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9 May 2011

中国大陆民间杂志研究

在极权和专制统治下要想形成独立自主的社会,需要从社会内部独立意识的传播着手。中国大陆民刊是这个领域研究的重要历史范本。在中共系统地毁灭、掩盖、扭曲历史的体制下,民刊表达的独立思想,其表达形式、传播方式以及转型和影响,是了解社会转型不可或缺的样本。
  
   这里重点研究中国大陆民刊,时间跨度从1949年到90年代。民刊是指不接受中共党团组织的指导,自我主导,自发形成的刊物,是民间传播的一种重要方式,本文侧重于对有政治倾向的民刊之研究。
  
   杂志历史和地下出版

  
   英文和法文杂志一词来源于阿拉伯语,是“储存货物的仓库”,更进一步被引申作为思想的仓库。欧洲杂志诞生于17世纪下半叶,它们通常汇集了各种文体,内容包含政治、艺术、文学、哲学、科学等。初期的杂志、小册子和报纸没有明显的区别。
  
   杂志又称“刊物”,“学报”,“周刊”、“月报”,“季刊”,“年鉴”等。杂志的共同的特征是文体混杂,文本开放;影响公众舆论;固定出版;杂志侧重于评论而不是单纯的新闻报道;一本杂志常常复制多份。
  
   在英国,丹尼尔。笛福撰写和出版了许多讽刺教会和政府的小册子,被带枷示众3天,然后被投入监狱。在监狱中他开始主编《评论》。类似的异议刊物在英国诞生和发展,传播独立思想,影响极大,国家权力被限制,不允许(也不能)系统消灭这些刊物,更不能立法限制表达自由。
  
   德国当代最重要的哲学家哈贝马斯通过研究两本18世纪初两本有影响力的杂志和咖啡屋,提出从国家控制下分离出独立公共空间的概念,这个空间不仅是公民交往的物理空间,更重要是公民交往启蒙的思想空间。
  
   俄国和中东欧异议人士有极其丰富的地下出版经验,陀思妥耶夫斯基印刷传播讨论社会主义和批评俄国现状的小册子,尤其撰文批评沙皇政府和东正教会结集地下出版,1848年12月22日被沙皇政府判处死刑,后改为4年监禁并被流放西伯利亚。
  
   波兰和捷克民间独立出版更有广泛影响,在纳粹占领期间,流亡人士的地下出版形成不可替代的信息来源,有着广泛的读者群。在共产党执政时期特别是70 年代中期以后,流亡人士和当地人士建立支持小组,对口支援并与境内人士合作:印刷设备散件偷运入境,被禁出版物境外图书馆和境内地下图书馆的建成,地下流 通网络的建立,形成了官方难以摧毁的独立社区。
  
   在80年代开始,波兰《自由与和平》,东德《和平》和《对话》的出版,颇有影响,一些青年宁愿入狱也拒服兵役,这些地下出版物还修改了现役人员誓 词,将誓词改为拒绝对外战争,拒绝向平民开枪,东欧诸国民间自由与和平运动与西欧民主国家社会运动进行了广泛的对话与合作,长期独立的出版和传播以及民间 独立自主社会的成长,都与这些国家后来的转型有必然关系。
  
   中国民间杂志和中共统治下的民刊
  
   虽然中国有悠久印刷文明,但是在19世纪以前没有民间杂志存在的纪录。
  
   唐朝时,邸报开始印刷,便于皇帝和官员之间传送公文和新闻,这与民间杂志无关。邸报传播模式限制了底层人民的知情权。中共大参考和内部参考书籍系统,沿用了邸报的传播模式。
  
   在中国,杂志伴随和催生着现代化进程。1870年以后开始出现中文杂志。新文化运动期间到1949年前杂志的主要特点是:写作和发行促进了新文化深入传播和新文体形成。有政治倾向的独立刊物承担了民间监督和批评政府的功能。
  
   1949年中共极权制度建立以后,巩固政权的主要方法包括:党国一体,户籍制度,档案人事制度,军事统治(全国氛围的军管 1949-1953,1968-1969)、政治运动,没收民间媒体,限制外国媒体,独占媒体和报刊审查制度。中共的目的是独占政治权力,血腥立威,迫使 社会恐惧和臣服,消灭独立的思想,规范人们的思维方式和强迫人们遵守中共的统治规则,同时改造,利用,分化,屏蔽和消灭任何中共不可控制的言行。
  
   中国大陆民刊的发展大致分为下面几个阶段:1957学生民主运动及后续(1957—1962),文化大革命中的民刊和地下活动(1960—1970 年代),民主墻(1978—1981),民刊转型(仍在继续)。在这几个发展阶段中大陆民刊具有下列特征:常与大字报和墻有密切联系;民刊是在没有结社自 由下的一种结社方式,民刊成为非官方的社会组织和形成相互关联的网络组织活动,甚至民刊联合形成共同论坛和共同行动;传递独立的信息来源;在民主墻和民刊 转型期间,民刊形成跨越中外民间沟通的平台和桥梁,经常跨越代籍;民刊形成了独立社区,抵抗极权控制的堡垒或岛屿;民刊树立民间政治、社会和文化模式,形 成独立社会(公民社会)的雏形。
  
   在中共统治的大陆,我在目前的研究中没有发现任何一本早于1957年的非官方的杂志,《广场》是第一份非官方的杂志。《广场》反驳了民主的阶级属 性,坚持新文化运动中倡导的独立思考。在中共极权制度建立以来,《广场》第一次实践了自我启蒙,集体反抗,倡导民主,为未来独立社会的建立提供了丰富的经 验和教训。在大饥荒时期,《星火》成为在中共统治以后第一次超越知识人群落,跨区域的网络反抗。
  
   1957-62年的刊物和1962-78年讨论问题的内容有不同侧重,但这两代人的寻求自主和启蒙出路有相似的象征,《星火》的象征是普罗米修斯盗火,1962-78年这段时期许多刊物提及丹柯之心,将其作为驱离黑暗的象征。
  
   民间独立办刊,实践了突破极权控制的层层环节:印刷设备,批量纸张,发行网络,人员交往,打破极权组织结构(户籍和单位等)。在严厉的控制下,进行 有创造地抵抗。比如:遇罗文1966年在广州串联时,受一个校办工厂启发,简化油印程序,无需油印设备即可大量印刷。遇罗克的《出生论》在《中学文革报》 铅印之前,已经油印发行上万份。这是民刊制作和传播的重要经验,不依赖官方印刷厂的铅印,广泛传播(一些民刊为寻求铅印,将纸张和稿件送往官方印刷厂,被 全部没收)1968年以后,手抄本地下学习讨论小组地下刊物和书籍的流传,成为在严控时期的主要启蒙方式。
  
   民主墻时期是民刊集大成期,仅北京不下50种,在全国近30个城市先后有130种民刊,伴随民间独立学社和社会运动,汇集不同年龄和阶层人的参与, 民间逐渐在民主自由等问题上有更多的公识和行动,民主墻本身也可视为一本放大的民刊,有书脊(墻头),有页面(不断更新的大字报)。
  
   1979年到81年官方从局部到全面镇压,一部分民刊被迫关闭,一部分民刊转入地下,一部分经历转型。民刊转型创造不同的形式:丛书,半官方报纸,研究所和函授教育等。1980年代基层选举,独立候选人借助民刊或选举小册子助选,争取选举权利,扩大社会空间和影响。
  
   从1979年以来,特别是1981年,中共全面镇压民刊,大陆民刊的影响扩展到海外,海外支持大陆民刊民主墻,新办刊物和重印大陆民刊。在民主墻被 镇压后,海外新办刊物和重印大陆民刊对内传播,持续对大陆内部产生影响。从《中国之春》到《北京之春》,可以看作中国民刊在海外自由土地上的延伸。
  
   六四镇压以后的民刊特点更与《星火》杂志有相似之处,即建立社会网络和跨区域网络,实践结社自由,甚至以民刊为依托,组织反对党。在这个阶段,民刊的参加者曾经参与民主墻民刊的运作或受其影响。
  
   民刊在中国社会转型中的意义
  
   民刊诞生和演进的模式及其影响类似于蝴蝶效应,民刊连接中断的公民抵抗经验,打破地域界限和阶层分割,广泛合作,形成共振,摆脱控制,开辟空间,争取自由和建立独立社会。
  
   民刊的媒体形式变换仍在继续,互联网丰富了民刊的媒体和传播特征,成为新型民刊。不同的民刊构成不同星系,位置和形式灵活,打破纵向断裂,跨越横向 壁垒。在极权国家,民刊特别实践了公民自我赋予力量,全面争取表达自由和结社权利,推动社会自主、启蒙、多元、容忍和合作,共同反抗极权。民刊抵抗了权力 的蚕食,维护公共话题,坚守自我启迪,形成公民共识,实践公民集体抵抗,为公民社会的创立提供了重要的实践维度和精神资源。
  
   (本文是作者在《中国的宪政民主化:民主墻—天安门—零八宪章》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发言,发表时有删改。)2009年6月

伦敦峰会期间藏人和中国人绝食抗议胡锦涛

G20 Hunger Strike in London by Tibetans and Chinese outside Hu Jintao's Hotel


Six Tibetans and four Chinese staged a 24-hour hunger strike outside Hu Jintao's Hotel during London's G20 Summit from 1 to 2 April 2009, to protest against China's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its repressive policies in Tibet.

伦敦峰会期间藏人和中国人绝食抗议胡锦涛

 20国集团伦敦峰会期间,6名图博人(藏人)4名中国人在胡锦涛酒店外,举行了24小时绝食抗议,绝食时间从200941日晚6时至200942日晚6时,抗议中共侵犯人权,及其在图博的血腥镇压。绝食期间,露天放映了纪录片《不再恐惧》和《天安门》等。


更多:http://blogs.amnesty.org.uk/blogs.asp?bid=51

Open Letter to European Parliament on the Case of Martin Jahnke

Subcommittee on Human Rights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
European Parliament

We would like to draw your attention to the case of Martin Jahnke, a German doctoral student at th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whose rights have been grossly violated. We urge the committee to pay close attention to his pre-trial review on 10 March at Cambridge Magistrates Court.

The case is related to Chinese Premier Wen Jiabao’s speech at Cambridge University on 2 February, in which Wen concealed the serious social problems creat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failed to say a word on the human rights situation in China. Towards the end of the speech, Mr Jahnke stood up and demanded: ‘How can the University prostitute itself with this dictator? How can you listen to the lies he is telling?’ The pro-CCP Chinese students in the audience shouted ‘Shame on you! Get out!’, before Jahnke took off one of his shoes and threw it at the platform. The shoe fell to the ground a metre away from the speaker. Wen Jiabao criticized angrily into the microphone, describing the incident as ‘despicable’.

Both the University authorities and the UK Prime Minister have expressed regret to the Chinese regime, explaining that the matter is in the hands of the police, but nonetheless the spokesperson of the Chinese Foreign Ministry manifested strong dissatisfaction with the proceedings. Since then, Jahnke has been subject to internet violence in Mainland China, his personal data published on pro-CCP websites.

On 9 February a spokesman for the Crown Prosecution Service (CPS) confirmed that Jahnke ‘is charged with one count of using threatening, abusive or insulting words or behaviour with intent to cause fear of or to provoke violence, contrary to section four, (1) and (4) of the Public Order Act 1986’: an offence that could carry a maximum penalty of six months in prison and a £5,000 fine. If found guilty, Jahnke may also face disciplinary procedures by the University, including the possibility of being permanently sent down, which could jeopardise his academic career and indeed his whole future.

The allegation against Jahnke is clearly exaggerated when we compare it with the case of Jens Ammoser, a 52-year-old unemployed schoolteacher who was given four months’ probation for causing bodily harm and defamation after slapping Gerhard Schröder in the face at an SPD reception in Mannheim. By contrast, Jahnke did nothing but criticize a dictator, using no violence whatsoever. How can he be accused of any crime? We are appalled to see that an EU country is on its way to carrying out a political trial against an EU citizen.

On 10 February Jahnke denied the allegations at the hearing. We fully support the defendant in the exercise of his fundamental rights. We admire his courage and owe him a debt of gratitude for speaking out for those in China who have never had the chance to express their despair. His action has greatly inspired an oppressed people to continue their fight for freedom,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We oppose the violation of Jahnke’s rights by Wen and pro-CCP students. We condemn the hypocrisy of the CCP’s propaganda, and reject its manipulation of the internet violence. We also condemn the unfounded charges against and detention of Jahnke, and believe that such actions are in violation of the 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

We urge an independent body to investigate th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for its breach of academic freedom and suppression of dissident opinions during Wen Jiabao’s visit. We would urge the same body to investigate some European governments for their abuse of police powers, out of shameful deference to the CCP, and for violating the rights of peaceful demonstrators during Wen’s visit to the EU.

China is still a totalitarian state. On the very same day when the Crown Prosecution Service confirmed the charges against Jahnke, the CCP’s official party newspaper, The People’s Daily, published an article titled ‘Our Country Must Not Engage in a Western Multi-Party System’, attacking ‘Western-style’ democracy, and emphasizing the continued need for the one-party monopoly of power.

