15周年回顾与反思研讨会,分析和探讨了这一历史事件的影响。 下面是与会演讲的邵江先生的发言。

六 四已经十五周年了。回顾历史,将八九年的运动放入八十年代的背景去分析,正像将五四放入整个新文化运动的背景去考察一样,或许对我们有一些启发。狭义八九 运动,是指4月15日胡耀邦逝世到6月4日运动被镇压。广义地说,它的来源大致有:中共有限度平反历史冤假错案,经济改革和开放,79民主墙,中共对社会 控制能力的下降,知识界的反思,89年前的校园民主和学运等。我认为北大80年代中后期学运和校园民主,至89年的学运和全民民主运动分为三个阶段。

一、在官方控制下,寻找突破口

因 为我是85年9月考入北大数学系本科,从85年到89年,在北大的四年,刚好让我经历了从85年学运到89年的运动,所以我今天主要从北大80年代中后期 学运的演变去回顾这段历史。89年的运动和北大80年代中后期学运的起因、发展以及运动的表现,有许多相似的地方,这有助于我们全面认识89年代的运动。 1980年,北大区人大代表竞选,虽然许多参加竞选的学生,后来被官方内控起来,以致这次竞选在社会上影响不大,但是参与的人,有一些作为青年教师留校。 他们许多人对80年代的校园自由化和学潮,产生了比较重要的影响。80年代中后期,北大校园气氛比较活跃,有政治改革的诉求,所以一直寻找合适的契机。 85年9月份的一个契机,就是抗议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参拜靖国神社。当时学生采取的手段就是在三角地贴大字报。一开始仅仅是抗议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参拜靖 国神社,接着就发展为反对腐败和要求政治改革。贴大字报是当时争取言论自由的一种方式。进一步,学生要求上街游行。开始校方关校门,后来学生一再坚持,校 方不再关大门了,有数百北大学生游行到天安门广场。

二、突破心理恐惧,挑战官方禁令,关注政治改革,成立组织,学运在高校合作的雏形

86 年初,北大历史系的两个本科生,张晓辉和李才安,因为书写《青年马克思主义宣言》被捕。可惜这件事没有在学生和知识界产生强烈的反响,只有部分学生在北大 学生宿舍张贴寻人启事。86年10月北京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张晓辉和李才安,允许被挑选的北大师生旁听,当庭以“反革命宣传罪”判刑3年和2年。这条消息登 北京日报的第4版上。86年底的学潮是从中国科技大学开始的,经上海传到北京,12月22七日左右清华大学学生游行到北大,北大部分学生也参加游行,但到 白石桥终止。可能是因为没有很好的游行理由。随后几天三角地出现大字报,同学们讨论是否应该游行,团中央教育部等多人到北大劝阻。大约12月28日,北京 市“人大”,通过北京市公安局提出的“北京市关于游行示威的《十条》”。官方以立法的形式限制游行,正好为游行找到了合理的理由。有北大学生提出按程序申 请游行,组织游行,但遇学校有关方面的警告,“被迫撤回了申请”。这种公开组织抗议活动的模式,压力太大,所以学生被迫以一种串连,贴大字报,三角地讲演 辩论的方式进行。这种模式大概一直持续90年六四。在89年运动中,更以这种方式,与北大筹委会运作互相配合和呼应。87年元旦清晨,海淀广播站开始广播 “北京市关于游行示威的《十条》”,广播说未经批准的游行非法,非法参加游行者将严惩不贷。许多校方干部在学生宿舍门口观察学生出入,但仍然有北大和其他 高校学生前往天安门广场和东长安街聚会游行。傍晚北大校园传来北大学生被抓。据估计,有83人被捕,其中北大学生35人。立即北大学生在校园聚会游行,向 校方提出包括释放全部被捕学生,公正报导学潮等4条要求。然后约5千学生游行前往天安门广场和公安部。游行过程中,大家辩论是否罢课问题,相当数量的学生 不同意罢课。中共元月2日凌晨释放了全部被捕学生。随后几天,中共继续声称这次学运受少数人利用。因此,北大学生在元月5日焚烧《北京日报》。在这次学潮 过程中,讨论是否应该建立学运组织,学生的主流意见是否定的。理由是:我们第一步需要争取言论和集会自由。中共随之而来的反自由化,主要是整肃党内异议人 士,加强大学生的政治思想教育。反而更刺激了北大师生的不满。这也是北大师生组织学运和抗议活动的动力之一。1987年许多师生帮助李淑娴竞选海淀区人大 代表,最终李淑娴高票当选。学运的另一个背景是:中共高层在80年代中后期,总体上讲,并没有政治改革的动力。因此,知识界不断呼吁中共启动政改,北大一 部分师生经常在两会期间组织了一系列的大字报,要求政治改革等,以及知识界要求增加教育经费和提高教师待遇。有时也组织静坐抗议活动。到了88年,发生柴 庆丰事件,北大研究生柴庆丰被流氓打死。一些同学公开出来组织抗议活动,在三角地集会讲演,学生自报姓名,组织了行动委员会。这个组织持续了大约10天, 以张贴公告,各系串联,在其他高校张贴大字报,讲演、开会等方式,组织学运。在是否组织去天安门广场游行的等问题上,北大许多学生愿意上街游行。但是北大 部分师生已经注意到王震杀气腾腾的讲话,以及对87年抓人记忆犹新,力劝行动委员会不要组织游行,改为到广场散步。加之其他高校和社会上没有反响,行动委 员会成员受到官方的警告和压力,这次学潮大约在6月17日的广场散步为结束。之后,行动委员会成员受到不同程度的清查。大概从86年起到89年运动,北京 高校一直为学潮的重要力量。清华,人大,北师大,政法大学,北大等北京高校和社科院中科院的师生,共同参加和组织了一系列的游行、静坐、集会沙龙和讲座等 活动。在北大学潮期间,北京其他高校的师生也去北大张贴大字报和参加讲演。这为89年的民主运动高校联合打下了基础。