We wish to draw the attention of the Committee on Human Rights to the fact that in this period of economic crisis, some European governments are abandoning the sanctity of human rights for the sake of doing business with the Chinese Communist regime. In so doing, they have not only given up on human rights in China, but also betrayed human rights in the EU, simply to curry favour with the Chinese dictator. We do not want to see any citizen become the victim of this unedifying deal, or even become a prisoner of conscience, therefore we are writing this letter to appeal for moral and legal support on Jahnke’s behalf, and to defend his inviolable dignity.

Yours sincerely,

Dr. Rongfen Wang, writer, Wiesbaden, Germany
Jiang Shao, student, London, UK
Dr. Ping Hu, editor of Beijing Spring, New York, USA
Dr. Kuide Chen, editor of China in Perspective, Princeton, USA
Dr. Congde Feng, editor of 64 Memo, California, USA
Suying Feng, human rights activist, New York, USA
Schanschan Blank, artist, Hamburg, Germany
Junyi Fan, Hunan, China
Tao Wan, Nanchang, China
Chunhui Hua, Wuxi, China
Jingbei Zang, USA
Meilan Liu, Chengdu, China
Xiaoyong Zhang, Henan, China
Yidong Zhang, USA
Zidan Wie, Illinois, USA
Linda Pun, writer, Hongkong
Jianli Yang, scholar, Boston, USA
Kelly Zhu, Texas, USA
Hua Zhang, poet, Paris, France
Sheng Wan, France
Xiaoming Peng, editor, Germany
Anna Liu, priest, Australia
Chunli Shen, engineer, Shanghai, China
Yongyan Lin, Fujian, China
Philip Chun, retired engineer, Los Angeles, USA
Xi Chen, Guizhou, China
Youlian Shen, Guizhou, China
Shuangyuan Liao, Guizhou, China
Renke Li, Guizhou, China
Zen Yan, California, USA
Gurbum gyal, journalist, Dharamshala, India
John Song, Rentner, Hohhot, China
Lei Zhou, Wuhan, China
Wenjian Wu, artist, Beijing, China
Yongmei Cai, editor of Open Magazine, Hong Kong
Jiaxin Zheng, Wenzhou, China
Xiaodi Liu, New York ,USA
Dr. Stephen Ng, London, UK
Jiawei Yan, writer, Sichuan, China
Hongfan Gao, Beijing, China
Nianguo Han, Professor, Beijing ,China
Moju Li, doctor, Beijing ,China
Ya Liang, Huainan, China
Yu Gao, Beijing, China
Christiane Godehardt, housewife, Germany
Guorong Lai, Shanghai, China
Jianwei Li, New York, USA
Ruoyu Chen, Student, Shunchang, China
Xiaogang Zeng, Weiyuan, China
Jian Kang, France
Weiguang Zhong, Germany
Tenzin Jigdal, UK
Tsering Passang, UK
Beifang Xu, UK
Yisan Wu, Hongkong
Marty Frédéric, professional bassist, Issy les Moulineaux France
Benjamin Harris, lawyer, USA
Karma Chura-Tsang, Human Rights Activist, UK
Tenzin Rangdol, student, UK
J. Zhang, artist, UK
Roger Catchpole, Educational Developer, UK
Phurbu Rinzin, UK
Ugyan Norbu, London, UK
Gauthier Flavigny, London, UK
Phuntsok Choephel, Telecommunication Analyst, Toronto, Ontario, Canada
Migyur Dorjee, Software Engineer, Bangalore, India
Tenzin Choeying, Students, Dharamshala, India
Kriti Kapoor, Student, Delhi University, India
Tenzin Dolma, Student, UK
Dolma Dickyi, London, UK
Tenzin Norgay, Human Rights Defender, India
Pasang Norbu, University of Wyoming, USA
Brian Kern, Hong Kong, China
Shibayan Raha, Delhi,India
Marie L. Rabouhans, London, UK
Mingqiang Zhang, Chongqing, China
Huang Ciping, USA
Migmar Yangchen of Hertfordshire, England
Migmar Yangchen, Hertfordshire, UK
Susan Burrows, London, UK
Stéphane Vandezande, architect, Brussels, Belgium
Jean Ann Naylor, Lancaster, UK
Maya Markova, biology assistant, Sofia, Bulgaria
Terry Bettger, UK
Xu Pei, Germany
Huang Ciping, USA

----------------------------------------------------

If you wish to support the open letter in English, please send your name, country or city of residency, affiliation or profession, to wangrongfen44@googlemail.com, or t.shaojiang@gmail.com

-------中文


王容芬、邵江等:我们为德国学生杨克先生呼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7日 转载)
欧盟议会外交委员会人权分会:
我们注意到,德国公民马丁·杨克先生的人权受到粗暴侵犯,提请人权委员会关注3月10日剑桥地方法庭对杨克先生的审理。
2 月2日温家宝先生在剑桥大学演讲,掩盖中共造成的严重社会问题,闭口不谈国内人权状况。演讲接近尾声,杨克先生起立质问:“剑桥大学怎能向一个独裁者卖 淫?你们为何要听他的谎言?”在场的中国亲共留学生谩骂杨克先生“不要脸!滚出去!”杨克脱下一只运动鞋,朝台上扔去,鞋落在演讲人右后方一米处。温家宝 先生则对着话筒责骂“卑鄙伎俩”。
英国首相和剑桥校长都已向中共道歉,并表示警方正在处理此事,中共外交部发言人仍对这一事件表示强烈不满。杨克先生在中国遭受网络暴力,被谩骂、诅咒,他的个人档案被亲共中文网站公布,而批评温家宝和中共的言论则受到压制。
剑桥郡警署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关押杨克先生一周,英国皇家检察署发言人2月9日表示,杨克被指控的罪名是,使用威胁性、攻击性或侮辱性言语及行为,意图引 起恐惧或挑起暴力,违反了1986年公共秩序法第四章第一条和第四条。如果罪名成立,杨克先生将以扰乱秩序罪被处以5000英镑的罚款和半年监禁。他将被 开除学籍,整个学术生涯将被断送。
与因斯·阿默苏瑟案相比,对杨克的指控明显出圈。四年前,52岁的失业教师因斯·阿默苏瑟在德国社会民主党曼海姆党代会上打了施罗德总理一记耳光,被以蓄 意伤害罪判处四个月监禁,准许保释。杨克先生不过是揭露和鄙视独裁者,根本谈不上施暴,何罪之有?一个欧盟国家对其公民进行政治审判,实在令我们震惊。
2月10日,杨克先生否认了检方的指控。我们完全支持杨克先生行使公民权利的行动。我们敬佩并且感谢杨克先生运用手中的自由,为在中国被禁止发声的人民发出他们绝望的呼声,这将大大激励受专制制度压迫的人民继续为民主、自由和人权而奋斗。
我们反对温家宝先生和亲共留学生侵犯杨克先生的人权,鄙视中共的虚伪宣传,抗议中共操控网络暴力,谴责英国皇家检察署对杨克先生无中生有的指控和关押,这种指控和关押违背了欧盟人权公约,侵犯了杨克先生的公民权利。
我们敦促独立机构调查剑桥大学在处理温家宝访问问题上违背学术自由、压制反对意见的行为,我们也要求独立机构调查在温家宝访问欧盟期间,某些欧洲政府滥用警力,一味讨好中共,侵犯和平示威权利的行为。
中国至今仍是一个极权国家,在英国皇家检察署发表指控杨克先生罪名的同一天,执政党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我国决不能搞西方的多党制》,攻击“西方式”民主制度,强调坚持中共一党专制。
我们提请人权委员会注意,在经济危机时期,某些欧洲政府放弃神圣的人权理念,与中共做交易,他们不仅放弃中国人权,而且放弃欧洲人权,讨好中共。我们极不希望看到一个公民成为这种肮脏交易的牺牲者,甚至沦为政治犯,因此写信为他寻求道义和法律支持。
顺致
崇高的敬意
王容芬,作家, 德国维斯巴登
邵江,博士生,人权义工,英国伦敦
胡平,《北京之春》、《人与人权》主编,美国纽约
陈奎德,《纵览中国》主编,美国维吉尼亚州普林斯顿
封从德,《六四档案》主编,美国加州弗莱蒙德
冯素英(羊子),人权义工,美国纽约
魏姗姗,画家,德国汉堡
樊钧益, 人权义工,湖南,
万涛,江西南昌
华春辉,江苏无锡
张京北,美国
刘梅兰,四川成都
张晓永,河南
张轶东,美国
张京北,美国
魏紫丹, 美国伊利诺州日内瓦小镇
Linda Pun,自由作家、记者,香港
杨建利, 学者 美国波士顿
朱凯乐,美国,得克萨斯州
张化, 诗人 ,巴黎
万生,法国
彭小明,德国导报编辑 全德学联主席,德国 喜歌堡
吕易,牧师,澳大利亚
沈纯理 ,工程师,上海
林永炎,福建厦门
陈文立,退休工程师,美国加州洛杉矶
陈西,贵州
申有连,贵州
廖双元,贵州
李任科,贵州
格尔本加,印度达兰萨拉
Zen Yan ,美国加州
宋约翰,呼和浩特
周磊, 武汉
武文建,画家,北京
蔡咏梅,香港开放杂志执行编辑
郑嘉信,浙江省温州市
刘晓笛, 美国纽约
Dr. Stephen Ng, 英国伦敦
严家伟,作家,四川
高鸿凡,北京
韩念国,研究员 北京天文台
李墨菊 ,医务工作者 北京
梁亚, 安徽淮南
高瑜, 北京
克里斯蒂娜·古德哈尔特,
家庭妇女,巴德沃因豪森,德国
赖国荣,上海
李健伟,美国纽约
陈若愚, 学生,福建顺昌
曾筱刚, 四川省威远县
康健, 法国
仲维光;德国


德文本:
An das
Europäische Parlament
Ausschuss Auswärtige Angelegenheiten
Unterausschuss Menschenrecht
Betreff: Menschenrechte in einer neuen Ära
Bezug: Gerichtstermin des Falls Martin Jahnke am
10.03.2009
Sehr geehrte Damen und Herren,
die Menschenrechte des Herrn Martin Jahnke, eines
deutschen Doktoranden an der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werden seit dem 2. Februar grob
verletzt. Zur alsbaldigen Beendung der
Menschenrechtsverletzungen möchten wir Sie
auf den Gerichtstermin am 10. März 2009 in
Cambridge District Court aufmerksam machen.
Anlass war die Rede des chinesischen Premiers Wen
Jiabao an der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in der er
den chinesischen Sozialismus und dessen
Justizwesen propagandierte, ohne die
Menschenrechtsituation in China zu erwähnen.
Gegen Ende der Rede stand Herr Jahnke auf und
rief: “How can the university prostitute itself
with this dictator? How can we listen to the
dictators? We should all stand up and protest.”
Die anwesenden linientreuen chinesischen Studenten
schrien ihm zu: „Shame on you! Shame on you!
Get out! Get out......” Der Chor wiederholte sich
einige Male. Beim Zugriff des Sicherheitspersonals
auf Herrn Jahnke warf er einen Schuh auf das
Podium. Der Schuh fiel einen Meter hinter dem
chinesischen Premier. Erst nach dem Vorfall
ergriff Herr Wen wieder das Wort und monierte das
Geschehen als „schmutzigen Winkelzug“.
Von den Entschuldigungen der britischen Regierung
und der Cambridge-Universität sei die
chinesische Regierung zutiefst enttäuscht,
wie die Sprecherin des Außenministeriums bei
einer Pressekonferenz meldete. Die Unzufriedenheit
löste eine Kampagne im Internet gegen Herrn
Jahnke aus, Poster mit niederträchtigen
Schimpfwörtern und boshaften Verfluchungen
fullen die Foren aus. Herr Jahnkes
persönliche Daten wurden ins Chinesische
ubersetzt und landesweit verbreitet. Seine
Kritik an die Diktatur wurde jedoch nicht
erwähnt.
Nach einer achttägigen Untersuchungshaft muss
Herr Jahnke mit weiteren Freiheits- und
Geldstrafen rechnen. Am 9. Februar versprach der
Sprecher der Crown Prosecution Service der
chinesischen Parteizeitung Oriental Morning Post
die Klage gegen ihn gemäß public order
law, Kapitel IV, §1 und 4 wegen Verwendung
bedrohender, attackierender und beleidigender
Sprache und derartigem Verhalten. Wegen
Störung der Ordnung drohen ihm eine
Geldstrafe von bis zu 5000 Pfund und bis zu sechs
Monaten Haft. Auch die Universität
könnte ein Disziplinarverfahren gegen ihn
eröffnen. Die Karriere des jungen
Genforschers könnte dadurch zerstört
werden.
Im Vergleich zum Fall Jens Ammausoser scheint eine
solche Klage maßlos ubertrieben. Vor vier
Jahren hatte der 52 Jahre alte arbeitslose Lehrer
aus persönlichen Grunden dem
Altbundeskanzler Gerhard Schröder eine
Ohrfeige beim Parteitag der SPD in Mannheim
gegeben und wurde wegen vorsätzlicher
Körperverletzung und Beleidigung zu Vier
Monate auf Bewährung verurteilt. Herr Jahnke
hat bloß einen Diktator entlarvt und
verachtet, von Beleidigung, Gewalt oder
Gewaltdrohung ist keine Rede. Dass ein EU-Staat
solchen politischen Prozess gegen einen EU-Burger
fuhrt, wundert uns.
Am 10. Februar plädierte Herr Jahnke vor
Gericht auf nicht schuldig. Wir unterstutzen
Herrn Jahnke bei der Ausubung seines
Grundrechtes. Wir bewundern Herrn Jankes mutige
Tat und bedanken uns bei ihm, dass er den
mundtoten Chinesen aus dem Herzen gesprochen hat.
Seine Heldentat wird dem unterdruckten Volk
ermutigen, weiterhin fur Demokratie, Freiheit und
Menschenrechte zu kämpfen.
Wir verurteilen Herrn Wen Jiabao und die
linientreuen chinesischen Studenten wegen
Verletzung an Herrn Jahnkes Menschenrechte,
verachten die falsche Propaganda des KP-Regimes,
protestieren gegen dessen Macht- und Gewaltspiele
im Internet, brandmarken die unbegrundete Klage
und Sperrung gegen Herrn Jahnke seitens der
britischen Staatsanwalt. Die Klage und
Untersuchungshaft laufen der Europäische
Konvention zum Schutz der Menschenrechte und
Grundfreiheiten zuwider und verletzen Herrn
Jahnkes Menschenrechte.
Wir wunschen eine Untersuchung die Unterdruckung
der Meinungsunterschiede bezgl. des Besuches Wen
Jiabaos bei der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durch
unabhängige Institutionen Wir begrußen
ebenfalls eine Untersuchung des brutalen Einsatzes
von Polizeikräften zur Schmeichelei vor dem
KP-Regime und Verletzungen der Ausubung des
Rechtes der friedlichen Demonstration.
China ist ein totalitaristischer Staat. Die
Regierungspartei besteht hartnäckig auf dem
Ein-Partei-System. An demselben Tag, an dem die
Crown Prosecution Service den Chinesen die harte
Strafe gegen den Schuhwerfer versprach,
attackierte das Organ der Kommunistischen Partei
China unter dem Titel „China wird niemals
das westliche Mehrparteisystem fuhren“ die
westliche Demokratie. Bedauerlicherweise
beobachten wir in der letzten Zeit mehr als diesen
einen Kniefall vor diesem totalitaristischen
Regime. Die Charta der Grundrechte der
Europäischen Union erlaubt niemals, eine
untergeordnete Bedeutung der Menschenrechte zu
bemessen, weder in guter Zeit noch in schlechter
Zeit. Herr Jahnke darf nicht fur die Diplomatie
mit dem totalitaristischen China als ein
politischer Gefangener geopfert werden. Die Wurde
dieses Menschen ist unantastbar. Aus diesem Sinne
schreiben wir an Sie und bitten fur Herrn Jahnke
um moralische und juristische Unterstutzung.
Hochachtungsvoll

Open Letter to the Cambridge Shoe-Thrower

Dear Cambridge shoe-thrower

I am a Tiananmen Massacre survivor, who protested when Wen Jiabao visited London and Cambridge. I want to let you know that what you have done has greatly encouraged people in China to fight for freedom,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Although the official media in China initially tried to block the news, Chinese netizens immediately spread it out. The CCP regime is now attempting to distort the news by spreading the rumour that you have personally apologized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ough Chinese netizens have questioned the credibility of this rumour.

I firmly believe that when you threw the shoe at the Chinese dictator, you were exercising the freedom of expression on behalf of those who have never had the chance to express their despair. We cannot agree more when you made your famous speech: ‘How can the university prostitute itself with this dictator? How can you listen to the lies he’s telling!’

Many Chinese bloggers have been irritated when they heard that Gordon Brown and the Cambridge authority have both apologized to the Communist regime. By kowtowing to the CCP butcher, they are inviting themselves to the bloody banquet held by the Chinese dictator.

A solider fighting for freedom needs never apologize to the dictator. The only mission of such a fighter is to help the oppressed people achieve freedom. If anyone has the chance to get in touch with the shoe thrower, please pass on this open letter.

Hats off!

Shao Jiang

抗议温家宝访问英国

温家宝出访英国,等待他的是四场示威。



奥运会后,中共的人权记录更加恶化,压制《零八宪章》,在藏地展开严打。温家宝出访英国,等待他的是四场示威。

中 方显然有备而来,想方设法阻挠抗议活动。比如,组织留学生抢占场地,将示威者挤到偏位或角落。温家宝的行程也是一变再变,与英国首相布朗的会谈从星期天改 为星期一,以免更多的人加入抗议的行列,尤其2月2号星期一为英国春季学期开学的第一天。即使这样,示威者还是灵活机动,跟随温家宝在英国公开的行程,全 程抗议。

第一场抗议在星期天。使馆对面,示威者陆续而来,时至正午,已有二、三百人。藏人居多,也有华人。中国留学生到达略晚,整齐的一 个方队从摄政街转过来,摆弄着小红旗,但是没有踢正步。舞狮子的几个人,早已等在使馆门口,这下子壮了胆,开始敲锣打鼓。即使这样,站在中间的人行道上听 来,示威者的口号还是更加响亮。

一点钟左右,使馆门前突然鞭炮大作,硝烟弥漫。炮竹声即使在伦敦这样嘈杂的街市,都显得刺耳而凄厉。几秒 钟的时间内,示威者似乎销声了。紧接着,示威的人群开始蠕动,像巨人挣脱锁链一样,同时有近十名勇士从栏杆后一跃而出,冲过中间的街道,跃过横挡的汽车, 举着雪山狮子旗,冲向使馆。一名藏人女孩也冲了出来,被大块头的警察用臂弯钳住了脖子。

肥硕的警察从四面八方扑向这些勇士,几个警察围扑 一个示威者,按倒在地,倒剪双手,上铐,带入不同的警车,被捕者不断高呼:Free Tibet! 一名跨越汽车后被捕的藏人青年,被警察按着,偏着头对记者说:'中国政府必须停止正在进行的严打,停止屠杀无辜百姓,不仅是藏人,还有所有中国人。'被捕 者有的当场获释,有五名勇士被带走。

这时的抗议地点,示威者群情激愤,口号变成了'Shame on China! Shame on China!'一位会说华语的小伙子指着使馆大骂:'胡锦涛,温家宝,共产党,你们的末日快到了!'随后,示威者的讲演和口号交替进行。

后来据说当时的硝烟,实际是用了烟幕弹,而温家宝在浓烟中溜进使馆。可怜那些小留学生,举着欢迎总理的横幅,连总理的面都没有见到,更谈不上握手了。示威者在温家宝惶惶离开使馆后,逐渐散去,相约晚上历史博物馆见。从中午已经开始飘落的雪花,也越来越大。

历 史博物馆前的示威大约六点半开始的。示威者站在金壁辉煌的历史博物馆对面,好像一个个雪人,口号依然响亮。对面西装革履的商人,排队等着进馆。一个藏人男 孩试图接近他们,立即被警察赶回示威者这边。这次温家宝又是从侧门钻进去的。八点半钟,藏人唱起国歌,还有一首写给达赖喇嘛的妹妹的歌,大雪纷飞,歌声悲怆。

星期一早上七点,外面街道两边已经积了厚厚的雪。 好多地铁线路都停了,站台上挤满了人,等了好久,一列车来了,有机会上去的人将车厢挤的满满的,大部分人上不去。八点钟,唐宁街十号对面,大约来了十几名 示威者。中国的小留学生们也在附近,围在一个辅导员模样的中年男子周围,听他说:咱们在东边,他们在西边。果然,不久警察过来递交给示威者一封信,要求他 们拆了牌子向西移,把正对唐宁街十号的场地让给中方。警察说:先接到中方的申请,所以先分场地给中方。

示威者不得以向西移动十米。大雪封路,双方阵营都只来了二十余人。这次,中方不只会喊'中国加油'了,居然把商业广告'We will we will rock you'的调子,陪上了'We will we will拆拿'喊了出来。不知道他们拆拿多少才算够。

一 名藏人示威者手中高举正面写着'释放《零八宪章》签署者刘晓波',背面写着'释放胡佳'的牌子,指着中国留学生,大声呵斥:'Speak up for Chinese people, not your Communist government! Your people are dying. Speak up for them! Turn up for justice, for human rights! What are you here for? For your government. Shame on you! [为中国人民说话,不要替共产党政府说话。你们的人民正在死去。为他们讲话!追求正义和人权!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支持专制政府。无耻!]'

有 的示威者开始用中文高喊:'温家宝,屠夫!''民主中国''自由中国''人权中国'等。这些话激怒了中方阵营。一名中国男子气势汹汹地带着警察过来,指着 刚才喊话的示威者,向警察告状。但是警察一声不响地走了,因为示威喊话天经地义。示威者的阵营一片嘘声,对败下阵的这名男子说:'Next time call your mummy.' 示威者阵营口号不断,大约12点半,温家宝又是从唐宁街十号侧门溜走。

剑桥大学的示威地点从西路音 乐厅正面移到了侧面,挤在一角,许多示威牌子都没有地方挂,而欢迎温家宝的人群都在温座车经过的主要路面,几乎被红海 洋湮灭了。中方早早组织反示威,召集人马,许诺食物和饮料。在温座车经过时,不停敲鼓,掩盖抗议声浪,但是鼓声间歇时,仍有示威口号。温家宝进入讲演厅之 后,中方布置的锣鼓撤走,欢迎人群锐减。

温家宝演讲的同时,示威者在场外开始反复播放胡平,王容芬和魏京生的录音讲话。胡平讲的是‘还 政于民,还财于民'。还政于民就是要在中国实现民主,停止政治迫害,实现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还财于民揭露中共两次掠夺的本质,即‘以革命的名义抢劫,以 改革的名义分赃'。最后奉劝 温家宝和中共:‘人在做,天在看,你们看着办吧。'

王容芬谈到释放政治犯,包括立即无条件释放六四囚徒。她在谈及取消回国入境黑名单时说:‘你们不让流亡人士回国,却让贪官和贪官的子女出来,丢人现眼。'这些话在现场播放,意味深长。她还谈到了杨佳和中国的司法制度问题。

魏 京生在讲话中指出,温家宝欧洲之行的目的,在于防止西方国家联手解决多年来的贸易逆差,不再向中共输血。他告诫中共:若想解决中国的经济危机, 只能靠扩大国内市场,提高工薪阶层收入,改善医疗教育和社会福利,而且必须尊重基本人权,开放工会权利和信息自由传播,因为没有这些基本条件,就没有正常 发育的国内市场,就没有正常的经济发展。

播放录音的过程中,中国留学生想方设法干扰,却无济于事。温家宝从讲演厅出来后,一些留学生肉麻地喊出:'我们爱你,宝宝'。不知道纳粹德国时,是否也有人喊过:'我们爱你,勒勒。'

终于有一名青年人在温家宝讲话时吹口哨,扔鞋子。鞋子在温身边一米处落地。这名年轻人说剑桥已沦为独裁者的娼妓。

希望和抗争永存,直到每个不自由的人获得自由。


使馆前抗议:http://www.youtube.com/watch?v=DHZMsRLyTpc

剑桥大学的抗议:http://www.youtube.com/watch?v=3kS79cap3tA&feature=channel

照片若干: http://www.flickr.com/photos/29582880@N05/page2/

就杨佳案致司法部、公安部、高检、高法的公开信(附:最新签名)

2008年11月20日

案由:2008年7月1日上海公安局闸北分局凶杀案
援引: 1. 上海市公安局2008年7月7日新闻发布稿
2.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沪检二分刑诉[2008]123号起诉书
3.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 事 判 决 书(2008)沪二中刑初字第 99 号
4.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08)沪高刑终字第131号
附件:杨佳案剖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
司法部:
公安部:
最高人民检察院:
最高人民法院:

2008年7月1日上午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大楼内发生恶性凶杀案,六名警察被杀,另有四人受伤。9时40分进入大楼的北京市民杨佳徒步从防火楼梯到21层室督察大队质询投诉结果,9时45分与警察发生肢体冲突,被领到2层特别审讯室。杨佳先生坚持律师在场才回答问题。奉闸北检察院之命前来的闸北政府法律顾问和后来成为杨佳先生辩护律师的谢有明先生事后向媒体透露,审问进行了两个小时,未涉及杀人事件。

警方连夜清洗作案现场,7月2日闸北分局照常办公,对外开放。

7月4日该案侦破,移送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7日,上海市公安局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7月1日杀警案系杨佳先生蓄意报复所为。

7月17日,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杨佳提起公诉。

7月23日六名警察尸体火化。

9月1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杨佳死刑。

杨佳不服,上诉。

10月20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死刑判决,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

这一期间形成的司法文件和大量媒体报道暴露,该案侦破、公诉、审判程序严重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

侦破过程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四款关于回避的规定,由发案单位闸北分局参与侦破,甚至由受害人——该单位纪委副书记 ——负责侦破,提取证人证言不合法且自相矛盾,作案现场及涉案证物司法鉴定纰漏颇多,迅速清洗现场,无嫌犯和在场人员特别是死者同事的DNA与指纹鉴定。一层四位资深警官同时被乱刀砍死,无一位死者同事作证,为此案明显疑点。

公诉人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介入侦破,指定闸北政府法律顾问谢有明律师兼任嫌犯杨佳先生辩护律师,指派谢有明先生到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处迫使接受强制治疗的杨佳母亲王静梅女士在授权委托书上签字,拒绝杨佳父亲杨福生先生聘请的律师,不准会见当事人,违反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0条规定。

两审法庭都未审核主要证物,未传唤多数证人特别是主要证人,未验证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沪公刑技物字(2008 ) 0091 号 《 检验报告 》及上海市公安局(2008 )沪公刑技痕勘字第 0069 号、(2008 ) 沪公闸刑技勘字第 1841 号 《 现场勘查笔录 》,未答复被告人提出的问题:“怎么能证明戴面具的人是我杨佳?”