三、高校联合,全民声援

下 面,我回顾一些1989年这段历史。这段历史记载较多。我着重回顾运动的部分线索和相应事件的联系。1989年,54运动70周年,法国大革命200年, 知识界、社会各界人士和学生中酝酿做些什么。89年初方励之的公开信,知识界公开信,要求特赦和政治改革,官方将其定为89年动乱的起点。胡耀邦突然去 世,高校悼念和抗议活动并存。417政法大学游行抗议活动和417到418北京大学,人民大学等游行和静坐,向人大递交游行请愿7条,这是第一次大规模地 “不服从”“北京市关于游行示威的《十条》”。1989年4月19日以后,更多高校的许多同学,公开出来组织抗议活动,成立自治的学生组织,并建立北高 联。420中南海静坐请愿,学生被殴打,以及422胡耀邦追悼会下跪递交请愿书,官方不理睬,使学生情绪更加激愤,这也是前期学运继续的动力之一。中共用 恐吓的426社论阻吓学运,反而激发了学生们成功地组织了427大游行。这次游行使北京社会各界开始广泛、公开地支持学运,后果是平反426社论变成成为 89年中后期学运抗议活动新的动力和要求。社会各界普遍乐观,一些中共传统的驾驭术开始失灵。在这个阶段,中共内部对学运处理有不同的意见,这正是4月 底,5月初中共以怀柔方式出现,有选择性地对话,直至赵紫阳亚行会议讲话,肯定学生爱国。但是中共高层总体对学生自治组织等有恐惧感,故在与学生自治组织 的对话,一直采用拖延的方法,希望象前几次学潮一样平息下来。同时,北大有相当多的学生不满中共对学潮的处理方式,但很少有人对中共内部变化有足够的认 识,对中共专政政权的残暴有足够地警觉,自然对中共消除异己的手段方式,认识也不足。运动的组织者和活动分子也担心学潮平息下来,象前几次学潮一样,没有 任何实质的东西留下,如学生自治组织和学生自办刊物将被取缔,以及学运参加者被清查。这些都是学运继续的理由。同时为了表达对中共处理学潮的不满,在大部 分北京高校陆续复课以后,北大北师大,虽然坚持罢课,但实际复课的人数增加。然后在54以后组织了几次游行递交请愿书,包括记者和知识界的游行。但是中共 未能及时有效及时回应,社会各界不能提出自己的利益诉求,与学运配合,以增加对中共的压力。而学生的54以后的游行参加人数,有下降趋势。因此部分学运参 加者,认为只能依靠学运自身增加强度,对中共增加压力,这也能带动大部分师生参与绝食活动,从此角度看而言绝食在所难免了。悲情中的绝食,这时中共以对话 的姿态怀柔,但不愿(从中共高层而言,也许不能)满足绝食学生提出的全部要求。自然中共的这些作为,也很让难绝食学生等信服。在这种背景下,知识界从中斡 旋说服,也很难奏效。当时参加抗议的许多学生市民,在中共宣布戒严僵持3天以后,5月22日以后开始大面积的疲劳和松懈。许多人一直以为中共最可能的方 式,象45运动一样清场。学潮绝食运动中出现的组织不能有效地联合,由於对运动的前途方向,和在撤离留守的行动步骤意见不一致,甚至前后矛盾。实际上,大 家疲于应付戒严以后的抗议声援。以及希望召开人大的解决问题等,也失去了撤回校园的几次尝试。绝食后,北京社会各界开始大规模介入学运,这种压力,使中共 内部的分歧加大。以信服暴力专政方式维持政权的中共最高领导人而言,威吓参加抗议的人,同时清除和威吓党内异己,选择军队介入,开始可能是一箭双雕的方 法。但是党内一些异己被清除,民众不但没有被吓走,反而增加了抵抗的决心和信心。这种情况下,中共内部的分歧和来自体制内外的压力,迫使中共最高领导人需 要花时间“统一意志”,特别是军队“统一意志,听从指挥”。期间也有来自官方的信使传达希望谈判的信息。当中共最高领导人有效掌控党内意志和军队后,谈判 也没有音讯了。中共最高领导人早先放言杀人,也试图采用45运动清场的方式,不成功。中共最高领导人虽然自恃能有效掌控军队,但担心日久生变,最终以血腥 镇压了这次运动。虽然89民主运动被镇压了,但是89民主运动中,追求自由和民主,体现人类高贵的精神,为民族和人类留下永恒的遗产。

2004/05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