鉴于对杨佳故意杀人的指控证据不足,我们要求立即释放杨佳先生。

鉴于上海市公、检、法在该案侦破、公诉和审判过程中的违法行为,我们敦促中央各方查处各自下属,罢免失职人员,惩处枉法者。

鉴于闸北公安分局凶杀案扑朔迷离,我们呼吁中国政府认真对待,设专案重新侦破,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顺至
最高敬意

抄送: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暨国务院,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欧洲议会人权委员会、大赦国际、世界各国非政府组织

联署者(排名不分先后)
(最后更新:2008-11-25 1:00 PM)


王容芬(德国维斯巴登)、 邵江(英国伦敦)、 胡平(美国纽约) 、仲维光(德国埃森)、 还学文(德国埃森)、王丹(英国牛津)、 林键(英国卡菲利)、 夏一凡(日本东京)、陈卫平(新西兰)、 何伟(深圳)、武文建(北京画家)、 谭天然(美国加州)、 宋约翰(呼和浩特)、曾伯炎(76岁, 成都)、雷晓毛(美国加州)、政右经左(北京学者)、王军涛 (美国)、 遇罗锦(德国帕鄵)、过平(美国加州)、喻智官(爱尔兰)、刘勇健(南京)、夏伟趋(北京)、羊子(美国纽约)、武宜三(香港五七学社)、高鸿凡(北京)、廖天琪(美国华盛顿)、颜诚(厦门)、王家治(俄罗斯)、汪华亚、黄河清(西班牙),陈愉林(香港),武真荣(南韩),熊若磐(美国加州),梁联发(美国加州),郑炎(山西),俞又生(上海)、杨莉藜 (美国)、张自强(广东)、罗云庚(澳大利亚)、赵东明(澳大利亚)、王风行(中国公民,独立摄影师)、高光俊 (美国纽约,律师)、唐丹鸿 (以色列)、周子量、 胡宇叶、 张建中、 诸翊(上海)、沈纯理(上海)、李龙、 尹志芳、 David Wizansky (以色列)、南方、 汪翔、 樊允玉、 王传忠、 孔林西、李进进、宋书元、吕京花、陈破空、易改、武春来、项小吉、郭岩华、高平、袁缤、唐元隽、傅申平、傅申奇、魏泉宝、王超华(洛杉矶)、 方初象(福建)、刘家波(美国)、王静(德国柏林)

上海市民:

張君令、許正清、陳恩娟、段春芳、談蘭英、毛海秀,蔡文君、艾福榮、陳修琴、朱東輝、裘美麗、傅玉霞、王麗卿、王水珍、張翠萍、沈佩蘭、湯星芳、林繼良、承 森、吳黨英、王智興、張小秋、朱亞莉、朱桂和、黃惠林、蕭又青、劉新娟、徐惠娟、朱美娟、周貴祥、彭大羿、陳美娟、朱金娣、周敏文、張師君、顾金海、童莉雅、魯 俊、陆志鹏、郭益貴、姚玉平、 赵明华、赵志清、陈美英、朱慧琴、印增国、施玲强、陈玉梅、陈玉娣、杨x梅、傅鴻煒、傅國忠、張桂蘭、龔浩明、龔巧英、龔秀芳、龔文英、龔愛紅、龔根英、毛照鳳、丁菊英、丁雪珠、丁蓮珍、丁宏泉、丁佩芬、丁慧華 、丁慧丽、丁宏泉、丁素娟、丁文超、丁立明、王梅麗、王 楓、王强、王黎莊 、王翠娣、王忠保、王雅芬、王明蘭、王明興、王 瑩、王建成、王路平、王秀芳、王惠芬、王永華、王文正、王文華、王學義、王忠保、王惠珍、王惠軍、王美莉、王春倫、王綵鳳、王紅梅、王山渺、王志展、王印平、王林英、王 琳、王飛躍、王儒雲、王霞琴、王琳珍、王 權、王 鴻、王美玲、王生芳. 朱東兵、朱黎斌、朱衛華、朱佐麒、朱仁忠、朱承娥、朱仁華、朱金榮、朱炳心、朱棣和、朱 音、朱巧英、朱 健、朱銀蓮、朱平方、朱根娣 朱光澤、朱美英、朱長妹、朱美娟、朱姚關、朱維春、朱桂珍、朱小琳、朱曉燕.、朱婷婷、朱 瑛、李 萍、李菊蘭、李杏仙、李 俊、李 康、李文華、李雪梅 、李惠芳、李東生、李淑傑、李福娟、李 萍(楊浦)、李建勇、李粉娣、李彩娣、李蘭貞、李艷英、李宣龍、李亞鳳、李愛芳、徐海波、徐 兵、徐 明、徐秀芳、徐小鈴、徐莫芳、徐雙英、徐玉法、徐佩玲、徐亞羅、徐忠林、徐衛星、徐金妹. 徐定秀、徐金鳳、徐潔琴、徐偉芳、徐月兴、徐志強、徐雪芬、徐桂銀、徐關福、徐韻園、徐義寬、徐學義、徐秀鳳、陳香玲、陳黛麗、陳寶良、陳雪娟、陳宗來、陳萬鳳、陳步強、陳步順、陳月華、陳瑞明、陳昌寶、陳美華、陳瑞明、陳穗好、陳粉女、陳幼鶴、陳龍妹、陳 炯、陳明萍、陳 俊、陳 娜、陳啟勇、陳翠玉、陳秋玲、周 莉、周 水、周敏珠、周麗華、周麗娟、周建蘭、周又蘭、周宗蘭、周志鳴、周和英、周建國、周建蘭、周美琴、周惟馨、周金生、周智平、周金妹、周為民、周鎖貴、周建輝、周國仙、周泉根、周繼根、周福妹、周阿根、張翠香、張兆林、張鐵林、張士華、張善芝、張月珍、張月玲、張忠平、張六星、張燕萍、張莉萍、張雄民、張淑妹、張 毅、張翠珠、張建華、張秀麗、張善良. 張敬良、張玉勝、張瑞芬、張玉梅、張秀麗、張玉環、張元旦、張民飛、張秀麗、張秋龍、張如身、張海龍、張 茵、張悅靜、張鳳妹、張雲鳳、張振玉、張淑妹、張新珍、張加強、張建華、張寶虎、張民飛、張莉萍、張忠平、張志餘、張雄明、張柄明、張雪英、陸建新、陸 瑛、 陸春華、陸鳳珍、陸善明、陸志成、陸寶宏、陸豐華、陸秀美、陸燕萍、陸妙壽、陸苗龍、陸鳳鈴、趙迪迪、趙濟江、趙玉英、趙惠琴、趙建新、趙關珍、趙玲娣、趙加林、趙月娥、趙傳玲、趙靜娟、趙滿根、姚榮林、姚一平、姚唐楓、姚祥發、姚風英、姚獨超、黃章偉、黃金葆、黃亞琴、黃永亮、黃鳳妹、黃順忠、黃雅君、黃 磊、黃美湘、黃 傑、黃文水、黃丹妹、楊春華、楊春蘭、楊崇新、楊寶香、楊仁花、楊耀其. 楊偉明、楊滬英、楊元英、楊冬民、楊林發、楊龍美、楊絳緋、楊翠芳、顧燕芳、 顧國平、顧美放、顧月芳、顧奇文、顧麗明、顧欣渝、顧紫芳、顾秀琴、顧鴻根、顧懷娣、顧金妹、胡穎南、胡美琪、胡蘋琪、胡偉星、胡承東、胡佩琴、胡鳳娟、胡小妹、沈永梅、沈澤民、沈玉蓮、沈余珍、沈德寶、沈美珍、沈定高、沈荣法、沈惠峰、沈梅英、沈德寶、沈美珍、沈 領、孫愛珍、孫成玉、孫洪琴、孫東明、孫玉蘭. 孫翠英、孫秋生、孫雅虎、孫華榮、孫 敏、孫梅芳、孫以貞、孫耀春、孫紅箏、孫福寶、孫建敏、孫美珍、孫小萍、許 瑾、許定邦、許永道、许巧英、許金鳳、許國柱、許東海、許 宏、許銀妹、許金岡、許毓敏、許錦華、吳根嬌、吳新隆、吳根秀、吳雪偉、吳麗明、吳東妹、吳秀蘭、吳曉忠、吳珍芳、吳秀蘭、吳鳳霞、吳 菊、 吳 芳、吳小平、吳玉芬、吳月琴、吳慧群、吳慧輝、吳斐偉、劉國忠、劉志明、劉 紅、劉平英、劉紅娣、劉順利、劉娣芳、劉春芳、劉虎根、劉淑珍、劉志強、劉 訓、劉文榮、劉仁娣、劉芬珍、劉苗榮、薛永琴、薛莉君、薛小妹、薛家奇、薛鳳桐、薛海泉、高信翠、高善來、高巧珍、高華妹、高雪坤、高正太、高建國、蔡 萍、蔡曉虹、蔡家寶、蔡燕華、蔡明芳、蔡正芳、蔡金華、蔡燕萍、蔡光耀、蔡曉紅、金佰林、金蘭英、金秀英、金建明、金月花、金祥娟、金龍妹、金黎菁、金婉珍、金建華、金長濤、曹茄寶、曹穆霖、曹妹寶、曹致建、曹義寶、曹仁榮、曹少蘭、曹宵鵬、謝襄鋆、謝振庭、謝玉香、謝妙鳳、謝懷釗、謝玉香、何一沁、何國光、何美君、何美君、何 靜、何聲欽、钱伟忠、錢國華、錢國銀、錢慶餘、錢祺芳、錢青春、錢曉霖、華志芬、華玉桂、華 曦、施鳳元、施渺容、施福留、施 明、施寶蘭、戴國平、戴 鳴、戴冠豪、戴國鳴、戴愛芳、馮基孝、馮玉珍、馮寶英、馮梅銘、馮 明、章芝霞、章海萍、章獻華、章如華、章全法、梁珍永、梁髮香、梁 英、梁玉齡、梁慈慧、滕裕宗、丘 林、丘劍輝、魏德華、商蘭花、曲棉剛、鐘扣龍、曾建華 費文菊、費愛眾、孟 和、孟美娣、孟 衛、段洛飛、段波平、彭喜芝、彭蓉琴、邰鎖女、方興禮、方文斌、唐龍餘. 唐伍妹、鄭蓓蓓、鄭治洪、鄭忠和、鄭益紅、殷萬芳、艾全英、林永祥、江小龍、江竹明、江 霞、孔令珍、穆雲鶯、董春華、萬秀玲、邵金花、邵國英、常雄發、顏芬蘭、顏燕、顏兆興、顏兆成、顏兆亮、卓承英、全偉達、仇玉桂、韋 青、秦啟泰、秦榮美、範瑞娟、範绝英、範濤銘、范桂娟、於桂標、季勤娣、詹榮妹、包金龍、杜永銘、計永豐、虞長海、汪 霞、韓 敏、崔福芳、邵國英、邵桂榮、承 英、魏 勤、吉秀英、衛玉華、嚴錦泉、竹劍平、史海敏、諸偉華、成玉珍、任培芬、譚秀英、郭汶波、葛秀麗、葛 蓉、葛秀珍、俞有才、肖香蘭、肖海文、賴根堂、於美芳、鬱巧玲、詹佩華、奚仁娣、奚荷娣、潘金寶、付小英、唐霞珍、呂龍珍、匡 宏、湯嘉紋、魏海珍、林國梁、林國偉、林淑娟、林根娣、浦愛珍、韓夜琴、鄒紅英、袁紅英、成彩根、潘曼麗、汪桂菊、 林霞蘭、項蕙蘭、鄧維秀、餘家明、石建美、諸濟雅、程 桃、 成玉珍、杭菊英、耿梅蓉、耿國榮、尹巧珍、端木昀、童國菁、尹月仙、潘榮彪、樂學忠、任雲蘭、包志建、羅發森、羅貴寶、宋杏鴿、宋家明、宋 斌、虞春香、虞永興、景惠娟、荀連保、荀建國、喬玲娣、杜小鳳、項文寅、忻菊珍、嚴文彬、宣雅芳、葉敏之、葉秋根、葉根生、葉愛娟、淩敏華、淩粉喜、淩宗淮、淩振家、夏偉民、單世海、溫鳳梅、包志建、樂嬌定、彭敬虹、馬金鑫、馬長髮、馬國強、馬志森、馬八弟、韋存彬、蘇永華、潘金寶、戴偉康、呂國英、嚴春娣、桂麗萍、季勤珍、鄔逸萍、鄔玉萍、鄔月明、蘇永珍、蘇永华、夏新來、杭菊妹、管世鋒、遊宇虹、湯伯年、秦仕振、蔣來娣、韓忠翔、韓忠明、諸建忠、褚建忠、璣來英、華強、倪金官、倪來英、侯忠華、瞿秀寶、翟桂榮、姚克勤、姚聞婷、陶裕鳳、陶品之、陶玉珍、陶玉鳳、陶建元、談良琴、沈纯理

2008年被上海证券交易所伪造的证券(南航认沽权证)害得倾家荡产的股民联署签名:

杨永胜、赵战胜、侯春雪、冯琳、王中海、商娟霞、贾世辉、宋平、卢权、花立丽、李士忠、孙洪建、李纪国、李思远、宋加雷、范晓飞、张金芳、沙宝田、李瑞贤、韩朝东、牛海青、高履萍、陈伟健、毕月明、白小龙、赵顺利、宋开元、李军、俞彩娟、梅丽、李振刚、岑晓燕、朱建华、吴正廒、张西宇、刘桂芬、艾辉、丁亚新、李祥玲、曹延萍、陈加飞、高华民、杨德中、陈伟兵、陈健美、陈健华、刘明庚、柏菊梅、郁建峰、尹万宗、徐胜祥、金冬梅、章小勇、赵泷成、徐健、朱东骏、邱英、黄惠民、熊飞、龚洪荣、胡小菊、胡翊平、龚文芳、袁德刚、刘宏玲、 李川君、白建春、周祖光、李忠、梅志华、刘小芳、冯用岳、徐安荣、钟亮、钟国琳、华磊、龚君彦、杨斌、章永荣、毛劲松、陈腾安、彭捷、彭文波、石建飞、蒲建设、张瑞萍、罗奎、杨超、齐敦明、李劲风、周小剑、陈连文、刘桂华、王建新、尹文强、郎冰广、洪忠宪、钟丽明、杨安、徐小惠、王玉模、兰继华、李鸣、邹信、魏正道、彭文健、徐继波、王权、韩桂芬、皇治凤、徐文峰、雷赛男、蔡杰、刘旭东、李群立、王辉、李群智、王胜利、杨振华、潘成玉、冯建军、傅春江、杨淦军、王元靖、高华明、李治华、翁秒、黄友忠、谢荣业、张栋、杨前、金虎、宗文、谢锦源、宋绪阳、黄淮、刘义军、方隆武、谢东学、郭勇、张卫军、何栋、管红雨、贾世辉、施嘉霖、杨卫荣、钟亮、李建华、张慧芳、李可、赵志伟、张丽敏、张栋、雷硕、李小钢、韩朝东、胡小菊、黄杰、石增刚、李红卫、侯旭光、陈娟、陈文、王勇、雷成良、游林根、张家大、胡永伟、蒋鹂身、林爱君、何媛珍、于莉莉、白宇、宋加雷、李明忠、周璟、唐广兴、董利、李祥鹏、王翠娣、张亚妮、周华群、申永胜、韦仕儒、袁华、严金和、王大蔚、张鹏、谢晓荣、任忠权、王兰萍、孔宁、胡波、陈兵、贺彬、谢科勤、邰龙飞、刘吉仁、赵巨擘、周丽萍、严志宽、刘国鑫、周毅、吴秀丽、韩宇然、张海峰、刘永波、王海文、学军、岑晓燕景蔚、祝爱国、李建华、吴燕、闫风琴、谢晓蓉、蔡伟杰、王金龙、孙世武、刘政、姜夕科、张华、徐杰、张桢琦、薛文广、吴文樱、李云飞、唐冬、高扬、国人老谢

签名请投wangrongfen44@googlemail.com, t.shaojiang@gmail.com

English Version

An Open Letter to the PRC Ministry of Justice,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Supreme People’s Procuratorate and Supreme People’s Court
24 November 2008 at 15:35 by Shao Jiang
An Open Letter to the PRC Ministry of Justice,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Supreme People’s Procuratorate and Supreme People’s Court



Case: The case of homicide at Shanghai Public Security Bureau Zhabei Branch July 1, 2008
Invoking: 1. Press release of Shanghai Public Security Bureau on July 7, 2008
2. Indictment by the Second Branch of Shanghai Municipal People's Procuratorate ([2008] No. 123)
3. Shanghai Criminal Verdict by the Second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of Shanghai ([2008] No. 99)
4. Criminal Ruling by the Shanghai Higher People's Court ([2008] No. 131)
Annex: Analysis of the Yang Jia cas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Department of Justice,
The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The Supreme People's Procuratorate and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A vicious manslaughter took place in the building of Shanghai Public Security Bureau, Zhabei Branch on July 1, 2008, killing six police officers and injuring four. At 9:40 AM, Mr. Yang Jia, a resident of Beijing, climbed along staircase to the 21st floor where the Inspector’s Office is located to inquire about the result of his complaint. At 9:45 AM, a physical confrontation occurred between Yang and the police, and he was then brought to a special interrogation room on the second floor. Mr. Yang Jia insisted that he would not reply to any questions without the presence of a lawyer. As was revealed to the press by the government legal adviser who was ordered to come by the Zhabei Procuratorate and Xie Youming who later became Mr. Yang Jia’s defense counsel, the interrogation lasted for two hours, but neither side had ever mentioned the case of manslaughter.

Police of Zhabei hurried to clear and clean the scene until midnight and on July 2 the offices resumed open to public.

On July 4, the detection of the case was declared completed and was transferred to the Second Branch of Shanghai Municipal People's Procuratorate. On July 7, the Shanghai Municipal Public Security Bureau held a press conference, saying that the killing of the policemen on July 1 was voluntarily done by Mr. Yang Jia in revenge.

On July 17, the Second Branch of the Shanghai Municipal Procuratorate filed a persecution against Mr. Yang Jia on suspicion of voluntary manslaughter of the police.

On July 23, six police officers were cremated.

On September 1, Shanghai Second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sentenced Yang Jia to death on the charge of voluntary manslaughter.

Mr. Yang Jia refused to accept the sentence so he filed an appeal.

On October 20, the Shanghai Municipal Higher People's Court rejected the appeal and upheld the death sentence. The case was then reported to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for review.

According to the judicial documents and a large number of media exposure, we maintained that the proceedings of the detection, indictment and trail of the case is a serious breach of the relevant provisions of "the Law of Criminal Procedure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Contrary to the rule of challenge defined by Item 4 of Article 28 in the "Criminal Procedure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detection was done by the Public Security Bureau Zhabei Branch which is also the target of the killing and the whole process of detection was even under the charge of one of the victims – the deputy Party Sectary of the Discipline Inspection of the Branch Bureau. The collection of testimonies of witnesses is illegal and self-contradictory. There are many faults in the legal examination of the crime scene and forensic evidences. The crime scene was quickly cleared and cleaned. No DNA and fingerprint identifications have ever been made on the suspected criminal or on the witnesses, particularly the colleagues of the dead. Four senior police officers on the first floor were stabbed to death but none of their colleagues have ever given any testimony – an obvious point of suspicion of this case.

The public prosecutor, the Second Branch of the Shanghai Municipal People's Procuratorate, involved in the detection of the case and designated Mr. Xie Youming, the legal adviser of the Zhabei Government as the defense counsel of the suspect Mr. Yang Jia. The public prosecutor also sent Mr. Xie to the Compulsory Treatment Administration of Beijing Municipal Public Security Bureau where Mrs. Wang Jingmei, mother of Mr. Yang Jia, was under compulsory treatment and forced her to sign on the Power of Attorney. In addition, the public prosecutor refused the defense counsel hired by Mr. Yang Fusheng, father of Mr. Yang Jia, and did not allow Mr. Yang Fusheng to meet with Yang Jia. All these are in violation of item 10 of "The Regulations Regard to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Law of Criminal Procedure by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Supreme People's Procuratorate, the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Ministry of State Security, Ministry of Justice, and Commission of Legislative Affairs of the NPCSC.”

Both trial courts did not review the major evidences, or summon most of the witnesses, in particular the main witnesses, or verify the Inspection Report (No.2008-0091) by the Criminalistics Examination Center of Shanghai Public Security Bureau and the Record of On-Spot Inspection by the Shanghai Municipal Public Security Bureau (No. 2008-0069) and by Shanghai Public Security Bureau Zhabei Branch (No. 2008-1841). Nor did the courts answer the critical question raised by the accused: "How can you prove that the man wearing a mask is me, Yang Jia?"

In view of the insufficiency of evidence in accusing Yang Jia on the charge of voluntary manslaughter, we demand the immediate release of the accused.

In view of the transgressions committed by the Shanghai Municipal Public Security Bureau, Procuratorate Bureau and Justice Bureau in the detection, the indictment and trial of this case, we urge the Central Ministries to investigate and deal with their respective subordinates, remove from office those who failed to perform their duty properly and punish those who violated the law.

In view of the complexity of the case, we hop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ould deal with it seriously. A special group should be set up to re-detect this case, so that the truth could be brought out to the public.

With best regards,

signatures refer to Chinese version.

Cc: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and the State Council, the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Amnesty International, and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round the world

November 20, 2008



If you wish to support the open letter in English, please send you name, country or city of residency, affiliation or profession, to wangrongfen44@googlemail.com, or t.shaojiang@gmail.com

(more signatures will be added later)

伦敦16日抗议中共屠杀、逮捕和暴力强拆

  伦敦16日抗议北京屠杀、逮捕和暴力强拆
    北京奥运从准备到开幕以来,数千和平争取公民权的人士被屠杀,数万和平表达政见者失踪,数百万人遭遇暴力强拆……
   
    血雨腥风的北京奥运,行使公民权的人们处境比以往更加危险和困难。在伦敦8月16日,西藏流亡者和人权活动人士,从中国大使馆游行到达英国首相 府,抗议人血盛宴-北京奥运,同时也递交请愿书,敦促英国首相在参加北京奥运闭幕式期间,施加有效影响,促成人权改善,不要成为人血盛宴的食客和利益均沾 者,让我们拭目以待。
   
    这是一组抗议照片:
    http://www.flickr.com/photos/29598846@N02/
    伦敦16日抗议北京屠杀、逮捕和暴力强拆

    伦敦16日抗议北京屠杀、逮捕和暴力强拆

    伦敦16日抗议北京屠杀、逮捕和暴力强拆

伦敦部分华人抗议北京奥运火炬传递

我们要求:

  
   ・释放胡佳和其他所有良心犯!
   ・停止镇压西藏人和中国人!
   ・独立媒体报道!
   ・流亡人士要回家!
  
  
  
   English:
  
   We demand:
  
   ‧ Release Hu Jia and all other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 Stop the suppression of Tibetans and Chinese!
   ‧ Independent media reports!
   ‧ Exiles want to return home!
  
  
  
伦敦部分华人抗议北京奥运火炬传递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Wednesday, 18 May 2011

也谈中国政府所提出的“承担一切後果”----谈北约空炸中国使馆

这次轰炸,激起众多中国人强烈的反应。这源于近代以来中国落後挨打,许多中国人对帝国主义的暴行记忆犹新。克林顿说“战争会误伤平民”。这句话为所有屠杀行径找到了借口。这不是有责任的政治家的言论。
  
   中国政府要求“北约对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承担一切後果”。承担一切後果,不仅意味对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承担,而且对一切轰炸平民承担後 果。 承担後果之前,需要对全部事件进行全面调查。调查需要有公信力的机构完成,最好由联合国授权,中国政府可以向联合国提出这种要求。调查结束後,由国际法庭 开庭宣判是否克林顿,布莱尔,希拉克等犯有战争罪,是否南斯拉夫政府犯有种族屠杀罪……
  
   十年前的北京,中国政府出动坦克辗压,开枪射杀和平示威的学生和平民,数千学生和平民死亡……难道中国政府不应承担一切後果吗?中国人和国际社会不应要求调查吗?……

  
   人们常说,中东和南斯拉夫是现代国际社会流血冲突的火药库,除了历史
   和宗教的原因,帝国列强们人为的制造许多冲突和埋下冲突的根源。50年
   的中共统治,西藏,新疆,内蒙古等地区,汉人数量超过当地少数族裔,
   中共镇压少数民族,难道不是人为的制造冲突和埋下冲突的根源。这一地
   区难道不会可能变成东亚和南亚的火药库吗?
  
   极端民族主义是近代以来战争和冲突的主要原因。民族主义对中国历史转
   折起了关键的作用,新文化到五四运动,抗日战争到中共夺取政权。中国
   人不受列强的奴役和欺凌,有权决定民族自决权,少数族裔难道就必须忍
   受中共的暴政,而不能争取民族自决权吗?。当面对中国政府残杀本国平
   民和侵犯中国人的权利的时候,中国人应该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原载小参考总第430期(1999.05.21)

两岸关系和问题---在台北“六四”十七周年纪念-海峡两岸经济发展与政治民主座谈会引言

讲演提及中华民国或台湾是一个指称,希望跨越统独。

导言

首先我要向这次会议的组织者表达我的谢意,使我有幸与大家交流两 岸关系和发展
的问题。非常感佩中华民国或台湾人民数十年的努力和牺牲,使中华 民国或台湾摆脱了
威权,建立了民主的体制。从中共执政以来,大陆民间抗争,民间启 蒙和争取公民权,
建立宪政民主制度的努力从来没有停止过,中共在六四镇压17年后的 今天,仍然继续对
和平行使言论自由和践行公民权利的公民进行迫害,维持极权体制。

大陆和台湾不仅有共同的文化认同,更重要是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和 非暴力行使公
民权利是人类共同价值和生活不可分割的整体。极权体制的存在和维 持,是依靠对敢于
行使言论自由和践行公民权利的公民进行迫害为前提的。对任何一个 行使言论自由和践
行公民权利的公民进行迫害,就势必损害所有公民的权利,其结果导 致每一个公民都生
活在恐惧和危险之中。


1. 1980年以来中华民国或台湾和大陆发展的不同模式

中华民国或台湾经过威权到民主的过程,是数十年连续努力的结果, 台湾社会逐渐
经历了脱离威权意识形态,从自我启蒙,本土意识到形成集体共识。 这种共识逐渐形成
了主权在民,对统治者的批判和监督,本土文化认同,本土身份认同 等价值。(当然社
会各阶层和族裔对这些认同有不同理解和解释)。这种共识形成了一 盗械纳缁嵩硕 br> 加上台湾国际地位的危机和国际的压力,导致威权体制的变化,解除 戒严、开放党禁、
报禁、国会全面改选,总统直接选举,到政党轮换。经过这些变化, 使台湾从威权制度
已经转型成为一个有雏形的宪政民主制度,公民社会初步形成。

从大陆的发展看,自1992年起,中共继续维持80年代的经济政策,保 持经济增长作
为发展的唯一目标,以此经济增长和生活水平的提高,消弱人们对极 权制度的不满。这
经济增长模式,虽然缓解了中共在六四以后的执政危机,但是经济 增长成果的绝大部
分为中共执政集团和与中共有密切关系的阶层占有。中国大陆社会阶 层的收入差距从90
年代以来继续加大。(1) 。 “自1993年以后,国有资产年均流失比例达2%。每年要以
GDP中的10%予以补贴” (2)。考虑到这部分收入没有列入计算,中国的基尼系数将远
远超过中共公布的0.46。中国贫富差距已经远远超过国际公认的安全 警戒线0.4,可能
接近0.6的危险状态。

中国大陆几乎每天都有极权体制和权贵阶层造成的灾难,人们吃毒米 ,喝毒水,吃
毒药……日常生活普遍缺乏安全感(3)。权贵阶层在征用土地过程谋 「叨罾笾校 br> 夺农民应该获取的合理份额,血腥暴力镇压了农民的和平抗议。仅去 年不完全统计,就
有定州血案,汕尾血案, 画水血案(4)。这些都是极权体制没有权力制衡,权贵阶层的
利益不能收到有效的限制,以及中共的公共政策黑箱作业向着有力于 权贵阶层的利益倾
向造成的。中共政权无需对人的生命和财产负责,特别是无需对对社 会底层人的生命和
权利负责。权贵阶层唯一所付的责任是维护极权,保障他们在极权体 制获取的最大利
益。当灾难发生后,极权体制和权贵阶层控制知情权,防止社会和外 界对他们的冲击造
成损害极权体制和权贵阶层的利益。他们压制社会和外界要求公正调 查,依法追究当事
者的责任。假如社会和外界对血案反应强烈,有时中共以中共的党纪 和行政处罚代替司
法审判,处理几个低层官员,以便保障各界官员效忠极权,继续以暴 力对付民间和平的
公民抗争。中共将虐杀的责任,转嫁到和参与平抗争幸存的幸存者身 上,将这些公民非
法关押。 (5)
同时,中共继续迫害和平维权的公民,压制民间社会,对媒体全面整 肃,压制信仰
自由,恐吓和迫使所有的人遵从中共的规则和潜规则,否则以公开的 镇压或以黑社会手
段予以绞杀。

考虑中共对信息的管制,大陆的危机比外界知道的情况严重的多。大 陆发展模式就
是不计代价的经济增长,去除宪政民主制度的构建,以侵害社会正义 ,挥霍和损害环境
和践踏人权为代价,其核心在于维护极权制度。(6)


2. 大陆发展的问题和促成极权制度的转变

中共官方拒绝和压制民间和平理性地寻求历史和现实正义的努力,继 续维持极权统
治。近年来,民间维权运动,即涉及到调查和反思中共在执政期间的 制度问题,又要求
追究,如反右,文革,六四,法轮功,进一步涉及到当前由于极权制 度和有关领导人造
成的社会问题。民间和平抗争,民间启蒙和争取公民权,是促生公共 空间和建立公民社
会的最重要的因素。由孙志刚被中共殴打致死和遭遇SAS危机,许多 邮虏煌幸档墓 br> 民共同推动废除了《收容法》。弱势群体,异议人士,法轮功,地下 教会和少数民族争
取民族权利的维权运动是大陆和平转型的希望,是建立公民社会和宪 政民主制度的希
望。中共继续维持极权的两手硬的极权制度,保持经济发展,暴力镇 压和平抗争的维权
公民,阻止社会各界,维权律师以现有的法律框架解决问题的尝试, 将会使大陆和平转
型,形成宪政民主制度和公民社会的困难和代价加大,最终大规模的 人道危机和人类全
面文明危机。

中共面对社会危机和人们对中共的普遍不满,以毛泽东,邓小平和江 泽民杂货意识
形态的合成和没有实质行动的名词继续对中国人洗脑。同时中共也知 道这种洗脑的作用
是有限的,因此宣扬极端的民族主义,作为压制和整合内部的手段, 以此延长极权统
治。因此《反分裂法》不仅是针对台湾,也针对大陆内部。在极权制 度的框架下,一旦
中共认为内部危机可能颠覆它们的权力,以现在中共维持权力的手段 和方式判断,届时
中共政权极有可能对外放手一博。

面对中共政权的扩张,台湾需要与国际民主社区合作,帮助中国大陆 的民间社会从
极权制度中解放出来,和平演化中共政制,催生大陆公民社会和宪政 民主制度。大陆社
会正在经历社会自我启蒙,维权运动,积累民间社会资源,这些努力 需要外部民主社区
的帮助,在吸收外部经验的实践中,改变大陆社会内部力量对比,加 强民间力量,最终
消减极权制度的控制程度,刺激中共内部的分裂,终结极权制度。台 湾转型经验将会给
大陆的转型提供参考。同时台湾的各种力量如何应对和如何与大陆交 往,将关系到大陆
发展方向,也关系到中华民国或台湾的安危。

3. 中华民国或台湾面对挑战

台湾经过威权到民主的过程,也是寻求历史正义性的过程。政府对22 8事件和白色
恐怖的道歉和经济赔偿是寻求历史的正义性的重要标志。但道歉和经 济赔偿不是历史正
义性的本身。台湾社会更重要是理性探讨悲剧如何发生,分析制度历 史原因和相关人物
作用,如何演变,以便避免另一次悲剧。,这不仅是历史问题,更是 公民意识,公民责
任的问题。John Keane “称台湾为有民主无国家的模式”,其含义是台湾是一个民主
的体制,不能以现代国家的形式在国际上出现。这在历史上很少见。 台湾面对国际关系
实力决定规则,国际正义有限的现实,台湾民主如何立足,这将不仅 关系到台湾民主存
在的问题,而且台湾的经验和模式为世界民主制度的发展提供有价值 的借鉴。

面对目前台湾发展的问题,下面列举一些中华民国或台湾需要解决的 问题,一些方
法台湾可能已经开始实施,浅见仅供参考。

? 超越传统的国家边境,寻找解决危机的方案。重点在台湾建立稳固的 区域民主社
区,同时和欧盟和北美民主共同演变周边不民主国家。自身的危机从 上述的实践过程,
从历史和从其他民主体制的经验中去寻找,
? 提升公民意识和公民直接参与公共生活,防止公共生活政客主导少有 公民直接参
与的问题。公民需要培养独立的判断,不要盲信政客和社会名人,不 要让悲情和政客的
言辞控制公民的判断和选择。公众直接参与公共生活,即不通过政党 直接参与社会和政
治。防止公民的政治参与变成单纯投票民主(7)。
? 建立公民文化,最终以公民文化代替选民文化和超越族裔文化,使公 民的生活逐
渐脱离政党局限和政党利益,对公共生活的参与从党派认同过渡到到 议题认同,建立公
民之间的相互容忍的多样认同,形成共同的中华民国或台湾价值,最 终代替单一的族裔
和党派认同。(8)
? 防止统独炒作和族裔分裂。中华民国或台湾人民的有权决定其前途。 但是从国际
关系和现实判断,中华民国或台湾人民需要考虑其选择可能的后果。 其中最重要的考虑
是:将选择独立作为选项时并推动时,绝不要侥幸中共不会动武,中 华民国或台湾需要
深刻和全面认识中共极权的历史和现实,以及中共极权如何决策;一 旦中共动武,绝不
要侥幸美国等会军事干预。选择的后果一定考虑到一旦中共武力解决 台湾问题,这不仅
是大陆社会可能被迫中断转型,中华民国或台湾的存亡的问题,更是 引发全面的人道危
机和人类文明的危机。
? 在处理两岸问题,中华民国或台湾朝野和公民需要有智慧和有良知的 进取心。随
着大陆经济实力的增长,台湾对大陆经济的依赖将会更大,这个趋势 将很难改变。只有
经贸的进取,不能改变大陆的状况。中共会继续诱导中华民国或台湾 各方力量的冲突,
对各方力量选择不同组合的打压和怀柔政策。因此中华民国或台湾朝 野各方力量需要有
底线共识。在与中共的交往中,坚持底线共识。同时台湾朝野各方力 量要认识自己的局
限和时效性,在能发挥作用时,尽量促成大陆内部的变化,或为内部 变化创造条件。在
中共极权没有改变的情况下,经贸的进取如果仅仅是与中共权贵结合 ,盘剥大陆底层,
压制大陆的维权,将损害大陆内部公民社会的形成,最终中华民国或 台湾现有的空间也
会丧失,中华民国或台湾现有制度也会被极权演化,中华民国或台湾 的公民权利和自由
也会荡然无存。

4. 结语

中华民国或台湾的发展模式从社会自我启蒙,社会运动和外界压力造 成朝野互动,
结束威权,建立和实施宪政民主制度。历史造成的问题和民主的弱点 ,只能通过公民社
会和宪政制度完善而解决。台湾内部的问题是几乎所有宪政民主制度 经历过和正在经历
的问题。宪政民主制度和公民社会的完善需要每一代人的努力。台湾 社会外部最大的威
胁来自中共极权继续存在。因此促成大陆内部公民社会的形成,以及 促使大陆制度的和
平转型是保障中华民国或台湾存亡和民主发展重要前提。

大陆的首要问题如何结束极权制度,建立宪政民主制度的问题。今天 中共的独裁统
治和极权制度继续压制社会内部要求社会公正,宪政民主,言论自由 和宗教自由,迫害
争取公民权利的的中国公民。在经过苏联和东欧极权制度的崩溃以后 ,中共政权已经成
为最有势力与民主世界抗衡的专制力量,对内继续镇压异己,调整了 极权体制的政策实
施,对外以经济利益化解民主世界的压力,以维持极权制度不变。如 果台湾国际社会和
大陆内部不能促成大陆公民社会形成,不能和平演化中共政制和建立 宪政民主制度,终
将损害人类的文明。

一些人问,是中共的模式了改变民主世界,还是民主世界改变了中国 大陆?

谢谢大家。


本文根据在台北“六四十七周年纪念海峡两岸经济发展与政治民 主座谈会的引
言稿写成,在听取来宾的意见后,修改了第三部分。文章省略了讨论 和索引,一并感
谢。

促成专制国家和平转型

80年代,亚洲专制国家人民举行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要求建立自由民主的制度。从1986年起,菲律宾、台湾、南韩的经过多年牺牲和努力,终于陆续完成了从 专制制度到民主制度的转型。但是,缅甸、西藏和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运动被血腥镇压。越南、老挝、不丹自由民主运动被长期压制。新加坡政府继续限制反对党的 活动。
  
   进入90年代,北韩专制制度更导致了大规模的人道危机,数以百万计的人饿死或营养不良。更多的人走上了漫长的,充满危险的逃亡之路。
  
   如何推动这些专制国家的民主化进程,克服民主化进程中的障碍?这是当前亚洲国家面临的重要问题。由台湾民主基金会主办的亚洲世界民主论坛,为讨论这 些重要问题提供了一个平台。这次论坛的主题是如何协助封闭的亚洲社会民主化。与会者有学术界,非政府组织,民间活动人士包括了13个国家的代表。会期从 12月16日至17日为期两天。会议提出共同宣言和呼吁,其要点如下:

  
   一. 缅甸军政府加入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前提条件是:立即释放诺贝尔奖和平奖得主缅甸民选领袖昂山素季。
   二. 呼吁立即释放包括被处死刑的丹增德勒仁波切 (Tenzin Delek Rinpoche) 和胡石根等在亚洲全部良心犯和平抗议活动人士。
   三. 呼吁签署和遵守《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四. 停止骚扰人权活动人士和异议人士。
   五. 保护寻求避难人士,特别关注北韩难民在中国大陆和尼泊尔的处境。
  
   有关中国大陆的部分,会议特别强调,欧盟在解除对华武器禁运前,必须满足第二第三项要求:即立即释放包括被处死刑的丹增德勒仁波切 (Tenzin Delek Rinpoche) 以及长期被关押迫害的胡石根等在中国大陆的全部良心犯和平抗议活动人士;签署和遵守《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这次会议分析专制国家以利益为诱饵瓦解民主国家的压力,同时批评西方民主国家和公司只重视经济利益,忽视这些国家内部的民主要求,对专制政府采取绥靖政策,甚至与专制政府同谋,扼杀这些国家和地区的自由民主。
  
   只有亚洲民间力量相互学习相互支持和声援,建立内部民主社区,在民主国家和民间组织的帮助下,才能最终完成从专制到民主的和平的转化。因此会议制订 共同行动纲领,这种纲领的实践可能有助于瓦解专制国家以利益为诱饵,促成西方民主国家重新共同行动帮助专制国家向民主制度和平转型。
  
   我们的世界已经变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不主动和平演化专制制度,只重视利益,就会被专制所异化。只有长期不间断的共同行动才能有助于专制国家向民主制度和平转型,从根本上,这也符合民主国家的国家利益。

我所经历的学运和89年民主运动

英国伦敦威斯敏斯特大学民主研究中心、中文独立作家笔会和伦敦"个"书院于6月8日在伦敦联合举办了"六四"15周年回顾与反思研讨会,分析和探讨了这一历史事件的影响。 下面是与会演讲的邵江先生的发言。

六 四已经十五周年了。回顾历史,将八九年的运动放入八十年代的背景去分析,正像将五四放入整个新文化运动的背景去考察一样,或许对我们有一些启发。狭义八九 运动,是指4月15日胡耀邦逝世到6月4日运动被镇压。广义地说,它的来源大致有:中共有限度平反历史冤假错案,经济改革和开放,79民主墙,中共对社会 控制能力的下降,知识界的反思,89年前的校园民主和学运等。我认为北大80年代中后期学运和校园民主,至89年的学运和全民民主运动分为三个阶段。

一、在官方控制下,寻找突破口

因 为我是85年9月考入北大数学系本科,从85年到89年,在北大的四年,刚好让我经历了从85年学运到89年的运动,所以我今天主要从北大80年代中后期 学运的演变去回顾这段历史。89年的运动和北大80年代中后期学运的起因、发展以及运动的表现,有许多相似的地方,这有助于我们全面认识89年代的运动。 1980年,北大区人大代表竞选,虽然许多参加竞选的学生,后来被官方内控起来,以致这次竞选在社会上影响不大,但是参与的人,有一些作为青年教师留校。 他们许多人对80年代的校园自由化和学潮,产生了比较重要的影响。80年代中后期,北大校园气氛比较活跃,有政治改革的诉求,所以一直寻找合适的契机。 85年9月份的一个契机,就是抗议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参拜靖国神社。当时学生采取的手段就是在三角地贴大字报。一开始仅仅是抗议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参拜靖 国神社,接着就发展为反对腐败和要求政治改革。贴大字报是当时争取言论自由的一种方式。进一步,学生要求上街游行。开始校方关校门,后来学生一再坚持,校 方不再关大门了,有数百北大学生游行到天安门广场。

二、突破心理恐惧,挑战官方禁令,关注政治改革,成立组织,学运在高校合作的雏形

86 年初,北大历史系的两个本科生,张晓辉和李才安,因为书写《青年马克思主义宣言》被捕。可惜这件事没有在学生和知识界产生强烈的反响,只有部分学生在北大 学生宿舍张贴寻人启事。86年10月北京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张晓辉和李才安,允许被挑选的北大师生旁听,当庭以“反革命宣传罪”判刑3年和2年。这条消息登 北京日报的第4版上。86年底的学潮是从中国科技大学开始的,经上海传到北京,12月22七日左右清华大学学生游行到北大,北大部分学生也参加游行,但到 白石桥终止。可能是因为没有很好的游行理由。随后几天三角地出现大字报,同学们讨论是否应该游行,团中央教育部等多人到北大劝阻。大约12月28日,北京 市“人大”,通过北京市公安局提出的“北京市关于游行示威的《十条》”。官方以立法的形式限制游行,正好为游行找到了合理的理由。有北大学生提出按程序申 请游行,组织游行,但遇学校有关方面的警告,“被迫撤回了申请”。这种公开组织抗议活动的模式,压力太大,所以学生被迫以一种串连,贴大字报,三角地讲演 辩论的方式进行。这种模式大概一直持续90年六四。在89年运动中,更以这种方式,与北大筹委会运作互相配合和呼应。87年元旦清晨,海淀广播站开始广播 “北京市关于游行示威的《十条》”,广播说未经批准的游行非法,非法参加游行者将严惩不贷。许多校方干部在学生宿舍门口观察学生出入,但仍然有北大和其他 高校学生前往天安门广场和东长安街聚会游行。傍晚北大校园传来北大学生被抓。据估计,有83人被捕,其中北大学生35人。立即北大学生在校园聚会游行,向 校方提出包括释放全部被捕学生,公正报导学潮等4条要求。然后约5千学生游行前往天安门广场和公安部。游行过程中,大家辩论是否罢课问题,相当数量的学生 不同意罢课。中共元月2日凌晨释放了全部被捕学生。随后几天,中共继续声称这次学运受少数人利用。因此,北大学生在元月5日焚烧《北京日报》。在这次学潮 过程中,讨论是否应该建立学运组织,学生的主流意见是否定的。理由是:我们第一步需要争取言论和集会自由。中共随之而来的反自由化,主要是整肃党内异议人 士,加强大学生的政治思想教育。反而更刺激了北大师生的不满。这也是北大师生组织学运和抗议活动的动力之一。1987年许多师生帮助李淑娴竞选海淀区人大 代表,最终李淑娴高票当选。学运的另一个背景是:中共高层在80年代中后期,总体上讲,并没有政治改革的动力。因此,知识界不断呼吁中共启动政改,北大一 部分师生经常在两会期间组织了一系列的大字报,要求政治改革等,以及知识界要求增加教育经费和提高教师待遇。有时也组织静坐抗议活动。到了88年,发生柴 庆丰事件,北大研究生柴庆丰被流氓打死。一些同学公开出来组织抗议活动,在三角地集会讲演,学生自报姓名,组织了行动委员会。这个组织持续了大约10天, 以张贴公告,各系串联,在其他高校张贴大字报,讲演、开会等方式,组织学运。在是否组织去天安门广场游行的等问题上,北大许多学生愿意上街游行。但是北大 部分师生已经注意到王震杀气腾腾的讲话,以及对87年抓人记忆犹新,力劝行动委员会不要组织游行,改为到广场散步。加之其他高校和社会上没有反响,行动委 员会成员受到官方的警告和压力,这次学潮大约在6月17日的广场散步为结束。之后,行动委员会成员受到不同程度的清查。大概从86年起到89年运动,北京 高校一直为学潮的重要力量。清华,人大,北师大,政法大学,北大等北京高校和社科院中科院的师生,共同参加和组织了一系列的游行、静坐、集会沙龙和讲座等 活动。在北大学潮期间,北京其他高校的师生也去北大张贴大字报和参加讲演。这为89年的民主运动高校联合打下了基础。

三、高校联合,全民声援

下 面,我回顾一些1989年这段历史。这段历史记载较多。我着重回顾运动的部分线索和相应事件的联系。1989年,54运动70周年,法国大革命200年, 知识界、社会各界人士和学生中酝酿做些什么。89年初方励之的公开信,知识界公开信,要求特赦和政治改革,官方将其定为89年动乱的起点。胡耀邦突然去 世,高校悼念和抗议活动并存。417政法大学游行抗议活动和417到418北京大学,人民大学等游行和静坐,向人大递交游行请愿7条,这是第一次大规模地 “不服从”“北京市关于游行示威的《十条》”。1989年4月19日以后,更多高校的许多同学,公开出来组织抗议活动,成立自治的学生组织,并建立北高 联。420中南海静坐请愿,学生被殴打,以及422胡耀邦追悼会下跪递交请愿书,官方不理睬,使学生情绪更加激愤,这也是前期学运继续的动力之一。中共用 恐吓的426社论阻吓学运,反而激发了学生们成功地组织了427大游行。这次游行使北京社会各界开始广泛、公开地支持学运,后果是平反426社论变成成为 89年中后期学运抗议活动新的动力和要求。社会各界普遍乐观,一些中共传统的驾驭术开始失灵。在这个阶段,中共内部对学运处理有不同的意见,这正是4月 底,5月初中共以怀柔方式出现,有选择性地对话,直至赵紫阳亚行会议讲话,肯定学生爱国。但是中共高层总体对学生自治组织等有恐惧感,故在与学生自治组织 的对话,一直采用拖延的方法,希望象前几次学潮一样平息下来。同时,北大有相当多的学生不满中共对学潮的处理方式,但很少有人对中共内部变化有足够的认 识,对中共专政政权的残暴有足够地警觉,自然对中共消除异己的手段方式,认识也不足。运动的组织者和活动分子也担心学潮平息下来,象前几次学潮一样,没有 任何实质的东西留下,如学生自治组织和学生自办刊物将被取缔,以及学运参加者被清查。这些都是学运继续的理由。同时为了表达对中共处理学潮的不满,在大部 分北京高校陆续复课以后,北大北师大,虽然坚持罢课,但实际复课的人数增加。然后在54以后组织了几次游行递交请愿书,包括记者和知识界的游行。但是中共 未能及时有效及时回应,社会各界不能提出自己的利益诉求,与学运配合,以增加对中共的压力。而学生的54以后的游行参加人数,有下降趋势。因此部分学运参 加者,认为只能依靠学运自身增加强度,对中共增加压力,这也能带动大部分师生参与绝食活动,从此角度看而言绝食在所难免了。悲情中的绝食,这时中共以对话 的姿态怀柔,但不愿(从中共高层而言,也许不能)满足绝食学生提出的全部要求。自然中共的这些作为,也很让难绝食学生等信服。在这种背景下,知识界从中斡 旋说服,也很难奏效。当时参加抗议的许多学生市民,在中共宣布戒严僵持3天以后,5月22日以后开始大面积的疲劳和松懈。许多人一直以为中共最可能的方 式,象45运动一样清场。学潮绝食运动中出现的组织不能有效地联合,由於对运动的前途方向,和在撤离留守的行动步骤意见不一致,甚至前后矛盾。实际上,大 家疲于应付戒严以后的抗议声援。以及希望召开人大的解决问题等,也失去了撤回校园的几次尝试。绝食后,北京社会各界开始大规模介入学运,这种压力,使中共 内部的分歧加大。以信服暴力专政方式维持政权的中共最高领导人而言,威吓参加抗议的人,同时清除和威吓党内异己,选择军队介入,开始可能是一箭双雕的方 法。但是党内一些异己被清除,民众不但没有被吓走,反而增加了抵抗的决心和信心。这种情况下,中共内部的分歧和来自体制内外的压力,迫使中共最高领导人需 要花时间“统一意志”,特别是军队“统一意志,听从指挥”。期间也有来自官方的信使传达希望谈判的信息。当中共最高领导人有效掌控党内意志和军队后,谈判 也没有音讯了。中共最高领导人早先放言杀人,也试图采用45运动清场的方式,不成功。中共最高领导人虽然自恃能有效掌控军队,但担心日久生变,最终以血腥 镇压了这次运动。虽然89民主运动被镇压了,但是89民主运动中,追求自由和民主,体现人类高贵的精神,为民族和人类留下永恒的遗产。

2004/05

中共以“民主集中制” 向香港喂食老鼠药

所谓民主集中制,就是以民主为幌子,专制极权为实质的中共专利统治术。中共和特首们正是在香港推行这种“民主集中制”。

中共自从1997 年接收香港以来,一直以这种长期的“民主集中制” 控制香港。这种战略可以追溯到“基本法起草” 和首届特首产生过程。民主不能不说,也不能不昭示,否则会过早露出专制极权的尾巴。特别作为前英国殖民地的香港,有一定的自由和半吊子民主,如果接收香港 以后,立刻禁止香港的半吊子民主,可能立即使香港休克,甚至死亡,“帝国主义国家”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老鼠药有两种,一种剧毒,吃后即 死。另一种吃后会慢慢死去。“民主集中制” 兼具两种特性的老鼠药。对中共而言,这种老鼠药是治理香港是一付良药。中共在2002年先放一种叫“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 的药,许多香港人看出了这种老鼠药,不愿服食。前几天,又放一种“政改方案” 的药,仍然有不少香港人认出了这种另类老鼠药。

不过,中共 仍然继续以“民主集中制” 不同的老鼠药配方喂食香港,以便最终使香港中毒。使用“民主集中制” 这种老鼠药,最大的好处是让香港人充分暴露,分清敌我,引蛇出洞,将香港人重新分类:谁是顽固不化者,谁是发现老鼠药者,谁是利益可以收买者,谁是脑筋糊 涂者,谁是短期或长期统战者……,以便对症下药。

中共行使主权,外人不能乱说话,“民主集中制”可以缓慢蚕食和控制香港的公民社会和司法制度,以经济为杠杆,使不久的香港彻底臣服党中央的意志,努力把香港变成上海第二。

2005/12

我们送别和守护着赵紫阳

今天我们在这里与全球的人们一起送别赵紫阳先生,特别是中国大陆在中共的高压和威胁下的人们。人们甘愿冒着丢掉工作学籍的风险,冒着妻离子散,甘冒牢狱之 灾,在八宝山灵堂之外,在富强胡同,在中国大陆的大街小巷,乡村和互联网络送别和守护着,送别着被软禁5707天终获自由的赵紫阳,守护着赵紫阳不灭的信 念,良知智慧和勇气。赵紫阳走了,我们来了,我们是:

“喊出“要吃粮,找紫阳!”的被贪官恶霸压榨的农民们,
希望有自己工会的工人们,
被贪官污吏扫地出门的老工人们,
被官商勾结欺负的拆迁户们,
被内线交易套牢害苦了的股民们,
被各种大盖帽黑吃黑欺负的小商小贩们,
不行贿就寸步难行的老板们,
被信息柏林墙害苦了的网民们,
动辄得咎老怕封报封刊封社的记者编辑们,
不许谈国事的学子们,
被医疗腐败教育腐败害得苦不堪言的人们,
七九,八九年历次运动遭到审查、清洗、迫害、坐牢的幸存者,
被贪官污吏司法黑暗压得死去活来的上访族们,
有不愿执行屠杀平民的警察和军人,
有保护公民权利的活动人士和律师,
在瘟疫一般的通体腐败中活活挣扎的人们, ”

……

面对中国共产党一党极权专政,“我们必须提醒你们,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中,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刘少奇死无葬身之地,今日,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的赵紫阳死于非法拘禁之中。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人身自由不能得到依法保障,普通百姓的自由何从谈起。”

今天,我们守护着赵紫阳也守护我们自己的良知正义和勇气,守护着不容篡改的历史和事实。我们培育着现代公民的精神,良知,勇敢,智慧,理性,宽容,责任,坚持不渝,独立的人格和自由思想。

我们在这里,表达我们的哀思,也表达我们不向极权低头公民的不合作、不服从、非暴力的权利。“我们努力建立一个民主和法制、繁荣和富强的中国以慰紫阳先生的在天之灵”,使我们每个公民都能没有恐惧,自由和有尊严地生活。

紫阳千古!

于伦敦送别赵紫阳先生大会
代表《赵紫阳治丧委员会》发言

2005年1月29日

引文为《赵紫阳治丧委员会》的公告,文字有改变。


Today we gather to remember Mr. Zhao Ziyang, who passed away on the 17th of January 2005 after 5707 days of house arrest since 1989. Today in mainland China, many people mourn his passing despite threatening from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se people include:

Peasants who remember the saying “If you want to have grain, ask Ziyang to obtain”.

Workers who want to have their own trade union.

Businessmen whose business cannot prosper without bribery.

Internet users whose access to information is blocked by the Firewall.

Journalists who are forbidden to report the truth.

University students who are not allowed to discuss current affairs.

People who lost their family members in the massacre of 1989 pro-democracy movement.

And soldiers who did not want to open fire towards unarmed civilians.

Together we remember Mr. Zhao Ziyang for his courage to insist on resolving conflicts “in the track of democracy and the legal system”. We are here, simply because history will not be forgotten, and the truth cannot be concealed forever.

May Mr. Zhao rest in peace!

与苦难同在,悼刘宾雁先生


   我大概知道刘宾雁先生是从报告文学《人妖之间》开始的。
  
   1979年大概是中共执政以来,人们公开讨论社会问题和自我启蒙最非常重要的一年。我那时在呼和浩特市开始上中学,下学后经常去几个张贴大字报的地 方看大字报。其中数篇写过“内人党案” 被 迫害的大字报,终身难忘。后来当我读完《一份血写的报告》。开始读《人妖之间》时,以我当时有限的理解,认为《人妖之间》很好,但不如我读过的一些大字报 和《一份血写的报告》有份量。后来忙于升学,刘宾雁先生的文章很少再读。
  

   1986年至87年的学潮之后,方励之、刘宾雁和王若望先生被开除出党,随后徐良英,吴祖光先生受到批判和处理。北京高校许多师生非常不平,李淑娴老师以百分之九十的选票当选海淀区人大代表,就是北大学生对他们的支持。北京高校师生也邀请方励之、徐良英、苏绍智、严家其、吴祖光、邵燕祥、于浩成和张显扬先生去作讲演,表示对他们的支持。
  
   1989年4月17日北京学生悼念胡耀邦去世在人民纪念碑和人民大会堂前讨论形成《游行请愿7条》:
   一、重新评价胡耀邦是否功过,肯定胡耀邦倡导的三宽政策
   二、彻底否定『反資產階級自由化』和『反精神污染運動』,为这两次運動受迫害的公民平反
   三、要求新聞和言論自由,允许民间办报
   四、公布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其家屬的財產
   五、取消北京市政府违宪遊行十條
   六、增加教育經費,改善知識份子待遇
   七、如實報道此次悼念活動
  
   十六年后的今天我们检视这七条,如果说有变化,只有第六条有变化。不过许多真正的知識份子的公民权利不是被改善,而是更恶化。其他6条,不仅没有实 现。而且在当局六四屠杀的十六年后,仍然压制和迫害所有要求对六四公正调查的天安门母亲和寻求正义的中国公民,不断地制造新的灾难。
  
   刘宾雁、王若望、金尧如和赵品潞先生有国不能归,客死异乡,不能说明我们距离“和谐社会” 很近 ,而是表明89年以后我们退回“秦制” 了。
  
   六四以后,我有一段时间在中国大陆逃亡。一天听到美国之音记者问倒刘宾雁先生对中共政权的预测。大约记得刘宾雁先生说8个月到2年中共必然垮台,我不以为然,但可以猜测刘宾雁先生的良苦用心。
  
   1992年在国内友人家翻书,找到一本《刘宾雁报告文学集》,细读之下,为刘宾雁先生的人道关怀和对我们自身出境和对人性的不断扣问所感染。在邓小平南巡后,一片只谈经济的宣嚣中。刘宾雁先生的书,无疑强化我的问题意识和人道意识。
  
   1999年在瑞典,经流亡作家陈迈平先生介绍,有幸与刘宾雁先生聊过几次。记得第一次见刘宾雁先生时,他说出国后至少犯了两个错误。一次是在美国之音的发言,他原想给国内一些信心,没想到自己完全错了。另一次是在普林斯顿的中国学社,没有帮好余英时先生,在中国学社建立一套制度。以致一些人在学社成立之初,只拿钱,不干事,几个月后消失了。刘宾雁先生说到这些事充满自责和惋惜。
  
   大概是送刘宾雁先生回美国的时候,我们评价国内外几个学者对文革和宪制的方法,看法不同。大概是我学识浅薄,并自以为是。刘宾雁先生回美国后继续与友人探讨这一话题。
  
   2002年底,我有机会去美国。听说刘宾雁先生刚动过手术,想去探望,又怕打搅。终成遗憾。
  
   刘宾雁先生让我们始终意识到在追求制度的公平和公正中,我们始终处于“人妖之间” ,对自己不停的扣问和约束,这是能否建立这样一个制度,以及制度建立以后是否可以维持和发展的重要因素。
  
   面对苦难和灾难,我们无处藏身。我们只能象刘宾雁先生一样,与苦难在。
  
   假如死亡是另一个世界,也许刘宾雁先生去了另一个世界,将来我也会去这个世界,希望在那个世界,再能听到刘宾雁先生的声音和看到刘宾雁先生的书,再能见到刘宾雁先生

給人大代表的一封公開信

各位人大代表并鄧小平先生,喬石先生,江澤民先生,李鵬先生:

近几年來,經濟改革雖然有一定程度上的進展,同時也暴露不少問題,存在許 多潛在的隱患。社會腐敗現象日益嚴重,社會道德世風日下,社會治安也日趨惡化。內地与沿海經濟發展不平衡,造成大量民工流動,并引發一系列社會問題,國營 大中型企業大面積虧損,潛在失業人數增多,城市通貨膨脹長期居高不下,農民負擔加重,民族宗教問題較為嚴重。因此,創造一個好的社會環境和气氛對中國的現 在与未來無疑都是非常重要的。
一、對六四死難者做出全面公正解釋。
二、在全國范圍內釋放因言論、思想而被關押在獄中的人士。
三、停止侵犯持不同政見者的公民權,保證他們的公民權利。
四、取消《刑法》等法律和法規中有關對言論、思想等方面治罪的條款。
五、公布党和國家領導人的財產。
六、新聞自由、允許民間辦報。
七、就廣泛的社會、政治、經濟、環境、法律、民族、宗教保護、保護消費者利益、民間要求對日索賠等問題,与海內外持各种觀點的中國人展開對話。

上 述問題早解決有利于中國的發展和穩定,有利于降低社會動蕩,同時有助于創造良好的社會環境和風气,有助于實現各階層的創造互動的局面。中國人一個世紀的代 价已經夠大的了!而誰制造和加劇緊張局勢、制造恐怖,誰就是真正的動亂制造者,誰就是歷史和中華民族的罪人。理性、和平、非暴力解決中國問題是每一個中國 人的責任。

邵 江 一九九四年三月十二日 (邵江是八九民運中北京高自聯的常委)

原载《北京之春》94年5月號(總第12期)

抗议《冰点》被非法停刊,BLOG《冰点》建立

《冰点》被非法停刊,是“秦制” 的必然。
  
   主编李大同的中国博客显示以下信息:
  
   ChinaBBS博客

  
   错误:文章已被删除
  
   ……………..
   韦伯说,“在我们面前没有夏季的鲜花,而是冰冷、黑暗、艰难的极夜。” 《冰点》被非法停刊,是我们的现实。
  
   建立BLOG《冰点》,以此纪念和感佩《冰点》和许多先行者数十年的努力,让我们记住在“黑暗铁屋子里的呐喊” ,让我们努力。
   BLOG《冰点》目前将分两个栏目:“冰点”和“黑暗铁屋子里的呐喊”。“冰点”栏目将全文刊登导致《冰点》被封的5篇文章和主编李大同的抗议文章。“黑暗铁屋子里的呐喊”将陆续刊登不愿被奴役先行者的呐喊。
  
   欢迎读者推荐、评论和赐稿。
  
   http://beta.blogger.com/profile/14586437228415167807
  
   Email: point.freezing@googlemail.com

此文于2006年09月16日做了修改

系统调查和追究中共集体犯罪中的个人责任

近来,大陆许多地区出现民间维权抗议活动,中共在有些地区以暴力镇压,造成民众伤亡。六四以后,中共更加赤裸裸的使用暴力,以防微杜渐的快速镇压对付民间 维权抗议活动。如果不是因为政治斗争失败,中共没有任何官员为这种暴行承担责任。这篇文章我将讨论在中国大陆推行“官员问责制” ,希望为民间维权提供一种思路。

中国大陆推行“官员问责制” 是受香港特区政府推行"高官问责制"的启发。“官员问责制” 就是问责中共各级官员在民众和平抗议活动中使用暴力,造成民众伤亡的责任。就是追究腐败,渎职侵吞公民财产,暴力拆迁公民住所的那些官员的责任。(这种 “问责制” 将使中共官员的暴行和腐败暴露在阳光之下)。“官员问责制” 核心就是追究中共官员个人的罪行和腐败。

有人会问,民间没有武 装没有公共媒体,如何追究中共官员个人罪行。不错中共一面宣扬与时具进,但绝不放松控制维持极权的统治的两件法宝:枪杆子和媒体。但是这不是说民间就无所 作为了。这么多年大陆和海外要求调查“六四真相,追查屠杀者责任,并公布一部分历史资料。这给涉及六四屠杀的中共领导人足够的恐惧和压力。要不然怎么连李 鹏也要出书摘清与六四屠杀的关系。当然又有人说,李鹏担心人走茶凉,担心被政治斗争的替罪羊。这正说明在中国大陆推行“官员问责制必要性。即从从制度上追 究个人责任,而不是将个人作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来展示。

中共执政以来,有数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从没有见过中共如何官员因暴行受到问 责,更不用说审判。中共领导人只有在政治斗争失败,才可能受到惩罚。就说所谓“审判” “四人帮”,江青对迫害和杀戮的指控大喊:她是毛主席的一条狗。江青这样说是在诬蔑狗。实际上,她显然是指她的暴行是安毛泽东的指示干的。但是中共和邓小 平不会审判毛泽东,因为中共担心这种审判必将威胁中共的极权统治。八十年代,中共官方对文革的解释是共产党犯了错误。这样集体的共产党罪恶,就换成了错 误,更不必说追究个人罪责了。民间维权和推动“官员问责制” 联系起来,正是防止以中共集体犯罪逃脱个人责任。

几年前,在海牙国际法庭对 前南斯拉夫前总统米洛舍维奇等领导人的审判过程中,非政府组织,记者,受害者等提供了这些前南斯拉夫领导人反人类罪的大量证词。这为未来追述性中共领导人 的罪恶,提供了一种模式。比如香港的民选立法委员们和民间社会要求在大陆推行"官员问责制"。起诉和"问责"那些钳制香港人民的言论和结社自由的中共官 员,特首及帮凶。大陆民间和海外将记录和抗争中共各级官员的暴行、腐败和渎职,追查有关中央和地方官员的责任,公安人员的名字和警号,武警或部队番号,然 后新闻媒体公布有关细节。象法轮功等组织近几年所作的哪样, 起诉每一个屠杀和迫害公民的中共官员和执行人,这对其他中共官员有一种威慑作用。不这样,中共的与时具进意味着更加血腥地掠夺和暴力,我们活着的每一个人 都可能变成被中共掠夺和血腥暴力的受害人。

2004年11月